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九百五十四章 回昆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张若尘将真理殿主和赤霞飞仙谷谷主,带到玉树下的两块绝对自我时间神冰面前。

冰内,神秘剑修的两截残躯,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微妙变化。

说明并未完全将他封在静止时间中。

当然,大尊留下的九重天宇世界,连半祖级的凶物都能镇压,倒也不用怕他破封而出。

“拜见殿主、谷主。”

收到传音的青夙,赶了过来,向两位天行礼。

神秘剑修留在她神源中的剑气,已经被禅冰磨灭。

张若尘道:“青夙告诉两位天你所知道的一切。”

青夙道:“他曾说过一句极为古怪的话,他说,帝尘擒拿了他最心爱的女子。我猜测,他说的就是罗恸罗。”

赤霞飞仙谷谷主和真理殿主知晓宇宙中几乎一切的隐秘,但,依旧被这话惊住。

按理说,罗恸罗残魂降临真实世界的时间并不长,不太可能与神秘剑修相恋才对。况且,修为越高,年龄越大,越难动情。

真理殿主难以理解道:“修为达至天尊级,竟还如此多情?”

“这里面,或许有我们不知道的隐秘。”赤霞飞仙谷谷主陷入沉思。

张若尘道:“二位可听说过洛神和罗恸罗的传说?”

真理殿主眼睛一眯,道:“洛神心不动,心动化修罗。传说罗恸罗就是娲皇的女儿,洛神!”

张若尘道:“我曾听石北崖说过,黑暗诡异为了对付娲皇,骗取了洛神的芳心,使她一步步坠入杀戮之道,化为修罗之母。”

真理殿主道:“你怀疑,黑暗诡异的部分神魂,夺舍了上清,化为了如今的这位剑修?那么当年在昆仑界,被碧落子斩杀的上清又是谁?”

赤霞飞仙谷谷主道:“当年被杀的,大有可能只是一具分身。这倒是可以理解了,老身当年就很好奇碧落子怎会平白无故斩杀自己的弟子。帝尘猜测的,有可能就是真相。”

“但,绝不是全部的真相。”

张若尘在神秘剑修的身上,还感应到剑祖的一道气息。

由此可以推断,剑界覆灭和剑道文明终结,皆是黑暗诡异的手笔。剑祖当年就是败给了她!

张若尘道:“可惜,我的境界还不够高,否则就可搜他的魂。”

真理殿主道:“千万不要这么做,太冒险了,天尊级的神魂一旦侵入体内,半祖出手都未必救得了你。”

赤霞飞仙谷谷主一边观察张若尘脸色,一边道:“我们二人代表天宫此来,其一是感谢帝尘出手相助,帮天庭渡过了难关。其二是商议如何妥善处置神秘剑修,他一旦脱困,携满天怒火报复,后果不可想象。”

真理殿主的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劫天背负双手,迈着老鹅般的步子走来,道:“重明老祖和好些位天,都去了天宫,你们应该已经召开过诸天会议。你们是怎么打算的呢?”

赤霞飞仙谷谷主迟疑片刻,道:“神秘剑修必须分开封印才最稳妥,不如将其中半具身躯镇压到天宫?”

立即又道:“神秘剑修是帝尘镇压,我们绝没有抢夺之意,完全是为了安全考虑。想要什么条件,帝尘尽管开。”

劫天大笑起来,肃然道:“这还不叫抢?镇压到天宫?明明就是轩辕太真和重明老祖想要研究他体内的黑暗之力吧?上清二十万年前,只是大神而已,现在却已是天尊级。谁不想获取其中之秘?谁不想得到其中之力?”

劫天本就是没皮没脸,很不客气的道:“实话告诉你们,有九重天宇世界镇压,出不了事,交给你们才容易出事呢!”

真理殿主和赤霞飞仙谷谷主本就没有抱太大希望,天宫让她们来谈,是看中她们和张若尘的关系要亲近一些。

真理殿主本是暴脾气,被劫天如此嘲讽,却爆发不出来,正是因为知道自己理亏。

其他的倒是没什么,就是走这一趟,将脸面给丢大了!

张若尘道:“换做别的任何修士前来,此事没得谈,但殿主和谷主既然开口,我一定会给你们这个面子。若尘欠殿主的人情,可不止一次。当年在空间神殿,也多亏了谷主出手相助。”

“再说,神秘剑修并非我一人镇压,真理神殿、五行观、时间神殿的修士,也都出了一份力。”

真理殿主暗暗松了一口气,道:“如果神秘剑修真的是黑暗诡异的部分神魂夺舍体,那么,她一定会想尽办法将其救出。将一半身躯镇压在天宫,绝非是某个人的自私自利行为,这可分担你所要面对的危险。”

张若尘道:“我有条件。”

赤霞飞仙谷谷主道:“帝尘尽管开口。”

张若尘道:“第一,牵至无定神海的那些大世界的修士,还有许多在天庭修行,也还占据着一些天域。我希望,天宫能够给他们公平的待遇。后续,他们会陆续撤走!”

赤霞飞仙谷谷主道:“不用撤走,他们本来就是天庭宇宙的修士。此事,老身可以作保!”

真理殿主暗暗点头,张若尘心智远比以前成熟,不仅着眼诸天级的争锋,也能看到剑界旗下广大普通修士的利益和安全,能够想他们所想。

张若尘道:“第二,这一战,是天庭和地狱界联手才取胜。今后,我们面对的危险,将越来多,也会越来越险恶,我希望天庭可以借此机会,将半座修罗星柱界还给地狱界,以缓和双方的矛盾。”

赤霞飞仙谷谷主道:“之前诸天议会,轩辕太真就已经提过此事。相信加上我们二人的推动,阻力不会太大。”

对地狱界恨之入骨的真理殿主选择了沉默,半晌后,还是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下来。

张若尘道:“最后一点,我要带天人书院离开天庭。”

要带走天人书院,自然是要连同九重天宇世界和第二儒祖的始祖界一起带走。

此事,对天庭虽是损失,但也有好处。

毕竟黑暗诡异的部分身躯留在天庭,他们就要随时担心天人书院遭到袭击。因此,真理殿主和赤霞飞仙谷谷主很快就答应下来。

劫天自然是举双手赞成。

在他看来,这九重天宇世界本来就是张家的资产,是大尊留给张家的底蕴,怎么可以交给天庭?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将一切谈妥后,真理殿主和赤霞飞仙谷谷主带走了神秘剑修的半具身躯。不久后,天人书院所在的圣域,爆发出强劲的力量波动。

张若尘以自己的神境世界承载第二儒祖的始祖界和九重天宇世界,继而,离开天庭,赶赴昆仑界。

轩辕涟望着消失在天际的那道身影,知晓张若尘正在一步步斩断和天庭宇宙的联系,今后,也不知他还会不会再来天庭?

昆仑界的情况,她当然也是知道的。

毫无疑问,她和张若尘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

真理殿主返回天宫后,立即吩咐项楚南,道:“你即刻前往盘古界风家,调查清楚关于娲皇、罗恸罗、黑暗诡异的一切秘辛。若是可以,请风家家主将娲皇宫迁移至天庭,万不可有失。”

……

半个月过去,东域上空的尘土,依旧黑压压的,遮蔽阳光,难以散开。

绝大多数的郡国和州府,都完全消失在地表,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哪怕是保全下来的宗门、家族、城池,也都挂满白绫,天下哭丧,道路上皆是出殡的队伍。

昆仑界七成以上的神灵,都来到东域。

修为强大者,在炼化天尊级留下的残力。修为较弱者,在恢复地貌,施雨降尘。

东域圣城虽遭受璇玑剑神自爆神源的毁灭力量,但,好在挡住了第一波攻击。

在七十二品莲出手前,陈无天带着东域圣城逃进蛮荒秘境,因此将这座建在星球上的城池保存了下来。

回到昆仑界后,劫天气得整个脑袋都鼓胀起来,一言不发,先一步向王山昆仑界张家的祖地赶去。

辛辛苦苦几万年,费尽心力,好不容易让张家开枝散叶,恢复了一些始祖家族的荣光,却又来一波大毁灭。

加上一个元会前的那一次,这都第几次了?

谁受得了?

张若尘来到东域圣城外的旷野上,这里黄沙漫天,看不见任何生机。

曾经的八大渡口城池,皆灰飞烟灭,不知多少修士死在璇玑剑神自爆神源的力量之下。

“唰!”

神光一闪,池瑶落到张若尘身旁,道:“空间神殿的古之殿主,依旧还有十多位活着,而且全部都化冥。有意思的是,其中一些的身体,竟是五彩泥身。”

张若尘点了点头。

池瑶看出张若尘心情沉重,道:“我该亲自坐镇殒神墓林的。”

“不怪你!面对七十二品莲和十多位古之殿主,谁坐镇殒神墓林都一样。再说,谁都不知道他们会从哪里攻入昆仑界,面对天尊级,没有地方是安全的。”

张若尘又道:“我听说,七十二品莲是主动退走的?发生了什么事?”

池瑶轻轻摇了摇头,道:“当时护界大阵还没有完全开启,七十二品莲和盖灭且战且走,欲要将战火引到王山。但,到了距离王山不远的地方,她却突然率领众人离开,走得极为诡异。”

张若尘念道:“王山!”

“或许盖灭知道一些东西。”池瑶道。

张若尘道:“我有另一件事要问你,是你下令,让太一祖师将圣坛带去神古巢?”

“纳兰告诉你的?”池瑶道。

张若尘道:“目的是什么?”

池瑶沉思片刻,道:“圣坛已经被炼成神坛,可以保存神灵的残魂。而恰好,神古巢迁到离恨天,取代了魔地曾经占据的位置。既然如此,何不使用神坛,为昆仑界派系的神灵留一条后路?”

“只有残魂被保护起来,才不会被咒杀。”

“这一战,璇玑剑神、韩湫,还有许多昆仑界神灵都陨落了,但他们在离恨天的残魂,却被保存下来,是有机会通过夺舍新躯,重新归来。”

“若他们不愿夺舍,还可……走散圣之道,不过渡元会劫难就难了,他们在日晷中修行的时间不算短,下一次元会劫难会非常强横,修为不能在短时间内达到大神境界,大概率将灰飞烟灭。”

“我本以为,这种杂事就不用告诉你了的。”

张若尘紧紧盯着池瑶的双目,道:“这当然不算什么大事,你可自主安排,我信任你。但,这确定是你的意思?灵燕子是不是真的在神古巢?”

圣坛,乃是明帝当年遣护龙阁使用整个圣明中央帝国的国库铸炼出来,可以保存圣境修士的圣魂。

圣魂还可修炼散圣之道,活出第二世。

张若尘得知圣坛被送到神古巢后,之所以会猜测到灵燕子身上。

其一,自然是因为,明帝铸炼圣坛的图纸从何得来,值得深究。明帝留给圣坛中圣魂的碧落之道修炼法,亦不可能是碧落子传的。

其二是,池瑶在荒古废城,曾主动说出灵燕子在神古巢,虽是在吓唬盖灭。

但,一句谎言,又怎么吓得住一位魔道至上柱?

张若尘总觉得池瑶不像是全然骗盖灭的。

被张若尘眼神紧紧凝视,池瑶神情不再那里澹然,嘴唇动了动,似乎要松口。

“哗!”

周围,不断出现空间波动。

纪梵心、白卿儿、无月、阿芙雅相继从空间裂缝中走出。

昆仑界发生了此等变故,无定神海那边自然是要派遣强者前来援助。主修生命之道的纪梵心和阿芙雅,能派上大用场。

无月一身黑袍,见张若尘回来的首站选择东域圣城,自然明白了一切,道:“夫君节哀,璇玑剑神尚有残魂保存在离恨天,以夫君一品神道的玄妙,或可助他归来。”

阿芙雅意味深长的道:“若不愿夺舍,可以使用五彩泥人。夺舍风险太大,以他们的修为境界,失败率可能达到九成以上。而融合五彩泥人这条路……七十二品莲已经帮我们验证过,可行。这对逝者来说,说不定反而是机缘!”

张若尘不置可否,从头到脚仔细打量阿芙雅。

曾经的阿芙雅,是以始祖残魂,夺舍精灵女王美拉,才降临到这个时代。

而现在,虽戴着面纱,但张若尘依旧可以看出她容貌和气质大变,双眉如画,双眼波光粼粼,仿佛汇聚了天地万物的灵气。

她身上的肌肤,白皙得宛若美玉,每时每刻都在洒落生命光雨。

就这么短暂的驻足,方圆数十万里,已是恢复生机勃勃,长出嫩绿叶尖,开出五颜六色的繁花。甚至,出现了河道,地底涌出圣泉。

张若尘道:“始女王好厉害的悟性,看来是已经悟透《不死法咒》,融合了昔日的始祖尸身。可否摘下面纱,让我们看看始祖真容?”

“根据我的推衍,九死异天皇的化尸禁术,应该是从《不死法咒》中悟出,《不死法咒》大概率与《洛书》有密切联系,而《洛书》应该是源自娲皇,是娲皇可以捏泥造人的道法基础。若能将这一切的本源解析出来,帝尘的始祖之路,必可走得更加平稳。”

阿芙雅徐徐摘下面纱,露出不输无月的绝美面容,身上那股只属于精灵一族的精致灵性和只属于始祖的神秘高贵,更是让她多了一股天上彩云般的缥缈气韵,不沾任何烟火气。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我怎么就火了呢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魔道祖师爷 都市圣医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相邻推荐
大家请我当皇帝我在梦里能修炼超维科技纪元洪荒之玄源造化天尊大汉从吹牛开始李逵的逆袭之路战士的礼仪是见面开大在柯学世界上高中太古龙象诀奶爸戏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