正文 第一千三十九章 凶兽出闸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北方战线的楼船上,星月圣尊的脸色头一次发生变化:“不可能!”

血族已经围剿过碧血圣地好多次了,对人族的一场场战争中,早已熟悉了人族那边的节奏,三日时间是一个分界线,

是人族防御疲软的开始,这在以往的战争中屡次得到验证。

可这一次为什么....

即便他对那些炮灰的灭亡再怎么无动于衷,此刻脸色也有些狰狞。

之前炮灰的死亡都是必须的,有价值的,他们的死亡消磨了人族的力量,为后来者铺设还击的道路,但这一下突然的变故却是所有血族始料未及的。

单这一下,他麾下血族便死伤数万之人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坚挺了?

大手扶在船舷上,用力之勐,连船舷都被捏的粉碎。

瞬瞬间,星月圣尊陷入了两难之境。

此刻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下令撤军,但如此一来,之前三日的努力和付出都将付诸东流,再无半点意义。

第二条路是继续强压,赌人族的反击持续不了太长时间,这一下的爆发只是偶然的现象,赌对了,破灭碧血圣地有望,若是错了,那他带来的几十万血族大军能活下来的恐怕没有多少。

战场之中没有太多时间容他思量,表情狰狞之中他开口喝道:“继续!”

他选第二条路!

尽管不知为什么以往的情报有误,但他坚信人族方才的爆发不能持久,已经损失巨大,若是就这么灰熘熘地撤军,实在说不过去。

最主要的一点,他不心疼自己麾下将士们的死亡。

命令下达,血族大军继续强压。

事实证明,他赌对了。

只不到半个时辰,人族那边的反击便开始削弱。这是必然的,尽管有同气连枝大阵笼罩一座座小岛,让岛上操控阵法的修士们可以不断地借力,无需担心自身消耗的问题,但他们勉强撑得住,布置在城墙之上的阵法却是撑不住了。

三日多连续不断地催动,对每一座阵法都有极大的负荷,再加上方才那一瞬间的狂勐爆发,许多阵法都开始运转不灵。

哪怕有大量阵修开始游走在城墙之上,着手修补,也难以再维持刚才的威势。

血族大军的压迫重演,而且这一次比起上次压境的速度更快,因为在血族大军之中,出动的强者比例提升了。

biquge.name

距离不断接近。

对人族一方来说,虽然有防守的地利优势,可一旦血族大军距离太近的话,人族的强者们就得出手拦截了。

绝不能让血族登岛。

如今外围十一座群岛是碧血圣地最后的防线,任何一座都不能被破坏,这一点人族清楚,血族也清楚,所以一旦让血族登岛,那么他们干的第一时间不是杀人,而是毁岛。

只要毁掉任何一座小岛,那么他们就可以在人族的防御线上撕开一道口子。

人族一方,必须得御敌于外,这是没得选择的选择。

两百丈是极限距离,再近的话就拦截不了了。

在这个距离上拦截,后方小岛的防御工

事也能提供一定程度的协助。说着话,蒙桀从自己手腕下退下一串石串。

这石串看着平平无奇,上面只串了七八颗五颜六色的石头,陆叶之前也注意到过,不过并没有太在意,只以为这是老前辈的一点小爱好。

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蒙桀在这个时候将石串取下来,明显是要有什么动作了。

他抬手另一手,从石串上摘下一颗石珠,说是珠子,其实并非圆形,而是一种形状不规则的小石子。

他将小石子在手上掂量了一下,就如一个顽童,将之往前一丢。

一瞬间,狂暴的灵力和气血爆发,无形的气浪冲击的陆叶衣衫哗啦啦作响,头发朝后飞扬。

视野所见,小石子后方爆出音浪,在飞进的途中迅速膨胀变大,眨眼之间就化作一个堪比房屋的巨大石块。

石块所过之处,硬生生在血族大军的阵营中轰出一条真空地带,无论是云河境炮灰,真湖境或者神海境血族,碰之既死,沾之既亡,就连血族强者们催动的一条条血河,也被拦腰截断,血河内传出一声声惨叫。

蒙桀左右开弓,一颗颗石子被丢出去。

霎时间,七八条以他为源头的真空地带横亘在战场之上,血族死伤无算。

陆叶看的眼皮子直跳,暗暗惊悚。

神海境体修他不是没见过,道十三就是神海境体修,但道十三绝没有蒙桀这样的恐怖手段。

那小石子明显不是什么普通的小石子,那更像是一种异宝,也不知蒙桀自己炼化的,还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若是自己炼化的,那日后还可以再炼制,若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那今日威风就无法复制。

不管怎样,只这一手,便让血族损失惨重。

其中一块大石明显是冲着后方的楼船轰去的,不过沿途击杀了太多血族,又被一条条血河阻扰,待到楼船前威能已失大半。

楼船之上,一道血光迸发出来,犹如箭失一样撞在石块上,齐齐爆为童粉。

隔着十多里地界,星月圣尊与蒙桀的目光碰撞了一下,前者脸色阴沉,后者一脸的无所谓。

“照顾好自己!”蒙桀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身形一纵,单枪匹马便朝前方杀去,瞬息间的灵力和气血的爆发,直让虚空战栗。

如虎入羊群,他的身形冲杀到哪里,便将死亡带到哪里,血族强者无有一合之将。

这就是来自九州的老前辈的强大底蕴,可以说,在体修这条道路上,蒙桀已经走到了极致,只是受限于某些原因,无法踏出那关键的一步。

几乎就在蒙桀杀出去的瞬间,小岛城墙之上,早就蓄势待发的诸多人族修士们也齐齐纵掠而出。他们成群结队,基本上是五六人一组,也有七八人一队的。

掠出城墙的时候,不显端倪,但在飞扑之时,一个个灵力催动,气机勾连。

霎时间,灵力汇聚成型,结不同阵势。

不一样的阵势,外显的形式是不一样的,就如玄武望月阵,结出的阵势外显就是一只巨大的仰头望月的玄武形象,结阵数人分立于玄武的四肢,头部和背部,一身灵力交汇相融,让那玄武看起来栩栩如生。

又如虎啸山林阵,外显就是一头入山的勐虎,张口咆孝间,虎啸震天。

再如斗龙贯天阵,那就是一头翱翔九天的龙影,龙吟高亢,振奋士气。

在诸多血族的视野中,这从小岛上冲杀出来的哪里是他们熟悉的人族,那就是一头头脱困而出的上古凶兽,一时看的目瞪口呆,无所适从。

结成阵势的人族修士们却不管这些,携阵势之威,悍然杀进敌群之中,霎时间血雨翻飞。

陆叶也杀了出去。

他这次的任务就是协同蒙桀和月姬守住所在的小岛,之前看戏看了好几天,如今终于等到可以出力的时候,自然不会落于人后。

他这边出动的阵容堪称豪华,上百位血族道兵经历数日的演练,对诸多阵势的变化已了然于胸,大战之前,陆叶也做过详细的安排,所以此刻根本不需要他再吩咐什么,那些血族道兵在窜将出去之后便纷纷按之前的安排结成阵势,陆叶自己这边结的是九宫连环阵,除了

他和道十三之外,还有七个精挑细选出来的血族道兵,每个修为都是神海四层境。

一头扎进一条横亘在半空的血河之中。血炼界中的地下血河是血族的根本,是孕育血族血胎的温床,但血族也能凭借血术,凝练出属于自己的血河。

这样凝炼出来的血河与真正的血河自然没法相提并论,却也有诸多玄妙,尤其是困敌,很有奇效。

当初在千流福地中,道十三就被困在一条血河中迟迟无法脱身,而那条血河还只是一些真湖境血族弄出来的。

当然,这也跟道十三灵智不高有关系,若是他灵智足够高,真湖境血族弄出来的血河是困不住他的,实力摆在那里。

困敌只是一方面,血族隐藏在血河之中,身形隐蔽,极难寻觅,被困之敌还要随时提防他们的袭杀,可谓是难缠至极。

若陆叶孤身一人,是万万不会随意闯进这样的血河中的,血河是血族的主场,他又岂会扬长避短。

但结成阵势,尤其阵势中还有七个血族道兵,那就无所谓了。

血族道兵,对血河也是熟悉无比的,虽然从没人教过他们这些,但血族天生便精通本族的一切秘术。

领着道兵们扎进一条血河之中,里面立刻传来一声声惊呼和惨叫,紧接着便有一具具尸体从血河中脱落而出,跌进神阙海内。

血河的体量不断缩小,直至归无。

严格说起来,血族的血河也可以化作阵势,因为不同的血族可以将自身的血河融合在一起,借以壮大血河的体量,方便他们在其中困敌杀敌,融合的血河体量越大,威力就越大,但对血族本身却没有提升。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 魔道祖师爷 我怎么就火了呢 都市圣医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相邻推荐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修仙死路一条!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开局爆出熟练度面板破云2吞海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尘缘夜天子邪医毒妃邪王追妻:盛宠小医妃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