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我来带你们认识一下绞杀的初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让绞杀庆幸的是,那位刚给自己安装义手的义体医生并没有离开诊所……而他也确实掌握了水平相当不错的医术。

他给小雅开了两条静脉通道,一条输血一条输液。现在她的状态肉眼可见的好了起来,至少不再像是之前那样濒危了、甚至意识都已经清醒了过来。

但绞杀并没有因此而直接离开。

他是发自内心的觉得,与人之间的交际实在太过麻烦。尤其是他才刚刚说完“要么一起死,要么一起活”这种令人羞耻的话。

可他能非常清晰的意识到——若是自己就此离开,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所以他就留下了。

就当是一种保险。绞杀如此说服自己。

就目前为止,那位义体医生所做的工作也不过就是把人抢救了回来。小雅被高热的激光切掉了一大截的尾巴,那不仅仅只是需要截肢的问题,她剩余的那一小截尾巴也需要切除。

激光所附带的些许残留的热量仍旧积存在伤口周边,会不断提高体温、周围一片皮肤都在逐渐发红,红色的痕迹在不断蔓延。而那些被烧焦到发出香味的组织也必须剔除——哪怕是作为烤鱼来说,也已是火候烧过了头。这种组织显然不可能起死回生,因此还需要将这部分坏死的血肉全部剔除。这期间就要做好抗感染处理,危险是持续的。

她所需做的手术非常复杂且困难……绞杀必须盯着看。

若是这医生解决不了,他需要立刻把小雅送去其他更正规的医院——比如说安瓿生物医疗驻涌泉岛分公司。

他们的医术永远是这座岛上最好的。

因为不可能存在比安瓿生物医疗的人技术更好的医生——假如真的存在、并且无法招揽,那么安瓿集团的人也会把他们剪除。

他当然不认识安瓿的人,也没有钱。但他们毕竟是代替那位“教父”来的涌泉岛……他们作为天恩集团派遣出来的特工,应该也可以申请一些经费、走一些员工通道什么的。

——绞杀用这样的想法来说服自己留在这里。

但是,光是望向躺在手术台上的小雅、被她微笑地注视着、看着她安静无声的流下欣悦的泪水,绞杀就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浑身奇怪。

就像是在运动过后,穿着不够透气的衣服……热气无法溢出、皮肤无法呼吸。感觉到脸颊都有些发热、一直热到耳根外侧的脸颊,像是发了低烧。但是骨头与皮肉一点都不痛,精神有些莫名的亢奋……

像是喝了很烈的酒。

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不过,似乎也不坏。

“暂时先处理完了。”

义体医生将手上的工作停下:“目前来说,状态暂时不会继续恶化……”

“——暂时?”

绞杀面目狰狞的望过来。

他其实并没有动怒。但他这张脸,仅仅只是皱紧眉头就会像是要吃人一样凶恶。

不过那位义体医生显然见多识广,他平澹的答道:“是的,暂时。

“因为接下来的手术是不可逆的。一般来说要询问家属意见,但小雅并没有家属。

“所以我需要保持她的意识清醒。并在这个情况下问询她本人的意见。”

医生看向断尾的美人鱼小姐,问道:“小雅,事实上来说,你的尾巴很难保住。

“就算你们当时将断尾第一时间拾回来也一样——坏死组织的直径深度接近三厘米。这意味着上下要剔除掉六厘米的血肉,而你能剩下的尾巴长度不会超过十厘米。并且,我怀疑尾骨的嵴髓部分可能也受到了感染……从这个角度来说,需要切除更多一部分尾骨。

“现在我给你三个选择。一个是自尾根往下全部切除,然后全部更换为机械义体。可以是蛇尾、也可以是鱼尾,和你之前的行动模式不会有太大不同。因为要重编神经,之后你也很难再切换成另一种义体了,所以要想好。

“第二个选择,是将切除部位上移。我只能完成第一个步骤的手术,然后需要转交给安瓿生物医疗,给你造出陆生灵亲的两条腿来。这种程度的手术属于灵亲修饰手术,算是大手术了,有相当程度的死亡风险……当然,也可以完全替换成机械义体,这样风险会压低很多。

“第三个选择,就是只切除最小的一部分。还能保留接近十厘米的尾巴长度,然后使用轮椅或是外骨骼的方式来行走。没有任何额外手术,不会有任何风险、花销也最低。之后也随时转换成第一种或是第二种,不过还是要尽快。大概在三个月内进行手术是最好的。”

听完义体医生的话,小雅下意识的看向了绞杀。

“摩诃毗罗先生……”

她小声问道:“您会希望……我怎么选?”

“这要看你自己。”

绞杀沉默了好一会,才严肃的说道:“你要做自己的主人。我不能替你做决定。”

可我就是希望你能替我做决定……

小雅咬了咬嘴唇。

绞杀没有直接给出答桉,她有些失望。

但她还是稍微鼓了一下勇气,转头询问医生:“如果我想要接受第二种可能……那么需要多少钱?死亡风险是多少?”

“这是同一个问题。”

义体医生仍旧戴着他的面罩,一边悠久的呼吸着、一边平静的答道:“给的钱越多,风险就越低。”

“……那如果是我的存款呢?”

“很遗憾,小雅。在不考虑借贷的情况下,那可能连成功率最低的套餐都不太够。不过如果是鱼尾义体的话,大概是刚好够;如果是蛇尾义体的话,还能剩下一半。”

义体医生心不在焉的答道:“毕竟是我这里的存货。我可以按进货价卖给你,手术费也不收了。如果你去其他地方的话,大概只够买一条蛇尾的。而且我保证,也不会有我这里的质量好——甚至有可能是二手翻新货、甚至死人货的黑义体。我可以保证,我这里的绝对都是原封货。”

“那就第三种吧。”

小雅沉默了一会,坚定的答道。

医生有些讶异,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回过头来。

他思索了一下,拉下自己的面罩。他那沉闷的声音也因此而变得清晰。

“我能问一下,你是怎么想的吗?”

“我想要……一双人类的腿。”

小雅又看了一眼绞杀,轻声说道:“一双……足够漂亮的腿。”

“……喔。也是呢。说起来,也不是完全没有听过类似的要求。”

义体医生叹了口气,把面罩再度戴上:“那我就先把你的尾巴切掉吧。

“你要先吃点蛋糕吗?手术之后,可能几天你都吃不下饭。而且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你都不会有吃蛋糕的胃口。”

他说着,看向了桌上那有些摔坏的蛋糕。

那是绞杀刚刚等待到焦急难受时,跑到蛋糕店拿回来的。

蛋糕店的老板已经嗝屁了,所以绞杀也顺理成章的没有付钱。不过这本来就是小雅订的蛋糕,她或许已经交过钱了。这就是属于他们的。

“……手术前可以吃蛋糕吗?”绞杀确认道。

“奶油的部分不太行,但是蛋糕和草莓可以吃一点。她也饿了吧。”

医生叹了口气:“但还是要少吃。我会特别注意,不使用减缓胃动力的药物的。

“毕竟,如果我说完全不能吃的话……那孩子会很伤心的吧?她等了很久了。很久之前,她就想要吃这家店的草莓蛋糕了。

“而你不是说了吗,那家店的老板死了。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味道的蛋糕了吧。

“我不是很称职的医生……而是比较离经叛道的那种。比起‘对患者身体好’的教诲,我是更容易被说服的那种类型。毕竟对很多人来说,健康并不是第一位的。有些东西比健康更重要……更值得重视。

“而且,我觉得能够有人陪她吃蛋糕,这样她的心情会更好。心情好一点的话,也有助于康复。健全而欣悦的心,就是最好的药。”

听到这话,绞杀的童孔微微收缩了一下。随后又再度恢复原状。

绞杀一时之间,有些失神。

……何止是小雅。他心想。

他也同样等待了很久。

等了足足十几年……或者说,等了二十八年。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有人能够愿意坐下来、陪他吃蛋糕。

“——哟,大雄。”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人直接推开:“介意你的蛋糕再分点人吗?”

在此之前绞杀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因此他下意识的绷紧身体、童底亮起了金色的辉光。

但几乎是下一刻,他就听出了那个懒散而澹漠的声音所属的主人。

“……劣者,你刚刚又做什么去了?”

绞杀冷声道,可他紧锁着的眉头却是下意识的微微松开。

尽管和这个男人的关系不算好……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值得信赖、值得交付后背的可靠混蛋。

若是没有劣者,恐怕他已经死了。他的法术力总会耗竭,心灵总会疲惫,但那些无人机却是无穷无尽。

他死了倒是无所谓,但若是他继续抵抗下去、那不断扩增的爆炸威力有可能会蔓延到那诊所,伤到刚刚被他救下来的小雅。

——倒也不是她一定不能受伤什么的、也不是他有多么的关心那女孩。只是他才刚刚舍身将她救下,若是再因此而受伤、死亡、或是把大夫炸死以至于无法得到及时救治,那么他不就白死了吗?

绝不是她对自己有多么重要,仅仅只是绞杀不希望自己生命的价值因此而变得无意义。

正因如此,绞杀内心非常感谢劣者。

但他很快发现,劣者开门之后并没有关上门、而是继续往前走去。

紧跟着走进来的,是绞杀有些眼熟……但不算太熟的人。

那是特别执行部的部长夫妻——群青与翠雀。

【青】与【翠】的最高级执行官,同时也是扶济社的高层。

而群青的另一个身份,是理发师最为值得信赖的友人……同样也是扶济社的两大发起者之一、同等持股、并列第一股东的大人物。没有群青的话,扶济社绝对没有这么容易被洗白上岸。他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行走于幸福岛的上城区。

但是……

他们为什么会在涌泉岛?

按照之前的说法,他们不是去崇光岛了吗?

于是绞杀恭敬的向两人行礼:“群青先生,翠雀女士。”

“你得谢谢我才对,摩诃毗罗。”

劣者耸了耸肩,自顾自的打开蛋糕:“我去给你拉赞助了。

“有他们两人在的话,什么级别的手术、多少钱也都能付得起。”

“确实如此。”

罗素看向躺在床上的美人鱼小姐,对她露出一个温柔而哀怜的浅笑:“如果需要的话,我也可以亲自来为她更换义体。我给翠雀加装的尾巴做神经接驳的时候,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解决了呢。”

绞杀刚刚皱起眉头——因为罗素的年龄,看上去实在太不靠谱。在他的认知中,最优秀的义体医生至少也得四五十岁左右。

太年轻的话,会怀疑经验不够、水平也欠缺;但是太老也不行,太老的话可能会手抖、精力也不够。

但是,那位义体医生却是讶异的看向罗素。

“……您是,罗素先生?”

他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手,热诚的向罗素伸出手来:“小生听过您的名字——我的代号叫做‘酶原’!‘葵百合’是个绝妙的发明!在不占用更多神经源的情况下,将同时处理的接口数量扩增了一倍!”

“那是我和导师共同的结果……”

罗素谦虚道。

“不不不,小生知道萨莉鲁斯女士仅仅只是挂名而已!女士的研究方向并不是提升神经效率与安全性,她老人家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网络安全上。义体仅仅只是女士的兴趣……她更喜欢研究开创性的、不可取代的特殊义体。

“而‘葵百合’作为‘星象家协议’第一批型号的义体,它的思路明显是倾向于市场——或者说倾向于用户的。小生能感受到,那是名为‘秩序’的美!唯有崇光大学的研究者才能发现的美!不管是同部位、跨类型义体的热插拔切换,亦或是插件的集成,以及最关键的降低精神损耗……目前‘葵百合’投产八个月,因为加装‘葵百合’而导致的赛博精神病数目是零!这意味着它的损耗低于任何义手,甚至对原本就处于精神临界的用户,还能降低精神压力——”

代号为“酶原”的义体医生双手握着罗素的手,滔滔不绝的讲述着。他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罗素轻咳一声:“那没什么大不了的。看起来像是奇迹,但其实只是患者安装了一堆互相冲突的协议与插件。那些互相冲突的部分,才是最容易造成精神压力的。星象家协议所能做的,就是整理一下‘意识桌面’、将不需要的屏蔽掉、将需要的统合到自己的框架里。”

“这已经很了不起了,罗素先生……抱歉,我是说——小雅如果能交给您的话,就肯定没问题了!请问您现在于何处高就?”

“还不一定要交给我呢。”

罗素笑眯眯的说道:“毕竟我可是真的不会做灵亲修饰手术。消除灵亲特征与外加灵亲特征本质上是一样的,属于高精尖的生物技术,还是得交给安瓿生物医疗的专业人士。

“至于我在哪里工作……”

“——这位大人的代号叫‘群青’,”一旁的绞杀突然说道,“他就是扶济社的两位开创者之一。”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酶原一锤掌心,若有所悟:“我说他们为什么拉我的时候,会说‘以后你能见到你的偶像’——罗素先生,您就是我的偶像!小生正是为您创作理念之美所折服,才从安瓿集团跳槽到扶济社的!

“请问,您来涌泉岛有什么事吗?小生可以为您引荐许多人——”

“啊,我是来看绞杀先生谈恋爱的。”

罗素笑眯眯的说道:“来看看‘摩诃毗罗’先生的初恋,究竟是怎样的人。然后来为我的手下报销一下医疗费……”

同样,也是来消弭悲剧、完成愿望的。

若是连身边之人的幸福都无法带来,又谈何给这个世界带来希望?

“如果你真的想要一双腿的话,小雅。我会为你找最好的医生。

“——那么,分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一些你最爱的蛋糕,可以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 魔道祖师爷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我怎么就火了呢 都市圣医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相邻推荐
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我明明只想当龙套您完全不按套路制卡是吗我有特殊的单身技巧学姐快住口!这个人偶师不太正常我伪装成了美少女的第二人格完美人生不完美艺人篮球之完美人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