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一六九章 天机审判,其名曰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受爷?”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寒爷手上捞起来的风萧瑟、朱一颗已然醒来,这会儿正各自服用丹药,开始恢复大爆炸后受伤的躯体。

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地方有半圣降至,所有人都在等待受爷再度施展传送,将众人挪至安全区。

可关键时刻,受爷提着个青铜鼎,动作却僵在了原地——他掉链子了!

“徐小受?”

“陈老弟!”

寒爷再连喝了几声,发现徐小受根本不为所动,什么都听不进去。

他慌了。

不能再拖延了啊!

再再拖延下去,那半圣一来,此地之人,少说得损伤大半!

寒爷对半圣以下的炼灵师,完全不屑一顾。

可一旦对手是半圣,他就会十二分警惕了,因为在虚空岛内岛,他处于弟位,谁都可以过来捏他一下。

这种面对半圣的紧张感,从内岛一并跟出来了。

哪怕寒爷可以在表面上装得风轻云澹,心下里,也无法根本抹消。

“卡!”

众人彷神之际,便见虚空裂开空间通道。

这一刻,所有人心脏骤缩,眼神都凝了起来。

寒爷甚至挂上了赴死的决绝,身上鬼兽之力勃然爆发。

一道虚弱的身影,提着钓竿,缓步走了出来。

“徐小受?”

“受爷?”

“啊?”

这分明就是徐小受的模样!

从外貌到内在,除了状态不大一样外,其余的分毫不差。

风萧瑟、朱一颗等,隐约记起来了。

在大爆炸来临时,受爷变成了一头超大型的金光巨人。

而不知是在濒临昏迷之时的错觉,还是其他。

最后那巨人还一分为二,将所有人覆盖住,双重交叠,保护住众人。

爆炸终于轰开,巨人的身体都扛不住,率先被炸死了一头。

余下的残波,才由第二头巨人,以付出半具身体为代价挡住。

风萧瑟、朱一颗等会昏迷……

一是受到了强度、频次都极高的爆炸反震伤害。

二是那具备穿透力量的剑念之力,穿过巨人身体,将他们斩得遍体鳞伤。

而除此之外的绝大部分爆炸威力,实际上,都给那俩金光巨人抗下了。

最强肉盾,受爷是也!

所以,当下出来的,是受爷那具特殊的身外化身?

他在爆炸中没有死,吊着一口气,回到了受爷的元府世界内去休养生息了?

“徐小受,赶快传送,用你的那什么大挪车!”

木子汐连说道。

她显然知晓更多内幕。

她记得徐小受同她说过,这个第二真身,拥有同本体一模一样的能力,除了宝物。

眼下徐小受本体显然进入了什么特殊状态之中,无法动作。

这传挪众人的重任,自然要落到徐小受二号身上。

“几位,恐怕要出大问题了。”

第二真身脸色僵凝着望向了本尊。

大爆炸中他没死,但也没法回到元府世界中去,因为附近空间规则都给炸残缺了。

最后吊着一口气,他是变成了一粒尘埃,藏进了本尊鼻孔之间,才苟住一命的。

待得爆炸过后,空间初步修复,他才能进入元府世界找丹药、灵草吃。

而今……

好死不死的,就在本尊快要传送的时候,那什么“天祖传承”出来了!

第二真身同本尊心意相通,能清晰感应到本尊现在进入了关键的“阅读时刻”。

接受天祖传承需要先阅过诸多步骤。

这虚空岛之灵以虚空侍颁发任务的形式,将这些信息注入了徐小受本尊脑海之中。

可致命的却是,徐小受因此被扯入了一种特殊状态,无法动弹。

而虚空岛之灵比虚空将军罪还要残,她那说话速度,能将人硬生生磨死!

“我暂时动不了了,但还好我是有自主行动权的,寒爷你来负责这次逃离,将所有人带走,赶快!”

第二真身不曾解释,语速极快的吩咐起来。

众人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这第一个“我”,是指受爷本尊,第二个“我”,才是指眼下的身外化身。

“你的空间奥义呢?”

木子汐不解,寒爷也不解。

这以逃命见长的半圣鬼兽,再怎么能逃,也逃不过天生就能传送的空间属性,遑论是空间奥义。

“我……”

第二真身老脸一红。

他此刻真想杀了自己,让本尊再生一个崽崽啊。

觉醒出“第二真身”这技能的时候,本尊还没突破进入王座道境,系统更还没有觉醒。

以至于,第二真身只继承了他出世那时,本尊所拥有的全部本领。

但之后的,他一个都没继承到,比如天人合一,还有空间道盘等。

这是第二真身的好处,也是弊端。

放在眼下这种场景,当然是只弊无利。

“寒爷!”

第二真身管不得那么多了,一个凌厉眼神扫过去,寒爷便晓得,徐小受陷入了关键时期。

现在这伙人的生命安全,都得交到自己头上来了。

“他,来得很快……”

目光扫向远方,寒爷神情有着忌惮。

若是自己一个人跑,他自信没有半圣可以追赶得上他。

可没有空间奥义,要带这些人一齐上路,还要不被察觉……难度很大!

“所有人,全进元府。”

第二真身手一招,试图召唤空间通道,将人全接引进去,减少寒爷的负担。

届时他变化成尘埃,藏在寒爷身上。

再不济用消失术,想来气息什么的,也不可能被来圣锁定。

可便也是这时……

“轰!”

人未到,势先至。

弥天圣威忽然降下,将真煌殿废墟周遭千里之地的所有残破空间,通通封死。

第二真身脸色白了几分,手僵在半空。。

空间通道,开不了了!

“都上本大爷身!”

寒爷一下看出了徐小受的难处,彭一声解开了本体,化作寒天之鼬,鬼兽之力作翼,倒插于背。

几道圣力抛出,他便将所有人捞到了背上。

“抓紧了,你们即将进入‘超圣遁’!”

“若是死在了超圣道之中,甭管你们什么斩道、太虚,通通都得死!”

寒爷低喝了两句,双目亮出了精芒。

他没有动用冰系的能力,浑身却开始变得冰冷,像是什么天赋血脉能力开始激活。

“超圣遁……”

“这是能超脱于圣道的遁术,哪怕是半圣至此,都无法捕捉到痕迹。”

“还得是圣帝亲临,才能于超圣道中,找到寒爷遁行的气息。”

风萧瑟感受着脚下这气息愈渐变得恐怖的鬼兽寒爷,心头震撼无法遏止。

寒爷变小的时候,他作为戌月灰宫的成员,竟也看不出来这是一头鬼兽!

在这之前,于罪一殿外,寒爷也还在他风萧瑟面前出过手。

只不过那时寒爷只动用了圣力,没用鬼兽之力。

因而风萧瑟是直至此刻,才晓得这追随在受爷身边的冰系半圣,原来是自家人,是鬼兽!

“超圣遁!”

用圣力、鬼兽之力将所有人牢牢捆紧,寒爷脸色变得无比凝重,浑身炸出了细密的血雾。

这是他赖以为生的天赋血脉能力,生来便会。

寒爷是弱,无论到哪重境界,都会受人欺凌。

可便是凭借此式,无论他遭受任何欺凌,都不至于会被杀死。

最为辉煌的战绩,还当属那年被圣神殿堂抓住,封在尽照狱海之中,封在四象秘境之下。

可寒爷依旧凭借此式,撬动圣道,逃脱而出。

最终圣神殿堂杀杀不得,镇镇不住,只能将寒爷投入虚空岛内岛。

这下寒爷终于逃不动了。

可也因为这一门超圣遁,他又被白脉三祖看上。

圣帝出手,亲自为唯一的选中者构筑空间通道——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寒爷撞上了。

他接受了任务,再次脱离虚空岛,终遇上了贵人徐小受。

而今,徐小受有难。

寒爷在想,无论如何,这一波他必须带人逃离出去。

半圣降至又如何?

只要不是圣帝亲临,这片天地中,有几个掌握着遏制超圣遁的能力?

“破!”

血脉之力激发至极致之时,众人只闻彭一声响。

寒天之鼬的身体变得无比虚幻,继而化作一道透明的光,融进了圣道之中。

刷!

万千光影在眼下掠过。

天道规则组织而成的网络,更是清晰无比呈现在自身的灵念之中。

所有人只觉震撼。

这种瞬地千里的遁术,才刚施展,就有一种大家已然脱离罪一殿的假象……

“嗯?”

很快,风萧瑟等意识到了不对。

不是错觉。

这真的只是假象,而已!

寒爷像是撞到了什么无形的壁障,彭一声又停下了下来,还在高空止不住势翻了好几个身,头晕眼花的。

“怎么回事?”寒爷懵了。

“什么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呢!这就是你说的‘超圣遁’?”第二真身也懵了。

“不是啊,这就是原地突了一下,再翻滚两圈……”寒爷慌乱了,“按理说,本大爷施展天赋能力,应该能直接跃进圣道,再行超脱,之后便无人能跟得上了才对!”

“才对?你的意思是,在这过程之中,有人能阻止?”第二真身脸色一黑。

“有!但半圣之中,有谁能做到同本圣一般,天生对圣道的契合度高达九成?甚至无需修炼,就能做到超脱圣道的?”寒爷一脸不信,“本大爷纵横大陆无数载,就没遇到另一个天生同圣道契合度这么高的!”

“后天修炼呢?”

“屁!后天修炼要能如此,他离圣帝也就不远了,那得是八尊谙大人那等级别的大人物……哪会轻易出手,放下身段,过来追杀我等?”

寒爷感应着越来越近的那道半圣气息,不敢再多言语。

“本大爷再试一次!”

第二真身铁青着脸,手上拎着本尊,静默等待。

彭!

又一声响。

这回大家看得可清楚了,寒爷的血脉天赋能力激活之后,再前往扑腾了两下,像是再撞到了墙,踉跄翻滚。

前前后后,也就往前踏了几步的距离。

“被封锁了!”

寒爷惊恐出声:“不止天道,圣道都被封锁了,那位半圣绝不简单,他比饶剑圣还要恐怖!”

饶妖妖都追不上寒爷。

甚至在渡劫之后,彻底被寒爷甩丢,现今不知道跑哪去砍谁呢!

因而寒爷这话一出,全场人心都寒了。

比饶妖妖还恐怖的半圣,还能封锁寒爷的超遁术……

这跟姜布衣可完全没法比了啊!

来人,必然是全盛状态的巅峰半圣!

不谈别的,单单寒爷说的那一句“对圣道契合度高达九成”,就让人心生无限惶恐。

这句话的意思,如果对方同寒爷一样,是天生就会,但只是契合,不会多作应用,无法化为实际战力,这还好。

但如果来圣,是后天修成的这等境界,那他必然会运用。

如此之下,其战斗力又得爆表到什么程度?

“近了!”

“更近了!”

寒爷的能力被限制,已无法带人逃命,心生无限绝望和自责。

“我来试试。”

关键时刻,虚弱无比的朱一颗站出来了。

第二真身看到浑身伤口还无法愈合的朱一颗,急得赶紧呵了一口生命灵气过去,贴贴宝贝朱一颗。

圣道被封锁。

空间被封锁。

元府世界甚至还打不开,拿不出一株草药给朱一颗补补!

第二真身觉得是时候提醒本尊了,真要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到了半圣之战这个层面,已不大适合放进元府世界。

当然,最关键的,其实还是没有空间道盘!

要是有,第二真身根本不觑那区区半圣对空间的封锁!

“所有人,给我一滴血。”

朱一颗吸收了第二真身呼出来的磅礴生命能量,脸色好看了些。

他一一接过所有人的血液,将之汇于掌心,再咬破指尖,把自己的血液也滴入。

“闭上双眼。”

众人照做,连寒天之鼬在这一刻都将朱一颗当成了大佛在供着,乖巧无比托着所有人闭上了双眼。

金门术法……

不,只是金门偷术。

这会儿,竟成了众人眼中的唯一救命稻草!

“呼~”

扛着莫大压力,朱一颗深深呵出了一口气,身上星光点点,气息开始变得虚幻。

他将掌心鲜血祭出,灵元渡入,式印成符,印记虚空。

“梦寻三千!”

嗡一声响,此间之地众人只觉眼皮沉重,昏昏欲睡。

在意识和身体快要分隔的那一刹,众人同时察觉到了身上的变化,也同时意识到了朱一颗这一式术法的能力:

“以梦为马,遍越三千世界!”

这一术法,竟能将人置于现实与虚幻的第三形态之间。

在到达某一地点后,如梦初醒时,也便结束了旅程,完成了特殊形态、意义上的瞬移。

这不是空间属性,但却更为诡异!

圣道有人可以封锁。

但梦之大道,搜遍南域,都搜不出来有哪怕第二位掌握了这同朱一颗类似的能力吧?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这下,那位身份不明的来圣,还能阻止?

所有人只觉生机又临,心情从地狱来到了天堂,独独朱一颗,感受不是太好。

他的“梦寻三千”,消耗太大了!

他是不说,但以这一式的诡异和强大程度,其实旁人隐约也能看出来……

这是禁术!

是以寿命为代价,在施展的禁术!

然而大家伙不知道的是,朱一颗一次都不曾用过这禁术。

金门偷术的传承中,这是偷到了不该偷的东西,用来亡命天涯的。

传送一个人已是极限,传送在场这么多位,还有半圣……

朱一颗催动术法的那一刻,只觉头骨都在炸裂,脑壳里噼啪作响。

“呃啊啊!!”

朱一颗咬紧了牙关,连牙齿都崩裂了,可术法还没能成型。

“给我,破!”

一口精血喷出,朱一颗头发转瞬变成了苍白,可他目眦欲裂,强行完成此式。

嗡!

所有人彻底陷入沉睡。

跃迁开始,众人化作虚幻的泡沫之影,随即开始往某一地飞遁。

朱一颗无法控制传送方向。

这不是空间属性,无法定向定点定位,能跑得起来,就不错了。

“卡!”

可还没走两步,虚空一声剧烈断响,像是有什么道则被折断了一般。

朱一颗心脏骤停,脚如在高楼之上踩空,身形骤然跌下。

他整个人从梦境状态中顷刻脱离,冷汗淋身。

“吓!”

才开始跃迁,众人同样同时醒来,各自像是经历了一场噩梦,不知过往,但晓惊惶。

“发生了,什么?”

寒爷艰难出声,他敏锐意识到,这里还是真煌殿废墟!

甚至这一次,众人还没往前腾挪一步,而朱一颗头发却却白了。

“天道……”

朱一颗话一出口,像是被自己吓到了,声音戛然而止。

他抓住了自己的头发,轻轻一顺,都不曾薅,却不小心也抓下来了一把枯萎的白毛。

所有人看着他的苍老面色,同时沉默住。

朱一颗颤颤启唇,发现自己的声音,真变得无比苍老,如将死之人!

“天道……”

“梦之大道,被隔空斩了!”

这一声出,众人心口同时一沉。

那位半圣,他们甚至连面都没见着!

空间被封,圣道被封,来到天道这个层次里……关于此间之地的梦之大道,还被信手斩了?

何等恐怖!

第二真身右眼皮突然剧烈抽跳一下,他身形逐渐隐没、消失。

“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

“注意守好我,给我一些时间,我很快就要醒了!”

木子汐扫了第二真身一眼,一把扑去,守到了徐小受本尊旁边。

她用木系藤蔓组成一个球,将自家师兄包裹隐藏了起来。

——掩耳盗铃。

但众人突然心安。

既然逃不了,那只能死战!

“很快,是多快?”

木子汐的声音开始还有几分颤抖,最后变得坚定,目中也只剩下坚决。

没有回应。

一个徐小受在这里,第二个徐小受,就不能暴露在敌人的肉眼之中。

隔得远大家会以为这是假的分身。

隔得近,确证了之后,第二真身这一门术,就要被提防了。

木子汐只觉徐小受坐在身旁,但同时也在暗中守护着自己。

“迎战!”

她立于寒天之鼬背上,忽然高举右手,浑身散出了大量的生命灵气。

所有人只觉精神为之一爽,身上伤势在快速恢复。

就连朱一颗的白发,都从枯萎,变得稍有光泽。

“这股生命能量,竟比受爷的,还要精纯?”朱一颗心惊,转眸看向木子汐身体上的变化,他更为动容。

死寂……

只持续了不到十息时间!

当寒爷身体不自觉轻轻一颤时,所有人都明白了什么,轰一声各自越上了高空。

朱一颗在坐,风萧瑟往右。

寒天之鼬抬起了头,木子汐站到了木球的前方,银发,开始生成。

“呼。”

风,很澹。

空间,甚至惊不起半分涟漪。

可前方虚空无人之所,雾霭沉浮之地,却凭空多了一道三丈高的巨大身影。

众人童孔一缩。

这是一头巨人,但穿着衣服,是破旧的麻布衣,同远方愈战愈远的两头虚空将军,截然不同。

他身上连半分寒爷说的半圣气息都无,甚至连生机都无,只斜着身子,侧对着场内几人。

风拂过。

麻衣卷褶,沙沙窣窣。

万籁俱寂之中,麻衣巨人偏头视来,眼神之内,是毫无类人情绪的绝对冷漠。

“天机审判……”

他唇齿一动,沙哑的声音飘落,没有抑扬顿挫,更无半点声调之变。

只隔一刹,杀机突启。

“审判之名,曰之为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校花的贴身高手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都市圣医 魔道祖师爷 我怎么就火了呢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相邻推荐
洪荒之圣道煌煌我的系统异能蒸汽时代的旁门剑仙天海道武法术真理港乐时代王者之游戏人间规则系学霸男神投喂指南三国吕布之女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