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6、劫气消退,万事俱备,主动在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除夕夜,大唐各地上空绽放五彩绚丽的烟火,万家灯火不熄。

大唐,长安,真正的不夜城。

普天同庆,万民同庆,共度佳节。

陈府。

陈江流、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张三等一众坐在圆桌,觥筹交错,惬意闲聊。

陈江流几个兄弟姐妹在夜色中捡拾鞭炮,与几个国公府的小孩嬉戏玩闹。

这是属于人族的繁荣!

长安城外,密林高山。

有一妖王,名为狻猊,擅长雷法之道。

妖王洞内,张灯结彩,狻猊召集了手下一众小妖,面带喜色,“今夜是人族的春节,大家伙忙活了一年,咱们也热闹热闹,敞开了喝,敞开了吃,来年继续努力,争取把咱们生意做大做强,创立辉煌!”

“大王威武,大王威武!”底下一众小妖,边吃边聊,是妖族无疑,但身上的习性,却跟人族愈发相近。

而就在这时,妖王洞外,响起呼声。

“李兄,李兄。”

狻猊出了妖王洞,见着是合作紧密的赵兄。

“赵兄,今夜除夕,不在家里陪美娇娘,怎有空来了小弟洞府?”

“哈哈,过年了,这不是怕李兄没采买够东西,小弟专程送来一些。”

赵安拍了拍手,便见着几个长工抬出了礼物,有三牲吃食,有布绸锦缎,有甜点果子瓜子。

“今年收益不错,待明年还希望能与李兄多多合作。”赵安笑着说道。

“哈哈,赵兄有心了,小弟不敢辜负兄长美意,便收下了。”狻猊让手下小妖将礼物抬进了洞里。

“天寒地冻,赵兄远来,进洞喝两杯,吃点菜,暖和暖和。”狻猊妖王盛情邀请道。

“哈哈,那小弟便却之不恭了,李兄,请!”

“请!”

妖王洞内。

狻猊与赵安同坐高台,底下小妖与长工坐在一席,边吃边聊,无丝毫嫌隙,勾肩搭背倒是像多年的老友一般。

人妖关系,是和睦的。

修士修行,无外乎财侣法地,侣是同修、道友,法便是功法,地洞天福地,而财,便是财富!

修士的财富与普通人不一样,大概是仙精粹那般的灵物。

人族,妖族,合伙做生意,对双方都是两利的,人妖都是可以获利。

妖赚取黄白之物,有何用?

黄白之物,在长安或许无用,但在安平却是大有用处!

多年前魏叔玉颁布了法令,万灵求同存异,宣布金银与仙之精粹挂钩,三界修士(包括妖修)可用黄金、白银从安平州换取修行所需之物!

安平州执法队,督察大唐全境,众妖自不敢杀人越货作乱,想要赚钱,只能跟人族合作生意!

一来二去,人妖关系便熟络了,狻猊只是跟人族做生意的众妖王之一!

魏叔玉,之所以敢用黄金、白银跟妖族做生意,实乃人族工匠发现了一工艺,从黄金白银中可提取出精金,配合人道气运浇灌,可淬炼出珍贵灵粹!

安平州,一百五十余万天策军、五十余万不良人要修行要资源,需开源节流!

安平州百分之八十的资源,是天策军修士学成后,散落四大部洲输送回安平,另外的百分之二十,便是与众散修修士交易赚取!

安平州,表面是人族重镇城池,内部则是隐隐成了南瞻部洲最大的修士坊市交易中心!

……

除夕夜过,第二日天还未亮。

陈江流便领着徒弟、小弟去亲朋好友那拜年,最后去了金山寺,拜见老方丈。

老方丈脸上的皱纹更多了,显得更老了,长时间的吃素,使得老方丈身体并不太好。

老方丈是一个纯粹的佛家弟子,悉心教导弟子,谆谆教诲…孜孜不倦。

年后。

老方丈圆寂了,魂魄入了幽冥,并未见佛门金身罗汉前来接引前往极乐世界。

陈江流以金蝉佛祖诏令,欲牵引老方丈前来往极乐世界成佛,却被老方丈拒绝了。

“江流儿,方丈知道你孝顺,但不必牵引方丈去极乐了,转世入轮回,重修一世,体验世间百态,挺好的。”

“江流儿,你要记住,方丈的修的不是佛,而是心,一直是心,佛不过是一种外在体现,真正的是向内寻求自我,修行本心……”

“江流儿,回去吧,回去吧。”

方丈,是陈江流路上引路人,教会了陈江流许多东西……

那一日,陈江流未哭泣,面色失神落魄的送别了方丈最后一程。

回到家中,陈江流捂头大睡,足足睡了三日三夜。

接下来一月生活,平澹,朴素,吃喝嫖赌……

莺飞草长四月天,陈江流去到了长安城外选了两亩地,建造了一间寺庙,寺名:“修心!”

修心寺藏经阁里放着大乘佛法,陈江流未主动传道,有同门愿意来交流佛法,陈江流便让他们随意观览藏经阁,看到大乘佛法就是有缘,看不到就是无缘!

药师佛喜普大奔,不管怎么说,金蝉子总归是开始传播大乘佛法了。

药师相信,只要有人看到大乘佛法,必定会被其中精髓吸引,然后转化成佛门的虔信徒,就宛若滚雪球一般!

药师佛带着欣喜,回了须弥山复命。

就待药师佛刚离去,修心寺里就探出了一个头,陈江流勐松了一口气,“狗比药师佛,终于走了!”

当天午时,陈江流便从长安出发去安平州!

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几个没闲着,去泾河水府一点一点搜集证据,又下到幽冥前往阴山背后,寻找泾河龙王!

阴山之后,太大了,寻找冤魂,有些困难!

长安城,安平城之间形成了一条繁荣的丝带路,丝带路上有五湖四海的人,甚至能见到女儿国、朱紫国那边的商人,还有妖,还有散修聚集。

安平城,一座不亚于长安的雄伟大城,屹立于大唐西北!

护国公府。

“叔,侄取经回来了。”陈江流人还未到,声音便先到了。

护国公府大院,种植着花花草草,绿树成荫,安静祥和。

魏叔玉牵着武媚娘的手,坐在温暖的日光下,享受着柔和温暖。

武媚娘,小腹微微隆起,倚靠在魏叔玉肩上,怀胎十余年了,孩儿却还未有降生的征兆。

当年的哪吒,不过三年零八个月,饶是上古的伏羲天皇也不过怀胎九年零五个月!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李靖:“哪吒,你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吗?”

魏叔玉很想说,这十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十几年!

武媚娘怀有身孕,不能行房事……跟无当圣母、云霄的关系顶多是牵个手不挨打那种……

走后门?走什么后门?

还好,还有西梁女皇周琳!

遗憾的是,三年前,西梁女皇周琳也怀有身孕了,魏叔玉彻底成了孤家寡人!

什么?走后门?走什么后门?

一天天尽是龌龊猥琐的想法!

直至某日,魏叔玉:“真香!”

人之常情罢了,魏叔玉修人皇道,修阴阳道,修战之大道,讲究顺其自然,从不压抑人族本性。

人,难免是俗气的。

魏叔玉也不能逃脱俗气。

护国公府,庭院内,魏叔玉轻揽着武媚娘坐在摇篮椅上。

武媚娘小腹虽隆起,孕育了生命,但身材却是未丝毫变形的,小腹丝滑,无一丝赘肉,轻轻抚摸,温润如玉,能够感知到有微弱的生命在嬉戏玩闹!

魏叔玉正在干一件大事,古往今来的头等大事,胎教!

然后就听到了违和的声音,“叔,侄回来了,你在吗?”

陈江流自来熟,大摇大摆走进了国公府,正好瞧着叔正在腻歪,“咳咳!”

“那啥,叔新年好,婶婶新年好。”

“新年好。”魏叔玉面露微微轻笑。

“叔,这安平州变化好大,侄先去坊市逛一圈,待会再过来。”陈江流自然是非常有眼色劲的,说完就朝外躲。

魏叔玉一把抓住了陈江流的领子,“得了,得了,别脱裤子放屁了,去书房说吧。”

“嘿嘿,是叔!”

书房。

魏叔玉静坐在沉香木打造的木椅上,沉香味道澹澹,宁静安神,思绪转的更快。

“叔,你这是什么茶啊?好香啊,侄泡了啊?”

陈江流来魏叔玉这,就好像回到家一样,不知道什么叫客气。

“泡吧!”魏叔玉刚说完就后悔了。

只见陈江流攥了一把茶叶放到了茶水杯里,倒上了温水,等茶叶香味完全散发出来。

吱吱!

魏叔玉握紧了双拳,恨不得给陈江流鼻子上邦邦两拳!

这些茶,可是通天教主送的,通天教主又说这是从道祖那顺来的!

这可是道祖的茶,一片叶子,魏叔玉能反复喝半个月,陈江流这熊孩子,一次喝一大把?

岂能忍乎?

“莫生气,平心静气,人族共主,当有人族共主的气魄!”

“叔,您喝茶。”

陈江流恭敬的奉茶,魏叔玉轻轻品茗,让茶香在舌尖绽放。

咕都咕都!

陈江流牛饮一般……

“忍!”

喝完了茶,便开始聊起了正事。

“叔,时机差不多了,啥时候起事啊?”陈江流认真的问道。

“不急,你也感知到了,天地间的劫气在缓缓消散,待劫气完全消失,天地恢复清明那一刻,诸天仙圣皆是明悟是我在背后谋划!”

“起事主动权,在他们,而不在我!”魏叔玉放下了茶杯,缓缓开口道。

“懂了!”

“叔,起事让俺打先锋?俺看那群假仁假义的秃驴不爽,很久了。”陈江流主动请缨道。

“不用!”

魏叔玉考虑了许久,摇头。

以前,魏叔玉或许考虑过让陈江流作打响起事的第一枪,但现在放弃了这个想法。

陈江流如今在佛门地位崇高,号金蝉佛祖,可当做一根深深的钉子,扎进佛门当中!

魔道卷土快要重来了,接下来一劫,金蝉子或许可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当然,想要发挥钉子作用,还需在天地清明之前,斩断与陈江流以往的联系,仅仅两人联系,上清圣人出手,再加之魏叔玉有崆峒印,可以做到!

关系网络越是庞大,越是复杂,想要斩断,想要不留痕迹,便愈发困难!

所以,就算魏叔玉有崆峒印可以屏蔽天机,等到天地恢复清明后,三界洪荒所有的线索浮出水面,一同指向安平,指向魏叔玉,也瞒不过圣人!

“叔,那侄儿该怎么做?”陈江流求教。

魏叔玉摊开了一张白纸,随手碾墨,拿出一根狼锋毛笔,在白纸上书写。

陈江流看着字,小声念道:“隐蔽精干,长期潜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

“叔,侄又懂了!”

“懂了便好!”

魏叔玉手掌轰然升起一簇火苗,将白纸焚烧一炬。

“叔,再说个事,先前回来的时候路过通天河,那只老鳖有点不寻常。”陈江流当时发现了那只老鳖异常,疑惑深深埋在心底,今日见到魏叔,才说出口。

魏叔玉点头,“那只老鳖,确实异常,其中牵扯太过深广,涉及到魔修,此事日后你便知晓。”

“噢……”

“叔,那在求你个事,侄想见大老婆,二老婆,三老婆,四老婆……”陈江流笑呵呵的搓着手。

“嗯,正好,叔也有事要上金鳌岛,便一块去吧。”

魏叔玉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朝书房外走去。

陈江流见着是叔视野盲区,便手忙脚乱的偷起茶叶,往怀里揣……

魏叔玉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心底生出不好的预感,勐地回头,正看到陈江流作奸犯科!

“那啥…那啥叔,侄就拿一点,给老婆们尝尝,还有俺那几个徒儿,山野村夫,穷惯了,从来见过这么好的东西……”陈江流一脸尴尬,小声道。

“撒手!”

“给叔放下那茶叶!”

然后…书房内传出了比杀猪还惨的叫声。

“啊!啊!疼!疼!”

“叔,别打脸,别打脸,要去见媳妇的!”

“叔,侄错了,错了,真的错了。”

“别打脸,别打脸……”

……

金鳌岛,碧游宫大殿。

通天教主与魏叔玉相向而坐,煮茶论道。

“准备好了?”

“已准备差不多了,这一次,叔玉将主动权交了出去,何时起事,看天意吧。”

“嗯,届时需要本座做什么?”

“世事无法预料,若让叔玉现在说的话,上清圣人便先当个旁观者便好。”

“若叔玉败了,再请上清圣人出手!”

“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我怎么就火了呢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魔道祖师爷 都市圣医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相邻推荐
美剧特工的日常生活神话版大唐大唐说书人:揭秘玄武门,李二懵了我在大唐开医馆大唐便利店大唐神级皇子,开局李二遇刺大唐称王可爱过敏原魔道祖师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