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幻姬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百年时间,足够凤麟洲人弄清楚道门的九品体系了。

对于外人来说,低品道士一般统称“道长”,四品称“法师”,三品称“高功法师”,简称“高功”,二品称“真人”,一品称“大真人”。只有道门自己人才会互相称呼职务,更显亲近,就好像不是谁都能称呼天师为老爷子一样。

一开始的时候,这领头的称呼“诸位法师”,更多是客气话,就像平民百姓随便见了个武官就高呼“将军”一样,实际上能被尊称为“将军”的武官怎么也得是总兵官一级,基本不会跟百姓有什么接触。

同理,他们见到道士就尊称“法师”,也就是奉承一下,可万万没想到,来人不仅是货真价实的法师,还是一位高功法师。

这个领头的差点没跪下来一个土下座。

齐玄素制止了此人的大礼:“我们道门不讲究跪拜那一套,你叫什么名字?你们是阵屋的人吗?”

“回高功的话,小人名叫木下新右卫门,负责给阵屋运‎​​‎​‏‎‏​‎‏​‏‏‏送矿石。”领头之人的回答十分谦卑。

齐玄素道:“听你这个名字,你是武士?”

“什么都瞒不过高功。”木下新右卫门赶忙说道,“我曾经给藩主大人做过足轻,所以被藩主大人赐姓木下,后来因为受伤,便被派到这边运送矿石。”

齐玄素点了点头,并不奇怪。

虽然凤麟洲的平民百姓没有姓氏,但也有上升途径,那就是跟随大名打仗,只要立下功劳,就可以被主家赐姓成为一个最低级的武士,也就是编外的武士,类似于道门赐下的同道士出身。而上级武士则都是世袭武士,一般是地方上的豪族。

齐玄素开门见山道:“我要见你们的旗本大人,带路吧。”

木下新右卫门张了张嘴,想要拒绝,可又没有这个胆量,最终只能选择答应下来,领着齐玄素一行人前往阵屋。

到了寨子里面,到处都是来往忙碌的做工之人,有男有女。

这让齐玄素有些惊讶,道门讲究平等不奇怪,必须男女搭配,甚至到了魔怔的地步。可在相对落后的凤麟洲,这就十分少见了。

在这里,女人和男人一样干活,运送矿石,踩风箱,也不像那些凤麟洲女人一样畏畏缩缩、低眉顺眼,反而是有说有笑,就是与男人有些冲突,也不示弱,显然地位并不低。

就如同道门的女人们同样会上战场一样。

尊严和地位不是靠别人施舍来的,也不是嘴上叫出来,必然是以实际行动换取来的,也必然是要适应当下环境的。

由此延伸出一个问题,若是有人能回到过去,把道门的这一套也搬了过去,去跟古人说,不要种田了,种田没出息,要搞好商贸,要出海,要平等,要用火药不用骑兵,要共商议事,要弃用儒门,要开启民智,要废黜皇帝,哪个朝廷这么搞了,而不是史书里写的那些应该干的事情,国灭身亡指日可待。这就是典型的不适应当下环境。

陆玉婷身为道门女子,一路看来,不由赞叹道:“这里有一种万物竞发、勃勃生机的感觉。”

韩永丰道:“要我说,还是人手不够的问题,要是人手够了,怎么会让女人在作坊干活?”

陆玉婷不乐意了:“女人凭什么不能在作坊中干活,你瞧不起女人?”

韩永丰摆手道:“没有瞧不起的意思,只是陈述一个事实,男人的力气比女人大,用男人比用女人顺手,有男人肯定先用男人。你不要说道门的女人如何如何,不是所有女人都能像你们一样通过修为抹平男女之间的先天差异。”

齐玄素没有参与争论,他只是思考一些事情。

从冶炼技术,到眼前的这一幕,这让他联想到一点,凤麟洲的部分人似乎在有意模仿道门,道门是摸着石头过河,他们便跟在道门后面摸着道门过河。

道门统治凤麟洲,让凤麟洲处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可道门也的确给凤麟洲带来了一定的发展和进步,就像一只狼,它只是狼崽的时候,自然随便拿捏,长大‎​​‎​‏‎‏​‎‏​‏‏‏之后,仍旧可以拿捏,却没那么容易了,到底是福是祸,还很难说。

就在陆玉婷和韩永丰争论某个宏大命题的时候,位于寨子正中位置的一座宅子中走出两个人,头戴天盖,脖子上裹着袈裟和头陀袋,手上戴着手甲,下半身穿着脚绊,脚上穿着草鞋,手中拿着尺八。

所谓天盖,类似于桶状或者锅状的筐子,将这种筐子倒扣在脑袋上,再开些缝隙用于视物,就是头戴天盖了。尺八则是类似于箫的管状乐器。

李命山轻声道:“是虚无僧。”

齐玄素问道:“什么是虚无僧?”

李命山解释道:“是凤麟洲佛门的普化宗僧人,又名虚妄僧,不剃度,不住寺院,可以佩戴怀剑和太刀,吹着乐器行走四方。凤麟洲佛门就与朝廷、相府有着理不清的各种联系,而普化宗更是被授予了诸多的特权,能进入普化宗成为虚无僧的人首先就被限定为武士出身,一般的町民是无法出家为僧的。除此之外,普化宗的虚无僧们还被授予了可以自由周游各国的特权,所以许多密探也会打扮成虚无僧的样子游走四方。其总本山位于平京的明暗寺。”

“好家伙。”韩永丰忍不住道,“这凤麟洲佛门真是离谱他娘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可以吃荤,可以娶妻生子,现在连剃度都省了,真不知道所谓的遁入空门到底空在何处。”

道门不谈空,只说玄,所以道门领袖被称为玄圣。佛门才是谈空,所以佛门领袖被称为空王。不过韩永丰倒是没提佩刀的事情,毕竟道士背剑也是一件十分寻常的事情。

与此同时,这两名虚无僧也看到了齐玄素等人,下意识地按住腰间佩刀的刀柄。

不过两人也许是看出了齐玄素的强大,只是戒备忌惮,却没有贸然出手的意思。

齐玄素看着两人,有些犹豫,要不要将此人拿下。

如果这两名僧人是效忠相府的虚无僧,那么见到道门的道士不会如此紧张。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就在此时,一个女子声音响起:“来的都是客人,请不要冲突。”

同样是一口流利的中原官话。

齐玄素循声望去,从那栋宅子中又走出一个女人,披着羽织,衣着完全是男子打扮,腰间佩戴名为“殿中差”的短刀,手持类似折扇的中启。不过发髻和妆容又是女子打扮,两鬓垂髻,额前是整齐的刘海,仿佛一刀切出,脑后盘发,额头位置佩戴束发用的栉。

木下新右卫门赶忙过去,向这女子禀报道:“幻姬大人,这是道门的齐高功。”

女子听到“高功”二字,眼皮微微一跳,再次仔细打量着齐玄素:“如此年轻的高功法师,真是少见。”

齐玄素问道:“阁下就是本地阵屋的旗本吗?”

“是我,高功叫我幻姬就好了。”女子如此说道。

在凤麟洲,第一位获得中原朝廷认可册封的国王就是个女子,所以女子旗本并不是一件十分稀奇的事情。

齐玄素道:“看在幻姬旗本的面子上‎​​‎​‏‎‏​‎‏​‏‏‏,我可以放他们离去。”

说罢,齐玄素对两名虚无僧挥了挥袖子:“不管你们能否听懂,半炷香后,如果你们还出现在我的面前,那么我不保证你们能否活着离开出云国。”

两名虚无僧略微犹豫之后,迅速离去。

自始至终,他们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齐玄素再度望向幻姬:“幻姬旗本,我们中原讲究礼尚往来,我给你面子,放过了这两个行踪可疑的虚无僧,你也一定会给我面子,对不对?”

幻姬只是沉默了片刻时间,随即笑道:“这是自然,幻姬恭迎道门的高功法师,请。”

齐玄素一行人跟随幻姬来到她的宅子中,里面并不华美,相反还十分朴素,更重要的是竟然有桌椅。

各自落座之后,幻姬环视众人,说道:“万万没有想到,我这个小小的阵屋,竟然会迎来一位高功法师和四位法师,还是这样年轻的高功,日后有望成为执掌道门的大人物,真是蓬荜生辉。”

齐玄素道:“看来幻姬旗本很熟悉道门,仅凭我们的衣着服饰,就能大概判断我们的道士品级。”

幻姬笑了笑:“我的丈夫是一个西洋商人,我曾跟随他周游列国各地,可不是凤麟洲的这些令制国,而是西洋诸国、新大陆、婆罗洲、婆娑洲,以及大玄朝廷的岭南、齐州、江州、辽东等地。在这些地方,要么跟圣廷打交道,要么跟道门打交道,要么就是同时跟圣廷和道门打交道,就是想不熟悉,也很难。”

齐玄素问道:“怎么不见你的丈夫?”

幻姬露出悲伤的表情:“他死了。”

齐玄素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抱歉,请节哀。”

幻姬观察着齐玄素的表情,忽然笑道:“是我杀的。他在海上沾染了太多的恶习,说是商人,更像是残暴的海盗,我无法忍受他的暴虐,趁着他酒醉,刺穿他的心脏,拿走他的财宝,然后返回凤麟洲,用金子贿赂本地的藩主,得到了旗本的身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都市圣医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校花的贴身高手 我怎么就火了呢 魔道祖师爷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相邻推荐
黄金召唤师武夫忍界:从木叶开始的虫姬问剑玄门问道我的武功太神奇,能自动修炼末世:人类最后的避难所我能升级避难所全球废土:我开箱出了顶级避难所寸芒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