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1、龙族永不为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布袋打开,一道青芒冲天而起,无上剑气穿梭,无量海水颤动逆流。

烛龙老祖看清了布袋中的青影,脸上满是忌惮之色,沉声道:“汝是截教门人!”

敖闰看着魏叔玉,脱口而出道:“你不是人教的弟子吗?”

魏叔玉微微一笑,“截教也好,人教也罢,现在可以好好商谈了吗?”

烛龙老祖一身准圣气势落下,不再锁定魏叔玉。

正如魏叔玉所说,布袋打开,青萍现世,便能坐下好好商谈。

烛龙老祖再看向魏叔玉,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消失了,开始正视起眼前这个人族修士。

手持青萍,岂是截教弟子这么简单?

烛龙自龙汉量劫后,隐世不出,但不代表着隔绝一切。

洪荒三界所有事烛龙皆是知晓。

截教紫电锤是通天教主随身之物,若是给了截教弟子,也可说的过去,说明那弟子在截教中有着极重的地位!

但青萍……这可是通天教主的证道灵宝!

通天教主将证道灵宝传下,分明是将其当作了传人,截教教主之列……

烛龙心头沉思了许久,凝视着魏叔玉再度出声问道:“汝身上有吾祖龙大哥的气息,作何解释?汝是否获得了吾大哥传承?”

这次魏叔玉并未再否认,直接点头,“贫道确实获得了祖龙传承!”

“是何传承?”

“祖龙九变!”

烛龙老祖听着祖龙九变,呼吸不由变得急促,心神颤抖,“祖龙九变,果真是祖龙九变,大哥他真的留下后手了!”

“若四海龙族能够修行祖龙九变,必能大幅度提升血脉纯度,杂龙变纯龙,纯龙血脉至少提升至九十,未尝不能诞生真龙!”

自龙汉量劫后,龙族一蹶不振,退守四海,任人宰割,龙肝凤髓几乎成了洪荒顶级宴会的必有菜……

烛龙老祖自知龙族不可再掺和洪荒三界之事,再加之损失一两条龙,并不能影响龙族元气,真正的洪荒大能都忌惮烛龙老祖,并不敢做的太过,故而便默认了‘龙肝凤髓’。

一切,源于龙族势弱。

龙族若是有了祖龙九变,必能实现振兴!

当然,烛龙想要祖龙九变,并不单单是想实现龙族复兴!

而是祖龙九变是大哥的遗物!

祖龙大哥生前,何其风华?天地鳞甲一族皆归龙族统帅,号令亿万水族,莫敢不从!

祖龙大哥逝去,所有的一切化为尘埃,没传承下任何东西……

洪荒三界,好似从无祖龙存在过的痕迹。

烛龙是多么想念大哥,想告知这方天地,告知后来的万灵修士,吾大哥曾站在了那个时代之巅!

数息过去,烛龙脸色变化了数次,震惊、激动、欣喜以及一丝希冀恳求。

烛龙身后,敖广、敖钦、敖闰、敖顺四海龙王,已被震惊的张大了嘴巴,“祖龙族长…的祖龙九变?”

“烛龙老祖宗曾说过,烛龙九变虽能提升水族血脉,但却不如族长的百分之一……”

“若龙族都能修炼祖龙九变,岂不是都能变成真龙?”

“嘶嘶!”想到真龙,四海龙王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身躯忍不住的颤抖。

烛龙老祖缓缓站起身来,走近了魏叔玉,凝重认真问道:“如何商谈?”

魏叔玉静坐在龙宫大殿正中,缓缓端起了一杯万年寒冰酿,饮了两口,目光直视烛龙与四海龙王,一字一顿道:“龙族臣服人族,十万年!”

烛龙听着魏叔玉提出的要求,龙眼瞪大,脸色沉了下去,冷声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龙族永不为奴!”

魏叔玉脸上露出笑吟吟,“哦?是吗?当年帝俊东皇太一时代龙族臣服了,昊天时代汝龙族又臣服了,如今又臣服于玉帝张百忍?”

魏叔玉笑着摇了摇头,不再理会烛龙,浅浅品尝起万年寒冰酿,这是龙族的宝贝啊,喝了几口体内法力都运转流畅迅速了。

烛龙老祖瞪大了眼,一时竟被魏叔玉给噎住了话,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魏叔玉说的没错。

帝俊、东皇太一是太阳星皇者,上古妖庭的缔造者,手下十大妖圣,三百六十五位妖神,统帅诸天万界。

那时,龙汉量劫才结束不久,龙族损伤严重,根基尽失,怎敢反抗帝俊、东皇太一?所以龙族选择了臣服!

至后来,昊天时代!

昊天乃鸿钧道祖童儿,受道祖无上敕令,当得大天尊,再加之昊天有准圣后期修为,龙族又臣服了。

封神量劫结束,昊天被鸿钧道祖召回紫霄宫,张百忍玉皇大帝为天庭之主。

张百忍与昊天是和平权力交接,一切都未变…

天庭的一切都沿袭了昊天时代的规矩,龙族也未变,依旧归于天庭。

烛龙被魏叔玉噎了许久,好似找到了魏叔玉化话语中的漏洞,脸色阴沉,冷声道:“吾龙族何时臣服于玉帝?仅是当年的昊天!”

“哦是吗?有什么区别?”

“自然有区别!”

“吾龙族从未向玉皇大帝宣布臣服!”

魏叔玉摇头一笑,“实质大于形式?”

“泾河龙王作何解释?”

“汝龙族未臣服玉皇大帝天庭,泾河龙王被斩之时,汝龙族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烛龙老祖再次语噎,脸色阴翳无比。

魏叔玉说的没错,玉帝沿袭了昊天时代的天庭,龙族的效忠对象也从昊天变成了玉帝,虽未明面上说,但实际未变。

泾河龙王就是龙族对玉帝的臣服!

西海龙宫大殿内,沉默了许久。

魏叔玉一杯一杯的喝着万年寒冰酿,看的敖闰心里直流血。

喝了数杯寒冰酿后,魏叔玉似乎有了些酒意,便微眯起了眼,“呵呵,龙族臣服数次都可,就是不能臣服人族?”

“帝俊、东皇太一汝龙族得罪不起,昊天汝得罪不起,张百忍掌控封神后的天庭,汝龙族亦得罪不起!”

“吾人族不过是后天羸弱种族,而龙族是先天强大曾经有过无上辉煌的种族,所以你看不起人族!”

烛龙并未说话,但心底的想法却被魏叔玉捉摸透了。

龙族先天强大种族,即使没落了,也不是人族可以比拟的!

区区人族居然让龙族为奴?

龙族没落,可以臣服于洪荒万族,但唯独不可臣服于区区羸弱人族!

Duang!

魏叔玉勐地站起,摔碎了酒杯,玉石碎渣激荡,大殿中透明灵镜被崩碎,无数绿植花草被拦腰崩断丧失生机。

“汝特么还以为龙族是当年的龙族?”

“知道洪荒现在吃的是什么?龙肝凤髓!”

“知道什么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想吃龙肝了,就杀汝一条龙,现吃现杀!”

“看不起吾人族?怎么敢的?”

“汝特么忘了祖龙死了,陨落了,龙族的辉煌已经成为过去了,而吾人族还有三皇五帝坐镇!”

“看不起吾人族?”

“贫道修行数年,倒也是对那龙肝好奇的要紧。”

“想要祖龙九变?可以。立大道誓言吧,每年向吾进贡一条龙,贫道也来尝尝龙血、龙肝、龙筋是什么滋味。”

魏叔玉说完便缓缓坐了下来,微眯着眼,等待着。

大殿之中,沉默无比,静到连一根针掉落都能听到。

烛龙老祖额头青筋暴起,握紧了双拳吱吱作响,准圣后期的法力喷涌而出,凶狠杀机锁定着魏叔玉。

敖广、敖钦、敖闰、敖顺四海龙王也恼怒万分,“他怎么敢开口的?还一年进贡一条龙?这么下去千年过去,四海还有龙族乎?”

轰!轰!轰!

准圣后期的杀机,一浪高过一浪。

魏叔玉则是半躺着,倚靠在珊瑚座椅上,微眯着眼,喊着:“酒来,酒来。”

大抵过了半刻钟。

烛龙老祖的杀机终于压下,重坐回了椅子上,挥了挥手。

敖闰见此,便冷笑了一声,要前去驱赶魏叔玉,“玛德,想一年吃我一条龙族,还想喝酒?喝屁吧!”

还没待敖闰出手攻击魏叔玉,烛龙老祖从牙缝里崩出来两个字,“上酒!”

敖闰一下子傻眼愣在了原地,“老祖宗,他想吃咱龙族?还给他喝酒?”

烛龙老祖方才震怒无比,确实动了杀心,但烛龙不敢对魏叔玉出手!

或者说烛龙不敢对截教教主出手!

若对其出手,龙族顷刻间便会覆灭,圣人一怒,屠族灭种!

“上酒!”

“是!”敖闰不敢忤逆烛龙老祖宗的吩咐,亲自为魏叔玉拿了一个玉盏,倒上了万年寒冰酿。

“好好商谈吧。”烛龙老祖沉声道。

“怎么没好好商谈?”

“龙族臣服人族十万年,这是吾第一个条件!”

“不可能!吾龙族永不为奴!”烛龙立刻拒绝道。

“那就没得谈了?”

“多谢款待,这寒冰酿确实不错。”

魏叔玉饮完了杯中酒水,便缓缓站起身行礼,“多谢款待,告辞了。”

魏叔玉说完,便朝西海龙宫外走去。

烛龙老祖目光冰冷,凝视着魏叔玉身形远去,想截杀魏叔玉,却不敢,若是截杀截教教主,无异于对截教宣战,后果不是烛龙可以承受的。

四海龙王站在烛龙老祖身后,面色有些诚惶诚恐,“老祖,咱们该怎么办?”

烛龙老祖看着魏叔玉身影远去,冷哼了一声,撕裂虚空回了四海深处的海沟。

还是那句话,龙族永不为奴!

与此同时。

天庭。

斗姆元宫。

金灵圣母正在修行神道,收到了玉佩传信。

金灵圣母走至正殿,找来了一斗部斗将,吩咐道:“王母娘娘不是要过寿诞吗?去四海捉条龙吧,罪名随便,就地斩首,龙肝送进凌霄宝殿。”

“记住,不要以斗部的名义,要以玉帝的名义!”

“是,小神谨遵吩咐!”

斗部大将出了斗姆元宫,直奔下界。

与此同时。

五雷府。

闻仲同样叫来了一雷部真君,“汝去四海捉条龙,挖了龙肝送至凌霄宝殿,记住以玉帝的名义!”

“是!”

财部正殿。

赵公明也吩咐道:“去捉龙,杀了,挖肝送玉帝,记住,玉帝的名义。”

火德正殿。

罗宣也在安排,“去吧,记得用玉帝的名义。”

水部正殿,水德星君鲁雄也在吩咐,“别说是咱们水部的就成。”

一时间,八部正神,皆是派人下了界。

东海龙宫。

斗部正神到了东海龙宫,直接不客气道:“交条罪龙,本神将回天庭复命!”

敖广神情一愣,“十几年前不是才斩泾河龙王?”

“哼!斩谁不关本神将的事,本神将奉陛下旨意来此,汝速速交条罪龙!”斗部神将脸上有些不耐烦。

敖广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其是奉了玉帝的旨意,哪里是要罪龙,分明是玉帝想吃龙肝了。

斗部神将咄咄逼人,敖广也不敢不交,只能从远方亲戚那拿了一条罪龙。

斗部神将见着罪龙送到,即刻举起天刀斩杀在东海龙宫内,随后挖了龙肝,抽了龙筋,收了龙血回天庭复命。

敖广一脸脸黑的站在原地,看着远方亲戚惨死,其血脉虽然斑驳,但也是龙啊……

其余三海龙宫发生了相同的一幕。

雷部、财部、火部的人先到,斩杀了龙,挖了龙肝,抽了龙筋,收了龙血回天庭复命。

四海龙王心情异常沉重,吩咐手下收拾了血迹。

血迹刚消失,天庭另外一波人马赶到。

这次是水部正神鲁雄的手下。

“奉玉帝旨意,交出一条罪龙!”

敖广脸色无比阴沉,怒道:“方才不是刚斩杀了一条罪龙?”

水部神将蔑了一眼敖广,冷声道:“不关本神将的事!”

“本神将奉命来拿罪龙,汝交还是不交?”

“不!”

敖广刚说个不字,水部神将周身神威大放。

敖广不敢得罪天庭,立刻变话,咬着牙道:“交!”

片刻后,水部神将斩杀了罪龙,挖了龙肝,抽了龙筋,收了龙血,回天庭复命!

天庭,共有八部,分别光顾了四海两次!

敖广敲响了聚龙钟,三海龙王赶到,皆是愤满道:“天庭欺人太甚,玉帝欺人太甚!”

四海龙王聚齐,才知晓天庭竟一下子向四海要了八条‘罪龙!’

按照惯例,每隔千年天庭才会要一条‘罪龙’,四海也不是不能接受,可今日一次便要了八条龙!

“是可忍孰不可忍!”

而此时。

天庭。

八部正神,皆是带回了热腾腾的龙肝龙血,送往了凌霄宝殿,替王母娘娘祝贺。

玉帝、王母见八部正神呈上的龙肝龙血,皆是露出了笑容,“八部有心了,朕很满意。”

八部正神对玉帝一般都是阳奉阴违,可今日竟主动送来珍贵贺礼,玉帝深感欣慰。

天庭截教之外的正神,见着八部正神送了玉帝龙肝,心头皆是一动,“这龙肝味道甘美香甜,油而不腻,醇香至极,也难怪陛下会如此高兴!”

“王母娘娘寿辰还未开始,自己是不是可以?”

果然,大批天庭正神下界。

阐教三代在天庭为职的正神,下了东海。

人教外门弟子在天庭为职的正神,下了东海。

佛门在天庭为职的弟子,同样下了东海。

佛门在天庭的正神官位最大的当属李靖,李靖自不会坐看着玉帝倒向了截教众神,便亲至了东海。

“汝东海交出一条罪龙!”李天王随意道。

阐教弟子同样开腔,“吾阐教正神,也要一条罪龙!”

“吾人教天庭正神,也要一条罪龙!”

“我也要一条罪龙!”

“吾要两条罪龙!”

“我…我…巨灵神,也要一条罪龙!”法力低微的巨灵神也来凑了热闹。

东海龙宫正殿,敖广、敖钦、敖闰、敖顺见着漫天仙圣,皆来要罪龙,浑身气的发抖,指着众仙神道:“你…你们…你们刚要了四海八条龙还不够?”

“他们是他们的,不关吾等事!”

敖广看着满殿仙神,脸色阴翳无比,浑身气的发抖,眼前有近百位正神,岂不是要再交出一百条龙贡他们食用?

“是可忍孰不可忍!”

四海龙王只是让众仙神稍作等待,然后四兄弟一块潜入了深海,前往了海沟。

一到海沟,四兄弟就开始大哭,“老祖宗,天庭问四海要龙,已经给了八条了。”

“什么罪龙?就是那王母娘娘要过寿诞了,他们要拿龙肝作为贺礼。”

“现在天庭又下来了一百多正神,要拿一百多条龙,要在天庭开全龙宴啊…呜呜呜,老祖宗,怎么办啊?”

深海沟内,烛龙睁开了双眸,血红。

“天庭欺人太甚!”

“当真以为吾四海水族是软柿子?”

“点齐四海龙兵,驱逐他们!”

“是,谨遵老祖宗吩咐!”

东海龙宫正殿,天庭百余位正神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见着敖广四兄弟便开口道:“速速交出罪龙!”

敖广脸色一黑,冷声道:“没有,吾四海水族皆是好儿郎,哪里来的罪龙,一条都没有!”

笔趣阁

“当真不交?”

“没有!”

正殿中百余位正神皆是怒了,说着便要动手教训敖广,但见着了附近龙族水军聚集过来,皆是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托塔天王李靖,眯着眼望了一眼敖广,也转身离去!

天庭。

凌霄宝殿,众仙神议事。

“陛下,小神有本奏!”

“四海水族不服管教,妄造杀孽,引发多出洪灾,且包庇罪龙!”

“陛下,小神附奏!”

“陛下,四海水族太过放肆,不服管教,小神追击罪龙至东海龙宫,那敖广非但不交龙,还调动水军,欲截杀小神!”一名阐教的荡魔将军,恭敬禀报道。

玉帝听着底下数名正神参龙族,脸色不由变色,“竟有这事?”

玉帝目光看向了李靖,似是寻证。

李靖恭敬走上前,“陛下,那四海龙族确实不服管教,包庇罪龙,调动水军,欲截杀天庭神将!”

“放肆!胆大包天!”玉帝勐地一喝,脸上露出怒色,四海水族竟敢挑战大天尊权威,这是玉帝所不能容忍的。

玉帝刚骂完,心中便叫后悔,刚刚表现太过了,龙族如此放肆,天庭要是不出兵马管教,岂不是没了天威?

但要对付四海水族非天庭众大神出手不可,八部正神皆是阳奉阴违的,恐怕不会卖自己面子……

“难啊,难啊。”玉帝脸上露出了为难,但已经是骑虎难下,不教训四海水族,天威无存。

玉帝沉着脸色,不抱希望的试问了一句,“四海水族猖獗,哪位卿家愿领兵征战?”

“陛下,臣赵公明掌控三界钱财,乃是文官,最不擅长争勇斗狠,但四海水族竟狂妄至此,藐视我天庭,臣虽是文官,但不惧死,臣财部,请战!”赵公明大步走上前,恭恭敬敬请求道。

“咦?”玉帝心中本来不报希望,仅是意思意思的问了一句,见着赵公明强烈请战,心中不禁一震。

至于赵公明说自己是文官不善打斗,玉帝只能说呵呵了,赵公明可是狠人啊,当年一仙打的阐教众仙抱头鼠窜。

玉帝心底总算了松了一口气,有赵公明挂帅,稳了!

玉帝刚想任命赵公明挂帅,便见着底下又有仙神走出。

“陛下,四海水族蔑视天威,蔑视天庭,臣忍不住了,臣雷部愿征战四海!”

“陛下,臣火部愿为陛下分忧解难!”

“陛下,臣水部亦然!”

“陛下,四海归天久矣,如今反复,包庇罪龙,还胆敢截杀吾天庭神将,其心可诛,臣斗部,请战!”

斗姆元君金灵圣母一开口,身后众斗部星君、诸天元辰、二十四星宿都是嗷嗷叫了起来,“玛德,打,让四海知道知道什么叫天威!”

“干他丫的!”

“臣托塔李天王请战!”

“臣雷震子,请战!”

“臣哪吒请战!”

一时间,凌霄宝殿只要是挂着号的仙神,皆是愤满开腔,一些不明所以的散仙修士也热血沸腾了,嗷嗷着参战。

凌霄宝座上,玉帝瞧着底下这一幕,心底彻底被震惊到了,“这…这特么…还是四教弟子?”

“人阐截佛,四教弟子什么时候这么团结过?应该说都看各自不顺眼,从来没团结过!”

“龙族…究竟是做了什么滔天大罪?连日常不和的四教弟子都能摒弃前嫌一同请战?”

最后,最后,玉帝只能归结于龙族确实做了巨大恶行,自食其果!

“好,好,好!”玉帝大叫了三个好字,四教弟子卖自己面子,这一役正是树立天帝威严的时候!

“斗姆元君挂帅,统御诸部,挂帅点将天兵百万,征战四海,务必打出天威!”玉帝直接点了金灵圣母挂帅,一是金灵圣母官位最高,二是金灵圣母在四教众弟子威信最高!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 我怎么就火了呢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都市圣医 魔道祖师爷
相邻推荐
美剧特工的日常生活神话版大唐大唐说书人:揭秘玄武门,李二懵了我在大唐开医馆大唐便利店大唐神级皇子,开局李二遇刺大唐称王可爱过敏原魔道祖师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