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 :作战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布列西、费铁尔山脉、国际平等联盟费铁尔防线

九月下旬时,因前线作战不利,伯因、莫来斯、基汀等人审时度势,决定提前在费铁尔山脉构建防线,为日后撤往来利斯特市做准备。

后来,十一月中旬,情况果然一路急转直下,面对强大的政府军,国际平等联盟总站不得不迁往更北部的来利斯特市,并依靠在费铁尔山脉基本构建完毕的防御工事,阻止了政府军进一步北上,勉强维持着平衡。

截至当下,十二月十日,平等军已经在此坚守了将近一个月。

“约瑟夫,维拉克同志在来泽因被捕了。”

防线的总指挥所里,担任平等军第二步兵师师长的阿德尔向防线总司令约瑟夫说道。

约瑟夫整日忙于作战事宜,很少关注来泽因那边,听到这事时,惊讶道:“什么情况?”

“据目前的调查结果来看,是一名和我们合作的权贵向政府军泄露了他们的位置,最终导致行动队的各组长和维拉克都被抓了起来。”阿德尔把玩着雪茄,面孔阴沉。

“我记得这种问题在敦曼分站就犯过,盲目地相信仅仅是有共同利益的人……”敦曼分站全军覆没的时候,约瑟夫还没有加入国际平等联盟,不过因为这件事是国际平等联盟发展史上最沉痛的一次失败,所以只要成为了同志,都会对这段值得警醒思考的过往做相应的了解。

“我相信维拉克是有做一些规避的,只是……”阿德尔叹了口气。

他和维拉克渊源颇深。

从担任戴曼斯监狱监狱长,再到回到来泽因帮助维拉克他们策反时任独立混编师师长的约瑟夫,他已经相当认可维拉克的能力与人品。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维拉克同志若是出事,会很麻烦吧?总站有什么对策吗?”约瑟夫放下手里的文件,捏了捏鼻梁问。

“总站那边刚开完会,基汀主席原本是想用我们手里的政府人质把维拉克同志交换回来的,没成想维拉克同志在被捕前就发电报拒绝了这个办法。”

“为什么拒绝?”

“他觉得对其他同志而言不公平,其他被捕的同志我们从未提过交换,轮到他就搞特殊化,他怕其他同志寒心,也觉得这是对他的侮辱。”阿德尔了解维拉克的性格,对此很是无奈。

约瑟夫和维拉克接触不算多:“这不是一个成熟的决定。”

“他就是这样的人,身体力行地贯彻平等理念,哪怕代价是自己牺牲。”阿德尔微微摇头。

“总站也由着维拉克同志这样吗?伯因、莫来斯相继牺牲,他要是再出事,这个冬天对国际平等联盟来说就太难熬了。”约瑟夫道。

“他们开会有研究这件事,最后的结论是尊重维拉克同志的决定,同时也会策划营救行动。比起交换人质,营救是我们每一次都会尝试的事,这点维拉克同志总不会还认为是搞特殊化,会让其他同志寒心。”

“那就这样,来泽因那么远,我们有心无力,接着等后面的消息就行。现在对咱们最重要的是,先研究研究怎么应对这几天政府军加强的进攻。他们得到了敦曼人的援助,每天像不要钱一样轰着炮弹,再这样下去连山都迟早都要被轰平。”既然总站那边已经有了安排,约瑟夫便没怎么发表自己的看法,提出自己的建议。

谈话内容重新回到防线上,这几天对政府军密集轰击深有感触的阿德尔发出一声重重的鼻息:“我们的兵力、火力都不如政府军,除了借助地形防守没有其他更好的应对手段。”

约瑟夫打起精神,走近指挥所里的沙发:“其实我有了些初步的想法。这么被动地防守下去终究不是办法,想改变现状,想真的有打回来泽因的希望,我们还是得主动出击。”

“怎么主动出击?光是守各段防线,我们的兵力就已经捉襟见肘了。而且我们还不能排除政府军有没有在我们里面安插眼线,随意地调动部队出击,一来很容易掉入对方的圈套,二来很容易让防线出现疏漏……”阿德尔理性地否定着主动出击的可行性。

“不需要太多的兵力,这两件事恰恰兵力越多越麻烦。”约瑟夫在沙盘边上来回踱步,“我是想试着派遣两股精锐,一路奇袭他们的军械库,一路奇袭他们的粮库。兵力少,调动起来方便,也不容易被觉察到,只要能摸过去,我们就成功了一半。”

“他们不会没在这样的军事重地布下防范。”阿德尔从椅子上坐起,也来到了沙盘旁。

“我倒是认为他们现在觉得我们根本连头都不敢冒,后方多少存在松懈。”约瑟夫道。

“就算能成功,他们依然能运来武器、粮食,这并不能造成决定性的影响。”

“只要能给我们一点喘息的机会就够了,之后我想采用一种新颖的作战方式来和他们对抗。”约瑟夫面向阿德尔,“不知道你对国际平等联盟的前身,也就是平等会,在来泽因里采取的化整为零的战术有印象吗?”

阿德尔眯起眼睛:“你是说当时他们分散开来,借助地形优势,和政府军打巷战,充分弥补了兵力不足的短板?”

“没错,我觉得我们也可以采用,尤其是在这块区域,费铁尔山脉附近地形复杂,我们的人分散开,以小队的方式骚扰袭击对方,说不准会有意外的效果。”约瑟夫提议。

“分散开,恐怕问题会更大。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守住防线,不让政府军逼近来利斯特市。可如果我们展开了游击战术,那么他们集中力量,难道不能承受一定的代价,挺过防线吗?”阿德尔提出担忧。

游击战术固然能避免硬碰硬,规避兵力、火力方面的差距。

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在防线上的投入要减少很多,防线的安全要面临更严峻的考验。

届时,一旦防线被攻破,往后政府军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长驱直入,直指来利斯特市。

国际平等联盟总站退无可退,因此来利斯特市沦陷,会对国际平等联盟造成不可估量的重创,这将毫无疑问是一场重大的失败。

“所以,我想先减轻现在防线上的压力,然后再进行尝试,可以的话,我们再增加投入,不可以的话,退守防线,另寻其他方向打开局面。”约瑟夫强调,“总之无论如何,我们不能一直维持现状。现在时间并不在我们这边,拖得越久,政府军的盟友就越多。”

“开会研究吧,方方面面需要落实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阿德尔被约瑟夫最后的一番话打动。

“现在对国际平等联盟来说,每一步都是在冒险,失败就会坠入万丈深渊。”约瑟夫凝视着沙盘,“这半年来我们已经牺牲了太多的同志,我想,虽然我们还不能做到让牺牲杜绝,但最起码得让大家能看到胜利的希望。”

——

来泽因、北区监狱、休息室

“总统先生,维拉克很难对付,我们想让他做中间人劝降国际平等联盟,或者从他嘴里撬出有用的情报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报的调查重心,我认为应该放在其他被捕的行动队组长身上,至于维拉克,他既然是国际平等联盟的二号人物,那国际平等联盟就一定不会对他坐视不管,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利用他把更多的敌人钓出来。”

把维拉克关进监牢后,塞尔特将军回到了休息室,向同维拉克的辩论中败下阵来的奥斯顿总统汇报接下来的规划。

奥斯顿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似乎是被维拉克给气个不轻:“一个国际平等联盟的副主席,只能发挥出这点效果,那也太大材小用了。”

“那您有什么想法吗?”

“国际平等联盟的重要人物接连牺牲,这对他们造成了极大的打击,如果莫斯特·维拉克这时候叛变了呢?”

塞尔特领会到了奥斯顿的意思:“您是想再来一次舆论战,利用维拉克动摇他们的军心?”

“嗯。”奥斯顿点了下头。

“我担心我们上一次舆论战的失败,已经失去了很多信任的基础,这招不一定能发挥出预想中的效果。”塞尔特心底里并不认同这个安排,在他看来,还不如直接公开处决了维拉克。

“先试试,不行的话就处决。维拉克的死亡,绝对能对国际平等联盟再造成一次不小的打击。”奥斯顿同样有处决的想法。

不过真当奥斯顿把处决说出来后,塞尔特却又觉得似乎还没到那个地步:“他毕竟是国际平等联盟的副主席,地位仅次于罗宾·基汀,我们真的要这么着急地处决他吗?”

“这样的人活着,让我感到恐慌。”奥斯顿道。

如果不是今天和维拉克有了那段交谈,他大概还不会坚定必须让对方死干净的想法。

塞尔特明白了。

这个结果他也不是不接受,反而维拉克死了,他造假的事情就更死无对证了。

“明白,我去联络报社的人安排这件事。”塞尔特先派人把奥斯顿护送回了政府大楼,随后把来泽因日报社的总编拜伦叫了过来。

本来因为记者卡帕的事情,他是想处置拜伦的,可这几天一直很忙,没给他腾出手处理的机会。

也算是拜伦的运气好,没等到处罚就先接到了新的任务。

舆论战失败的这口大锅,这似乎有万斤重的责任,暂时是轮不到他去承担了。

“……新的任务,全权交给你来做,这是你戴罪立功的最好机会,如果这件事做不好,你就不用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塞尔特安顿完,就先离开了监狱。

行动队总联络处被端掉只是一个开始。

他还需要去清除掉行动队的其他人,彻底清除掉来泽因的不稳定隐患,避免上演第二次大暴动。

拜伦领了命令,先去监牢里见了维拉克。

“您就是莫斯特·维拉克吧?”拜伦也不知自己面对一个敌人,一个阶下囚,为什么会不由自主地用‘您’。

坐在监牢里,双眼明亮的维拉克反问:“你是谁?”

“我是来泽因日报社的总编拜伦。”拜伦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就是被你们救走的记者卡帕的上司。”

“是你啊,你来做什么,问卡帕的下落,还是要报复我?”维拉克敷衍地问。

“都不是,您不会告诉我卡帕的下落,我也没有能力报复您。”拜伦很有自知之明。

“那直说吧。”

“我就是来找您聊聊。”拜伦想先了解维拉克的说话习惯、思考方式,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这样在造假时才能更容易取得别人的信任。

这次失败可是要掉脑袋的,他没有选择,必须成功。

“不是问卡帕,不是报复我,那么你以一个报社总编,一个曾经策划舆论战的身份来见我,目的就很明显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你可以随便地拍照,编出一套不存在的采访,曲解、抹黑我。”维拉克清楚对方肯定是不怀好意的,那么自己最好的应对就是不论对方想了解什么,都拒绝回答。

“现在谁还搞舆论战啊,就算真发出去,又有几个人会信呢?”拜伦摸了下鼻子,否认道。

“你知道其他被捕的行动队同志的情况吗?”维拉克决定先从拜伦身上榨取一些价值。

“您是指跟您一起被抓进来的那几个?”

“是的。”

“据我所知,他们被分别关在了不同的监室,情况应该和您差不多,起码现在是安稳的。”拜伦为了和维拉克打开话匣子交流下去,适当地透露了一些消息。

得知情况,维拉克多少放了点心:“塞尔特想怎么处置他们?”

“这……我就不知道了,塞尔特将军对监狱的安排,我是无权过问的。不过您想了解的话,之后我可以去打听打听。”拜伦表现得很谦卑客气。

“等你问完,回答完我想知道的事情,我会接受你的采访。”维拉克脸不红心不跳地哄骗着拜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我怎么就火了呢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魔道祖师爷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都市圣医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相邻推荐
港综之超级警察都督请留步大隋说书人怪物克星:一拳解决真有意思导演能有什么坏心思仙狐人在神雕,开局获得九阳神功火影剪辑:开局高燃名场面!剪辑历史:开局盘点十大帝皇开局海贼剪辑:十五个震惊名场面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