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千三百零八章 曹贼,受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各家各户迅速的和自家的女婿搭上了线,然后开始了疯狂的交流,至于说会不会牵连到自己家,算了,都这样了,也不在乎牵连了,还是交流下,让这些百夫长安心一下,也算是露个脸。

“也就这么多事情,不知道子脩大公子有没有告诉你们,总之我们也有错,他们也有错,这事就这样。”卫臻很是简练的将之前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徐元,都这样了,也没啥好隐瞒的。

徐元挠头想了想,本能的还是相信卫臻,虽说卫家的子弟没少拿鼻孔看自己,但这些年也没虐待徐元,多少也是亲戚,信卫臻这是人之本能,不过有一说一,卫臻没乱说,基本都是中立态度。

没办法,曹操虽说过得很过分,但卫家这么多年都一直主动靠拢曹操,就算因为这次的事情产生了别的想法,短时间也不可能消除那种内部惯性,所以卫臻的话,基本没有什么太多的偏向。

顺带一提,徐元真要说和曹昂其实也算是远点的连襟,因为曹昂也娶的是卫家的女儿,只不过人娶的是卫家的嫡女,就跟刘备调侃孙二时说的,咱俩娶的还是人一个张家的女儿,问题是刘备娶的是清河张氏上代的嫡女,而孙二娶的是这一代的庶女,差距挺大的。

不过这种关系就看个人的态度了,刘备、曹昂这种仁厚的君主,可能还会笑着招呼一声妹夫,侄女婿之类的。

“也就是说这事说不清?”徐元走的时候还是反问了一句。

“说不清对错的,但死者为大。”卫臻很无奈的说道。

本来是没有什么死者为大这一说法,可现在有了。

“那行吧,我了解了,我去了不会乱说话,就站个台。”徐元做出了保证,他本身就是因为自己的小老弟太过暴躁,控制不了自己,生怕出事才代替他来的,真要说,这事和他没有直接关系。

与此同时,曹昂这边布置的大会场,召集的曹家将校也来齐了,虽说是开诚布公的谈,但有些事情还是得准备,灭了对方是不可能的,可起码要展现出他们确实是有力量,不是软弱可欺,至于做错的地方,曹昂是有代替自己父亲承认的勇气的。

和曹操、孙策、袁绍这种基本和刘备一个时代,麾下文臣基本都和陈曦掰过手腕,最后被陈曦一个个击败,哪怕嘴上说是已经放弃了,你赢了,可实际上都多少有些不得不妥协的家伙不同。

对于曹昂,甚至是对于袁谭这些元凤年之后才真正成长,认识世界的人来说,陈曦已经是世界规则制定人了。

用仙侠的话来说,曹操、袁绍、孙策都属于和道主争道的人物,哪怕输了,只要还有一些底子,就算是道主放过了他们,这些人也不可能完完全全的伏低做小,成为道主的手下。

可对于这些人的子嗣后代来说,那就无所谓了,人已经天下无敌了,我认同别人的规则那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所以曹昂看待这次的事情,和荀或等人的角度完全不同,有错改错,有事说事就行了,恶了陈子川就想办法补救就是了,没必要硬着头皮上,那和咱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生物了。

别人一枚闲棋,就压得我们动不了了,还非得硬刚,何必呢,他也是自己人啊,顺着规则不好吗?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本着这种思路,在曹昂看来当前面对的问题并不难解,只要这些百夫长,以及少数一两个千夫长没有直接起义,那这事还是能兜住的,至于说这些人在开诚布公的谈了之后,会离开多少,影响多少战斗力,那是后续要考虑的事情,现阶段,先解决问题就是了。

“百夫长们来全了?”曹昂看着自己派去盯着城门口的自家人紧急赶回来,神色沉稳的询问道。

“回大公子,143人一个不少,不过领头的并不是林超那位千夫长,而是一名百夫长,而且来的这些百夫有些好像不是本人。”曹氏的护卫赶紧开口说道,而且多少有些犹豫要不要说对方的名字。

“看你的情况,应该认识对方,说说什么情况。”曹昂看了看自家护卫的情况,有些奇怪的询问道。

曹氏的护卫想了想,将他知道的关于田仲的消息全部告诉曹昂,特别点名,这件事绝对不可能涉及田仲,因为田仲已经五十岁了,黄巾年间的三河骑百夫,当年大乱死了老婆,是个鳏夫,元凤年的时候都四十了,后来娶了一个带娃的寡妇,和各大世家没有任何的联系。

当然这点不重要,重要的是田仲是有指挥能力的,你家的虎豹骑有时候是由这个人指挥的,你很看重的那个弟弟曹真的军团天赋也是这个人开发的,外加这人起码和两位数的百夫长有过命的交情。

简单来说,这人除了出身不好以外,各方面都是个爹,没升任千夫长的原因是年纪大了,也不想升了,但他真的在中下层有威望。

曹昂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对着曹真招呼了两下,然后打发护卫继续去探查,这种情况,对于曹昂而言并不算坏事。

“大兄,什么事?”曹真被曹昂叫来有些奇怪的说道,今天他的营地也有些乱乱的,不过曹真和士卒天天混,倒也没乱起来。

“田百夫你认识吗?”曹昂直奔主题。

曹真点了点头,“仲伯?这个当然认识。”

“他带头过来的,”曹昂言简意赅的说道。

“他早上跟我请假说是有事,结果这是和我一起来参会啊。”曹真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不过随后又严肃了起来,“他在军队很有人望的,我手下都不说百夫长了,军司马都挺服气他的,实际上如果不是年纪大了,而且身上有旧伤,军司马应该是擢拔他的。”

“他有一定的指挥能力?”曹昂慎重了很多,上百个百夫长,在军事指挥结构下,都不如一个能指挥万人的统帅。

“两千人左右应该是可以的,他还教了我不少关于如何使用我的军团天赋。”曹真很是认真的解释道,“我军最近在重组的核心精锐虎豹骑的天赋架构就是他和一些老人提出的建议。”

作为灵帝末期三河五校之中三河骑的百夫长,对于精锐骑兵如何架构,哪怕一开始没有认知,都干了三十年了,真要说不懂才是见鬼了,再加上曹真听人劝,在组建精锐的时候,特意找人参谋过。

相比于将校一拍脑袋确定,或者在战争中升华,曹真这种方式更为人性一些,而且这些老兵综合他们几十年的经验确实是给了曹真一个方向,甚至连后备士卒培养的路数都摸索出来了,就差亲手试试了。

可以说,已经扫入垃圾堆的虎豹骑项目,能被再次完成,这群老兵功不可没,而曹真说这话的意思很明确,这都是功臣,给个面子。

“放心,我这人什么情况,你也明白。”曹昂温和的对着曹真说道,而曹真闻言点了点头,这个兄长那是真的信得过。

等曹真离开之后,曹昂收拾了一下神色,在曹昂看来,能得到曹真如此评价的老兵,必然是他们曹家的骨干,而这种骨干现在都站到他们家对面了,他们老曹家干的事情,还真是混账!

很快又是一个护卫,这个护卫带来的是关于143名百夫的人员组成,这个组成看完之后曹昂对于他们家麾下中下阶层的团结程度产生了怀疑,这是不是有些过于团结了?

正常这种事情,如何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凑到这么多人一起?

不过既成事实就在这里,说这种话也没有什么意义,曹昂吐了口气,只能接受现实,将原本认为的撑死串联三百多,调整为,起码串联了五百多,顿时曹昂庆幸了起来,昨晚但凡升起一丝别的想法,今天就别想着全尸了。

“将这些消息传给荀军师他们吧。”曹昂有些心累的说道,不过他已经接受现实了,最起码从昨晚开始,自己做的选择都是正确选择,接下来只要解释清楚,内部最危险的环节就算是过去了。

荀或等人收到了消息之后皆是陷入了沉默,一群人面面相觑,他们能理解百夫长阶层在面对这件事之后,必然出现的自发性串联,但他们完全无法理解这种串联力度。

143个百夫长有三分之一左右被替换了,而愿意接受这次替换,帮没来的那些百夫长的家伙,基本可以认为是过命的交情。

这么一来,直接可以认为是两百名百夫长铁定参与这件事,而这并不是上限,这些人还有朋友,而且就毛玠的回答,部分军营已经换了战备了,而主动换了战备的军团有四万多,这意味着啥不言而喻。

也就是说,真正涉及此事的人员只有143,但收到消息之后主动投入这件事的百夫长起码得有500,而且这500是真的敢玩命。

“完全无法理解了。”荀攸看着调查数据陷入了沉思,这已经不是仗义每多屠狗辈能说清的了。

“可这就是事实。”陈群叹了口气说道,“没法理解的事情很多,但事实就是如此,没什么好说的。”

荀或沉默,看了看两个小辈,最后还是没说什么,他清楚这里面应该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但到了这一步,说与不说没意义了。

实际上荀或的推测没问题,之所以能搞到这么大,其实是因为一群刚从恒河浪回来的顶级百夫回来了,他们一回来就收到自家小老弟的呼唤,不管是小老弟帮自己加了半年班,还是恒河那边他们这些人抱团的结果,总之帮个忙还是要帮的。

以至于行动起来之后,这群人在这件事上的表现远比荀或等人估计的要仗义太多。

说实话,若是之前调查出来143人,估测串联规模有500+,荀或这些人直接调头回长安,还挣扎啥呢!

不过现在事实摆在这里,他们要跑也没得跑,只能看曹昂的操作了,现在想想曹昂的昨夜真的走了最为正确的一步棋。

“老弟,借我一身装甲。”徐元对着虎卫军的士卒招呼道。

徐元知道虎卫军有备用装甲,而虎卫军的备用装甲一般顶级精锐也穿不了,也就徐元这种人能穿,所以偶尔真遇到硬仗的时候,徐元就去虎卫军那里借一身装甲,大多数时候就打打双天赋就可以了。

等徐元换了一身虎卫军装甲进来之后,曹昂直接沉默了,虎卫军百夫长的岳丈家都被灭门了?我爹是真的厉害了。

“将东西发下去。”所有人入座之后,曹昂让人将东西发下去,毕竟娶了老婆也识字了,起码常见字还是认识的,故而用白话文,这些人还是能看懂的,所以曹昂将所有的事情因果细致的写了一份,然后用油印连夜印了这么多。

这些百夫长收到东西之后也看了起来,然而还没看完就有百夫长直接拍桌子站起来,提剑朝曹昂那边冲,好在被人当场拽住。

“梁和,冷静。”有一部分不涉及此事的百夫替换过来,就是为了避免直接冲突,所以在梁和起身的时候,直接拽住。

“冷静?我老婆昨天回的娘家,曹贼你不得好死!”梁和的身上直接浮现了一抹光辉,然后一道光影操着长剑御神朝着曹昂冲去,他就不是来谈的,他是来杀人的,没对其他百夫动手是明白都是自家兄弟,但曹昂,杀曹昂不亏。

当即会场一片混乱,这种局面有一个动手的就得炸,不过也亏这种事情就一例,否则今天这也就不用谈了,直接开片完事,岳丈家死全家对于女婿来说算不上感同身受,但老婆被人不分青红皂白的砍死,我今天跟你拼了!

拉着梁和的百夫长也不由得一顿,梁和趁机抄起一旁战友的佩剑,整个人带着残影后发先至,和先飞过去的光影同时斩向曹昂。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我怎么就火了呢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都市圣医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魔道祖师爷 校花的贴身高手
相邻推荐
诸天万界聊天群之我是神刺客之王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大唐第一长子少年巫师的烦恼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漫威里的德鲁伊黎明之剑我让世界变异了药植空间有点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