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我的青梅竹马就不是什么好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最后林妙妙还是没能咬死李半夏,残存的理智告诉她,杀人是犯法的。

可也没有轻饶过他,成功的将他的饭卡,以合理合法的正规途径收入囊中。

念在已经踏上想吃什么吃什么的土豪之路,林妙妙便大方的原谅了那个腹黑家伙的过错。

只是当天晚上,她再一次的感受到了久违的失眠。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林妙妙很是苦恼,她脑海中总是不自觉的想起傍晚时发生的事情。

“都怪那个家伙!”

想着李半夏这会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立马起身坐在床上,拿过名叫李夏夏的黑白相间的二哈毛绒玩具,看着它那不屑的表情,林妙妙将它当成了李半夏,恶狠狠的给了它几拳!

“让你欺负我!”

“让你欺负我!”

等打累了之后才终于放过了这只可怜的玩具狗。

随即抱着它躺在床上,对着它诉说着自己的苦恼。

“你说李半夏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有没有那么一丢丢的喜欢我呢……”

说到底林妙妙再怎么大大咧咧,可本质还是一个女孩子,加上跟邓小琪混迹久了,假小子早就有了属于自己青春年少的幻想。

一个又高又帅,成绩还很好的青梅竹马,这妥妥的小说走进现实好吧。

说到这,林妙妙不禁害羞的像只鸵鸟一样,将脸埋进了柔软的被子里:“啊,我真是疯了!!”

想到自己变成这样,一切都是好闺蜜邓小琪的锅!

平时就没少在她耳边吹着风,说李半夏摆明了喜欢她之类的话,这才让她失去理智,对着李夏夏问出了那个问题。

过了好一会林妙妙才从羞耻心爆棚的状态缓过来。

为了避免把自己逼疯,当即决定拿出手机,发消息问李半夏他是怎么想的,可把话打完,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从心没敢将它发送出去。

“啊,都怪你!!”

说着又抓过李夏夏这只玩具狗再次勐锤,发泄着内心的郁闷,她看的恋爱小说跟漫画里面的情节,也没教过女生要怎么率先表白啊。

这一晚都是在这么闹腾中度过,到最后她也不知道几点才睡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中午王胜男买完菜回来,发现自己的宝还没起床,当即就炸了。

“林妙妙,你赶紧给我起来!!!”

这路见不平的一声吼,林妙妙顿时被吓得一激灵,表演了一个原地起坐,可随后困意又如同排山倒海般向她涌来,让她忍不住的还想接着睡。

可是她也知道这时候再睡那纯粹老虎背上翻跟头,自取其祸,便打着哈欠起身洗漱。

王胜男看到她这懒散,如同她老父亲林大为的模样,火气是蹭蹭蹭的往上涨,要不是李半夏闻声赶来,让她在小辈面前不好发作,这会林妙妙怕是被喷的怀疑人生。

看着坐在餐桌前昏昏欲睡的青梅竹马,李半夏好奇询问:“你怎么这么困?昨晚通宵玩游戏了吗?”

还不是因为你!

林妙妙瞪了一眼这个罪魁祸首,随即扭过头趴在桌子上,并不想看这个讨嫌的家伙。

然而李半夏这关好过,王胜男那就不怎么好说话了。

等两小只吃完饭,对自己宝贝的闺女的懒散行为的容忍度达到极限,不顾她的抗议就将她赶去房间学习,而李半夏自然是成为辅导她功课的人选。

可一夜没睡的吃货妙哪有那个精气神学习。

看着时不时点头的青梅竹马,李半夏轻声询问道:“很困吗……”

“困……”

林妙妙打了个哈欠,可怜兮兮的说道:“李半夏,我,我能不能睡醒再写作业……”

看到她这样子,李半夏也不忍心逼着她学,点了点头:“等下去我家睡吧,在这里王姨会骂你的。”

林妙妙也知道自家母上大人是怎么样的,顺从的点了点头。

随即李半夏跑去跟王胜男说让林妙妙过去他家写作业,这样他需要什么资料也比较好拿,不用跑来跑去。

闻言王胜男立马就同意了。

在学习这件事上,她保证是全程绿灯,一路畅通。

至于去李半夏家里学习这件事她就没怀疑过,两小只经常这样互相去对方家里学习,她早就习惯了。

……

来到李半夏的家后,林妙妙再也撑不住,当即就想躺在沙发上美美睡上一觉。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可刚想躺下就被李半夏给制止了。

看着她小小脑袋充斥着问号的样子,李半夏轻笑道:“你去我房间睡吧,如果王姨过来了,我也好帮你挡一下。”

林妙妙也觉得很有道理,便摇摇晃晃的朝着李半夏的房间走去,倒在他的床上,闻到熟悉且心安的味道时,不由将被子紧紧裹住自己,闭上了眼睛。

等到李半夏进去查看她的情况时,她早已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了足足两个小时。

李半夏看了下时间,担心她这会睡太久夜间会出现睡眠障碍,影响晚上的睡眠质量,便进入房间将她叫醒。

“妙妙,妙妙。”

“起来了,妙妙。”

“不要睡了。”

听着耳边传来的吵闹声,林妙妙才悠悠转醒。

努力看清楚吵醒她美梦的人是谁后,眼睛又瞬间合上,睡意正酣都囔道:“李半夏,你不要吵我,我再睡个十分钟……”

说着说着就没有了声息,再次陷入睡梦中。

见她打算赖床,李半夏只好不厚道的祭出杀招。

“王姨,你怎么过来了?!”

这招果然奏效。

一听到王胜男过来了,林妙妙那点睡意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正想着麻熘的起床,快速的跑到书桌前,营造一种自己刚刚并没有睡觉,而是一直在书桌前奋笔疾书的学习着。

可起身起的太勐,这一迈开脚步顿觉眼前一黑,就要往前倒。

而在边上李半夏察觉到林妙妙的状态不对,立马就上前抱住了她,以防她摔倒。

“你没事吧……”

等到林妙妙缓过劲,重见光明时,就发现她被李半夏抱在了怀里。

那张涨红的脸就像一撞会破的薄皮柿子,透明鲜艳,大脑更是一片空白,只留下几个哲学问题来回不停的闪烁:“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干嘛?”

见她一言不发呆若木鸡的样子,李半夏只能让吃货妙坐在椅子上,随即给她号脉查看她是不是身体有什么隐患。

可好了一会发现没什么问题才放心下来。

而林妙妙早在被按在椅子上时便清醒过来,看着他这么紧张自己,林妙妙差点脱口而出询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关心我?”

只是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

十几年的朝夕相处,李半夏早就在自己的人生中留下了浓厚的一笔。

要是问了之后,不是她想要的那个答桉,那今后该跟他如何相处?

况且这种事让她先开口,女孩子的矜持还要不要了。

李半夏抬头见她面露难色,以为是哪里不舒服,随即询问道:“妙妙,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闻言,林妙妙笑着摇了摇头:“没事了。”

可内心则悄咪咪的打定主意,还是先维持现状,免得最后连朋友都当不成。

……

在经历了十天的醉生梦死后,五人组的学习小分队决定还在继续寒假的优良传统,在图书馆汇合。

不过这件事对于林妙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最坏的消息是王胜男最终还是没有放过她这个亲闺女,坚持让她早起晨跑这件事。

在高压政策下,林妙妙只能拖着疲惫的身躯,有气无力的推开李半夏家的房门。

而李半夏看着推门而入的青梅竹马,差点笑出了声。

只见她戴着黑框眼镜,扎着两个小辫,一身不合身的大红色练功服加白色运动鞋的雷人造型,怎么看都像一个瓷娃娃。

”林妙妙,你的品味还真是一言难尽。”

“还有,咱们不是去跑步吗,我怎么看你这架势是打算出去卖艺??”

“想笑就笑吧……”

林妙妙很是忧伤的躺在了沙发上,生无可恋的解释:“你以为我想这么穿吗,还不是我妈硬要我穿的……”

说起王胜男的品味,她实在有吐不完的槽。

想起当时她在高一,因为一时疏忽喝了冰水痛经回家时,自家母上大人给自己搭配的蓝色花裙子搭配秋裤,林妙妙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那身穿搭不要说她这个青春靓丽的小女生了,就连她外婆都不会这么穿。

看着小吃货一副准备好社死的模样,李半夏进房间拿了一套运动服给她:“呐,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见自己有新衣服,林妙妙麻熘的爬起来,开心的接过衣服。

可看完不禁吐槽:“李半夏,我发现你的品味好不到哪里去,这跟学校那套丑到爆的运动服有什么区别……”

说着还展示手里这套复古的红色运动服,在外套的胸口处还印着种花家这三个字。

对于这一言难尽的运动服,林妙妙痛心疾首的开口道:“李半夏,虽然我经常吐槽你是王胜男二号,可我真的没想到你的品味居然跟她有的一拼!”

“作为朝气蓬勃的九零后,你能不能阳光一点……”

听着吃货妙的一顿输出,李半夏翻了个白眼,无语道:“你到底要不要……”

“要,怎么不要。”

林妙妙一把就将运动服收好:“虾米再小也是海鲜,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朕就收下了。”

吐槽归吐槽,这衣服比王胜男的练功服要好看不少,所以她才说完后便蹦蹦跳跳的跑去房间里头换衣服。

等到她出来后,发现李半夏穿着同款蓝色运动服时,心里多少平衡了些。

随后俩人便下了小区做着热身运动,等热身的差不多了,便开始慢跑起来。

只是经过十天堕落的生活,林妙妙对于这样有规律的生活很不适应。

刚跑完在学校的量就已经气喘吁吁,随即一只手撑在膝盖处,一只手在摇摆着:“我,我,不行了……”

看她这不足一的战斗力,李半夏笑着摇了摇头:“林妙妙,你堕落了,要是再不运动,回去学校你就惨了。”

林妙妙也知道最近她是比较懒了一点,等呼吸没那么急促后才出声回应:“我也知道错了,这不,都跟你出来晨跑了。”

你那是自愿跑的吗……

李半夏不由感到好笑,不过也没有揭穿她:“休息好了咱们再接着跑一会吧。”

这话让林妙妙苦笑了一下,眼骨碌碌转了一圈后,露出一个职业化的笑容,谄媚道:“李半夏,今天才第一天呢,咱们能不能就先到这呀,不是我懒,凡事都要讲究个循序渐进不是。”

李半夏玩味的看着她:“懒就懒,这小词还一套套的。”

被揭穿的林妙妙丝毫没觉得不好意思,依旧是用很机车的湾湾腔,企图逃脱暑假的每日晨跑。

而李半夏看她这样子,叹了一口气,假装遗憾道:“那行吧,今天就先这样了。”

眼看自己成功蒙混过关,林妙妙顿时眉开眼笑,可反应过来自己这样子太过明显了,又装作遗憾回应:“都怪我这个不争气的身体……”

说着还矫揉造作的往家的方向走去,可这时李半夏的声音在她身后缓缓响起。

“本来还想着再跑一会就请某人吃早餐,可看样子,那些什么油条豆浆大肉包,凤爪烧麦炸鲜奶只能我一人独自享用了。”

闻言,原本笑得合不拢嘴的林妙妙瞬间僵直在原地。

想到王胜男平时不让自己吃的“垃圾食品”,不禁吞咽了一下口水。

在尊严跟吃的面前,林妙妙果段选择了吃。

熟悉的笑脸,熟悉的声调:“那个,我觉得你说的对,我确实是堕落了,是应该好好锻炼一下才行,我们还是接着跑吧。”

李半夏关心道:“这不太好吧,你那个不争气的身体能不能抗住?”

话语是充满着关心,可林妙妙看着那戏谑的笑容就知道这货在看自己笑话。

只是美食当前,妙哥一向是能屈能伸。

假装没听出他的戏谑之言,拍着胸脯保证:“放心,我的身体好着呢。”

看着已经完全升起的太阳,更是双手靠背直抒胸臆:“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篮,让我们追赶朝阳出发吧!!”

说着动力加速度朝前跑去。

见林妙妙恢复了朝气,李半夏满意的点了点头,追赶着她的身影。

事后,李半夏也很讲信用,带着她来到一处茶楼喝早茶。

林妙妙闻着美食的香气,决定等下所有的小吃通通来一笼!

可虽然就看到自家的母上大人也出现在这里,不由诧异喊道:“妈,你怎么在这里?!”

王胜男见宝贝闺女这个反应,很是奇怪的反问:“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害怕被抓回去的林妙妙摸着后脑勺,尴尬的小声回应:“你不是说这些都是垃圾食品,不健康吗……”

“你以为我想来啊,还不是你刘姨说要请我们喝早茶。”

这话让林妙妙顿时俏脸一黑,望着李半夏那标准的露八齿笑容,哪里不知道自己又被他耍了。

内心悲愤的想着:“果然,我的青梅竹马就不是什么好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我怎么就火了呢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魔道祖师爷 校花的贴身高手 都市圣医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相邻推荐
抗日之浴血沙场抗日之铁血狂兵我抢走男配后,女主哭了飘邈之旅影视世界从小舍得开始影视:从咱们结婚吧开始诸天影视剧变影视诸天从少年派开始影视之我要做主角影视世界从匆匆那年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