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新的人仙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怎么了?”杨清岚留意到他的脸色。

不管观音是真是假,秉持着‘不做就不会错’的理念,李长昼隐瞒了这件事。

他说:“在学一门叫《神魂不周山》的神通,有点难。”

“泡澡的时候好好放松,别想这些了。”

李长昼笑道:“和你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已经放松了,其他时间必须抓紧,才能和从前一样。”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杨清岚笑了一下,挽起衬衫袖子,伸出雪白的双手,帮李长昼搓揉肩膀。

李长昼满足地叹气:“瞬间来到了天堂。”

“佛祖带走西天,天堂大概也被耶和华带走了。”杨清岚在他轻声说,手指拂过他的胸膛。

李长昼很自然的有了反应。

“药效怎么样?”隔着绿色药液,杨清岚也看不清。

“你和瑶池不行,李浅夏可以。”

“什么我可以?”李浅夏从头顶树枝上跳下来,“和老哥一起洗澡?”

“你进来啊。”李长昼坐在澡盆里笑着对她说。

“姑奶奶我吃葱吃蒜就是不吃姜,激将法对我是没用的。”说完,她视线往盆里探了一下,“脱到什么程度?露屁股没?”

“我站起来?”

“你站!你今天不站,你就跟我姓!”

跟对方姓这种事,两人都是在没把握的时候才说,反正都姓李。

李长昼真想突然站起来,吓她一下,但......

虽然穿了内裤,现在还真不能站起来,杨清岚的小手柔软而略微冰凉,刺激着他的身体与神经。

“你待会儿跟我出去一趟。”他转移话题道。

“去哪儿?”李浅夏瞬移到餐桌边,取了葡萄和座椅,又瞬移回来。

她坐在那儿,看李长昼泡药浴,好像过年凑热闹看村里杀猪一样,时不时吃一枚水灵灵的葡萄。

“意大利,看亚费罗娜那里有什么好东西。”李长昼说完,又抬头问杨清岚,“清岚,你去吗?”

他的嘴唇贴她的脸很近,能闻到她身上清幽的香气。

“你们去吧,我再炼制一炉药液给浅夏,等她回来泡,顺便把丹方改改,完了还要恢复法力,看信仰方面的书。”杨清岚说。

“还要给李二狗这个智障老公洗澡,太辛苦了~”李浅夏站起身,喂杨清岚吃葡萄。

“没办法嘛,”杨清岚吃了一粒葡萄,声音略带含混地笑着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算我倒霉咯。”

“我呢?”李长昼没计较智障老公这个诽谤,而是对自己没吃到葡萄不满。

“啊——”李浅夏喂他。

等他张开嘴,又一边说着“就是不给你,气死你”,一边自己吃了。

“嗯~,好吃,好甜,清岚,再喂你一颗......好吃吧?”

“好吃。”

“我只是泡个澡,你们两个现在就这样欺负我,将来躺在病床,动弹不得,拉屎拉尿吐痰都要人伺候的时候,你们两个不是要造反?”李长昼笑骂道。

“不会造反,最多在你头上拉屎拉尿吐痰,呸。”李浅夏哈哈笑道。

“我就算了,在边上看着浅夏拉屎拉尿吐痰好了。”

“不行不行不行,我是边上有人尿不出来那种。”

“我出去?”

“你们两个!”李长昼气得要起来了。

“吃李长昼不叫我啊。”瑶池从树荫里走出来,微风摆动她的发丝,玻璃一样碎裂的阳光落在她身上,她面带笑意。

“别说的吃唐僧肉一样。”李长昼先回了一句。

“瑶姐,我们正在说我哥老了以后的养老问题,是在他头上拉屎,拉尿,还是吐痰。”

瑶池略显诧异地看了一眼李长昼:“你吃口水我能理解,尿也勉强,但......人仙只是生命层次上的非人,人格上请你好好保持。”

“谣言就是这么来的。”李长昼叹气。

靠在浴盆里,头发被热气略微打湿,嘴角带笑的说话,他眉目间有一种风流。

三人都笑起来。

“咦?”李长昼忽然曲指一弹,将一滴水珠弹到空中,水珠扩散成镜面,镜面中出现画面。

有人渡劫。

“是特战局的?”李浅夏一边问,一边喂李长昼葡萄。

“不是。”瑶池说。

画面中,渡劫者是一名外国人,具体是德国人,还是英国人,亦或者是法国人、波兰人,这对四人来说太难,而且也不重要。

最近渡劫的人越来越少,那些只能渡二等人劫的玩家,不再被人仙诱惑,沉下心来,尽可能地提升自己。

各个势力也在推导,争取做最充分的准备,毕竟这个阶段能渡劫的玩家都是宝贝,死一个都是巨大的损失。

所以说,现在敢渡劫的,基本都有两把刷子。

就算这样,李长昼也不会关注每一场战斗,之所以会留意这场,是因为,对方可能成功!

黑雾已经被磨灭,这名渡劫者面色恐慌,显然,就算有了充分的准备,依然没有办法完全免疫「情绪掌控」——这个「情绪掌控」还是“二等天劫·李长昼”施展的。

人劫李长昼此时陷入被围攻的状态,他脚底下的影子,一团黑影忽然立了起来,将他包裹。

彭!

黑影撕裂,又露出人劫。

人劫嘴角溢出鲜血,显然撕裂自己的影子,也会对他造成伤害。

碎裂的影子,黑色塑料袋一样散落四方,又流水一样重新汇聚在人劫脚底。

轰隆!十八层地狱降临,三条锁链哗啦而下,声音阴沉,带着阴风,无比压抑。

眼看锁链就要拿住渡劫者,渡劫者转身一跳,竟然跳进了自己的影子里,让来自地狱的锁链拿了一个空!

与此同时,人劫脚底的影子再次起身。

人劫看也不看,抬手一拳,将影子击碎。

“噗!”人劫再次吐出一口血。

“老哥要输了!”李浅夏幸灾乐祸。

十八层地狱吞吐黑烟,黑烟瀑布一样冲刷而下,将人劫淹没。

影子消失。

人劫带着滚滚黑烟前行,左右环顾,十八层地狱在天空护驾,像是黑暗的君王。

“这名玩家的能力是可以在影子里行走?”杨清岚问。

“嗯。”李长昼懒洋洋地躺在热水里,对人劫处于下风这件事并不在意。

别说,泡着热水,身边环绕两名大美女(李浅夏是妹妹,不算),吃着妹妹喂的葡萄,看着电影,真是一种享受。

小半座城市的影子,全都化为长枪,暴雨似的射向黑烟。

一轮接一轮,就像影子这东西一样,源源不断,生生不息,人劫都不得不使出「传送」躲避。

黑烟被戳散,十八层地狱因为能力不足而隐去,只留下人劫,以及满地的影子碎片。

哗啦!

所有碎片都往人劫身上聚拢,先是踩住他的影子,然后裹住他的双腿,接着逐渐将他掩埋。

人劫身后的一片影子里,渡劫者缓缓探出脑袋。

他大口喘着气,却一脸狂喜。

成功了,成功了!

人仙,人仙!

人劫背部的影子似乎也激动起来,浪花似的扬起,如同帽子一样扣向人劫的脑袋。

同时,人劫胸膛的影子,也不甘示弱地快速上爬。

双方即将合拢,彻底将人劫吞并。

只剩一双眼睛在外面的人劫,扭过头,看见了渡劫者。

砰!

没有丝毫征兆,渡劫者的脑袋炸开,简单得就像一颗夏天的爆炸瓜。

影子无力地衰退,人劫全身都是血淋淋的窟窿,影子上依然残留着还没软化的影针。

“热视线是【神体】的能力,二等人劫不能使用,哥,你这又是什么?”

“我想想——元神慧剑、灵魂湮灭、移魂大法、灵魂大漩涡、抽魂吸魄、茅山赶尸通灵术、地狱雷经,不对,地狱雷经是人仙级的,不能用,还有......”

“你别说了,这人太可怜了。”李浅夏同情着吃了一枚葡萄。

“传送直接送到他脑子里?”瑶池问。

“嗯。这个影子技能谁要?”

“给清岚吧,”李浅夏吐着葡萄皮说,“她不是有一个「影猫」吗?再有了这个技能,说不定能将影子变成各种各样的野兽,发动兽群。”

杨清岚有些惊讶地看向李浅夏:“你竟然能想到这么好的创意。”

“我只是不动脑子,不代表我没脑子好不好。”李浅夏白了她一眼,“不过这些人渡劫没什么意思,我期待特战局拿着「九天雷液」找二等老哥麻烦。”

二等老哥就是二等人劫,以此类推,还有三等老哥、特等老哥(至仙人劫)。

李长昼将「影之操控者」技能复制到杨清岚的身份卡上,取代了「影猫」。

「影之操控者」下降了一个技能等级,从A+级,变成了A级,失去了潜入影子的能力,可以说是很大的削弱。

“「影之操控者」应该是这个人的技能,不是本能。”瑶池猜测。

有A+级作为本能,又能在这个时间有实力渡劫,出身一般都达到‘高贵’,而渡二等人劫的玩家,只有中等的出身,所以她才会说是技能。

但到底是本能,还是技能,只有渡劫者自己,以及身后的势力知道了,黑雾只会复制,没办法偷取情报。

看完这场渡劫,药液也被吸收干净,水变得清澈。

李浅夏和瑶池还死活不肯走,非要看李长昼出来。

“欣赏出浴不是男人的权利和变态之处吗?你们凑什么热闹?”李长昼强烈抗议。

“我们不一样,”瑶池把玩着胸前一缕白发,津津有味地地等着李长昼出来,“我们是新一代色女。”

这种话题,如果是男女之间交流,只会越说越暧昧,李长昼看向杨清岚,希望她能出手。

“男女之间就该大大方方,想做就做,女人也有需求,不需要扭捏。”杨清岚好像在说其他什么事。

在为自己床上的大胆辩解?

“我想起来啊,不想听这些!”李长昼绝望。

“你们自己不走的啊!”

李长昼起身。

三人目不转睛,随即,有两个人害羞了。

李长昼双手撑在浴桶边缘起身时,展现出一种强有力的感觉,就好像马上要压到她们身上,令她们心慌,身体深处流出了一股热乎乎的东西。

因为感觉有点下流,李浅夏最终还是移开了视线。

唉,其实如果杨清岚、瑶池不在,她根本不在意老哥的穿内裤样子,以前在老家的时候,也不是没看过。

别说李长昼穿内裤的样子,她穿内裤的样子都被李长昼看过。

等李长昼穿好衣服,兄妹俩离开蜜罐世界,出现在沿河路的院子里。

“等等!你先等等!我让你出来再出来!”李浅夏一边往门外跑,一边手指着李长昼,不准他动。

“没时间跟你玩躲猫猫。”

“谁跟你玩躲猫猫,不准动!”

好吧,李长昼不动。

【你现在的修炼方式,完全是湖涂账,有什么练什么。】观音的声音又传来。

【你闭嘴】

【你还不相信我是观音?】

【口说无凭,拿出一点可以让我相信你的证据来】

【怎么证明?就算我说了我曾经的经历,你也没办法验证那是真的,这个多说无益,回到你的修炼上来——你已经是人仙了,思考过观想法的本质是什么吗?有没有想过观想黑雾?】

观想黑雾?

阴阳双蛇、大鹏巨鲲、西王母、浊九阴等等,这些都是真实存在过的神兽或人物,在「香叶冠」里,甚至还有各种菩萨观。

没有观想活菩萨的,但有观想死掉菩萨的。

理论上,只要足够强大,都能作为观想的对象,获取对方的一部分力量——甚至可以观想李长昼,但李长昼还活着,观想他,等于把生死交到他手里。

【以你对黑雾的了解,随时可以观想成功

【而且我看黑雾的能力,如果能吞噬混沌阳蛇、巨鲲,依然能保留两者的能力,不会降低杨清岚和你妹妹的修炼速度

【还有,散掉现在的法力,改变自己的气息,或许能摆脱古神,值得一试】

李长昼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被这个观音诱惑了。

【还有你的肉身......】

背包里的「雪山水壶」被取走,又被放回去,李长昼不想听观音继续说下去,害怕自己真的动心。

他拉开院子大门,看见一辆白色的汽车停在门口。

都~都~

汽车响了两声喇叭,副驾驶的车窗缓缓打开,青春亮丽的李浅夏坐在驾驶座上。

“帅哥,上车。”她勾了勾手指。

李长昼搓开视线,笑了一下,关上大门,打开副驾驶的门。

李浅夏换了一身衣服,马尾、长款的帅气黑色卫衣,下身......

李长昼盯着她的下身。

李浅夏撩起卫衣下摆,露出牛仔短裤:“穿了。”

李长昼这才满意地坐进副驾驶。

“怎么样?”李浅夏左手放在方向盘上,右肘搁在扶手上,侧着身看他,洋洋得意地问。

“是你怎么样,还是车怎么样?”李长昼下意识系好安全带。

“本来是想问车,但你都这样说了,你先说说看我怎么样吧。”

“漂亮、美丽、可爱、身材辣、大腿白、屁股翘,魔鬼一样的身材。”

“......明明是真的,但你说出来好假哦。”

李长昼摸摸车的内饰,又看看后排。

车是双门,但有四个座,后座很窄,有腿的基本都坐不进去——除非把前排往前推。

“瑶姐说那里是给宠物和包的——哦,对了,你应该坐后面。”李浅夏和哥哥一起看后排,两人头贴在一起,能感受到温热的头皮。

李长昼收回脑袋,手啪的一下,拍在她看起来没穿裤子的大腿上:“出发。”

李浅夏低头看自己的腿。

“手感怎么样?”

“猪肉的手感。”李长昼捏了捏。

李浅夏沉默不语。

“这什么车?”李长昼问。

“宾利。”

“多少钱?”

“瑶姐也不知道,几百万吧。”

“有钱。”啪的一声,李长昼又在李浅夏的大腿上‘使劲’拍了一下,声音清脆悦耳。

“李长昼,你别过分啊,我只说你是宠物,都没明确说你是狗,你要摸就摸,别打。”

“神经病你!”

这么一说,哪个哥哥还能继续把手放在上面,李长昼只好拿开。

“等等!”李浅夏又把他的手拿回去,放在自己光熘熘的美腿上,她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

“就凭这个想威胁我?”李长昼不屑一笑,“我只有200块,你要全给你。”

“谁要你的钱?我发朋友圈。”

李浅夏在朋友圈发了这张,还有方向盘的图,配文是:为了开宾利。

李长昼都不得不佩服:“你不怕你朋友说什么?”

“真有这回事才怕说。”李浅夏丝毫不介意,打转向灯、挂挡、起步,“去哪儿?”

“意大利,那不勒斯。”

“等等,我导航一下,”她又把车停下,在中控台上操作了几下,然后抬起头,问,“哥,开车去那不勒斯要多久?”

“你应该问——开车能不能到那不勒斯。”

“......不行!必须让我开一会儿嘛,哥~~!”

“你开!”李长昼很宠她,

毕竟,自己家的车他还是第一次坐,他也很有兴趣。

等开了两条街,李浅夏满足了,让李长昼使用「传送」。

就在这时。

天变地异。

巨大的气流席卷天地,无穷无尽的气机涌向某处。

气息冲云霄,新的人仙!

“这个气息是——”李浅夏转头看向哥哥。

李长昼点头,笑道:“看来不能去见她了。”

“真是亚费罗娜?”李浅夏瞪圆眼睛,又好奇道,“为什么不去?不是正好祝贺她吗?”

“这个关键时刻,我不能亲自登门,必须让她来见我。”

“哦,”李浅夏恍然,“下马威?让她知道,就算成了人仙,一日是情妇,终身只能是情妇。”

“......是手下。”

远在意大利的亚费罗娜,在二十名百米大魔神的簇拥下,以毁天灭地的威势,压迫着整个欧洲。

她只觉得自己只要轻轻一掌,就能将意大利震碎,二十大魔神同时发力,更是能将欧洲大陆撕裂。

正失神,她脑海里响起熟悉的声音——

【来月球见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魔道祖师爷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校花的贴身高手 都市圣医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我怎么就火了呢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相邻推荐
异维度游戏凡人修仙传之翻倍之能七个舅舅奶大的粉团子,拽翻天福宝三岁半,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火力为王烛龙以左我的救世游戏成真了时空穿梭之无尽的副本世界百世飞升精灵入侵:我直播科普宝可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