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61.风雪偶遇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冷风如刀,万里雪飘,天地一片苍茫。

渺无人烟的官道之上,一辆马车缓缓而行。

赶车的是个铜金刚铁罗汉似的虬髯大汉,双目精光闪烁,冰天雪地却是一身单衣,一看就有不俗的内外功。

而车厢中的,是个身穿貂皮大氅的中年男子。

这男人脸生的甚是俊美,双目更是温润如水,让人看到他,绝对不会在意他的年纪。

这男人一双修长好看的手,正刻着一个木凋。

一刀,一刀,木凋逐渐被刻刀赋予鲜活,变成一个极为柔美的女人的形貌。

见到这个他仿佛赋予了灵魂的女人,中年男子不由一阵剧烈的咳嗽,就好像肺里烧起了地狱的火焰。

但他却不喝水,不吃药,而是喝最烈的烧刀子,几大口灌下去,脸色就变得通红,更用火辣辣的疼痛压住了咳嗽。

赶车的虬髯大汉,听着咳嗽,感觉一阵心疼,跟着就听到他家少爷说道,“停车。”

虬髯大汉稳稳的停住马车,轻声说道,“少爷,外面风雪大,你小心些。”

“嗯。”

中年男子下车,徒手将坚硬的冻土挖开,将木凋轻轻放入,掩埋。

同时掩埋的,还有他双目的神采。

于是又是一阵咳嗽,又是一顿灌酒。

虬髯大汉又是一阵心疼,却只有默默的赶车。

不多时,虬髯大汉忽然一愣,转头说道,“少爷,前面有个和尚。”

中年男子撩帘观望,就见前面果然有个不高不矮,稍微有点瘦的身影,一身单薄僧衣,一个锃亮光头,在这风雪中,悠然踱步。

江湖上,老人、妇女小孩、僧人道士,都是不能轻易招惹的存在,这样的人能闯江湖,必然有至少不错的防身本领。

而眼前这个僧人便是如此,如那虬髯大汉一般不怕严寒,这就是有不俗的内外功兼修的功底。

“追上去看看。”

中年男人却来了兴致,比起僧人可能带来的麻烦,他更怕长途漫漫的无聊和寂寞。

马车很快追上,虬髯大汉和中年男子刚要搭话,就是一愣。

无他,这个僧人,竟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粉白玉面,生得极为俊美,别说中年男子,就是中年男子见到过的最美的女人,都不一定能和他比美。

要不是这位小僧只穿一件单薄僧衣,胸口还敞开着些,露出如羊脂白玉般的胸膛,两人都要以为他是女扮男装的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中年男人更是感到奇怪又有趣,便笑着问道,“这位小师傅,敢问你法号为何啊?”

这俊美至极的小和尚,也在打量着两人,闻言微微一笑,“阿弥陀佛,施主误会了,小僧不是和尚,小僧只是秃了。”

这话听着就怪,让中年男人忍俊不禁,“那你为何还自称小僧?”

小和尚闻言,一声轻叹,“欸,小僧这是被逼无奈,不得不如此。”

中年男人又是一愣,“谁逼迫你了?”

“他姓林,是一个穷极无聊的人。”

“这位林姓无聊之人,可有姓名?”

“自然是有的。”

“那你为什么不说呢?”

“因为他乃是家父,避长者讳,小僧不敢直言其名。”

“……哈?”

中年男子眨眨眼,彻底愣了,这小和尚,竟然是被他爹剃了个光头,让他当和尚?

“那么令尊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因为小僧对风月场所十分好奇,便和几个朋友去参观了一下,惹得家母很不开心,家父惧内,不得不惩戒小僧。”

中年男子听得真是啼笑皆非,想笑又不能笑出来,这一家子,可太有意思了,“即便如此,训戒你一番就是了,也不能让你出家吧?”

“家父言道,不出家便不知何为红尘,既然想要入红尘,那就先在红尘出家,既是修佛,也是做人。”

中年男子又是一愣,他发现他自从见到这小和尚,他就变得一愣一愣,“令尊这一番话,似是颇具佛理啊……令尊不会是一位高僧吧?”

这话多少有点失礼,但中年男子的思路,已经完全被小和尚带飞了。

“既然有了小僧,家父就算是和尚,他也不是了啊,不过家父并不是和尚,他只是修佛,他曾经也有过出家的想法,后来悟出世间皆佛性,红尘皆佛理的道理,就打消了出家的念头。”

这……中年男子发现,这话也很有佛理,难道这位小和尚的父亲,真的是一位看破一切,嗯,连佛法都看破了的高僧?

“说了这么久,小师傅可愿上车,与我同行一阵?”

“好啊,相逢既是有缘,小僧就多谢施主善意了。”

小和尚轻轻一跃,便如游鱼一般钻进车里,而且声息皆无,这一手,让虬髯大汉和中年男子都心中一惊,这小和尚年纪这么小,竟然有如此精妙的轻功!

“呼,还是车里暖和……聊了这么久,还没问两位施主尊姓大名?小僧姓林,名叫林珏。”

“这位是老铁,我姓李,双名寻欢。”

“原来是李前辈,久仰久仰。”

小和尚很是客气,但李寻欢看得出来,这小和尚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却也不算奇怪,这应该是哪位隐居高人的孩子,第一次出来闯荡江湖。

但就算这孩子武功不俗,毕竟太年轻,那位隐士高人,真就放心让他一个人出门?

“……小师傅可愿来上一杯?”

李寻欢正有点愣神,就见林小僧眨眨俊俏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车上的几个酒坛子。

“李前辈盛情邀请,小僧便却之不恭了。”

李寻欢笑着递过一坛子酒,就见林小僧轻轻一拍泥封,便将泥封和牛皮纸全都吸在手掌上,然后轻轻嗅了嗅酒气,赞了一声好酒,然后喝了一口,在嘴里品了品,才慢慢咽了下去。

还是个喝酒的行家……就是不知道这位从多大就开始偷酒喝了?

李寻欢越看小和尚,越觉得有意思,“林小弟,你都说了,相逢便是有缘,你再叫我李前辈,岂不生疏,不如朋友相称?”

“好啊,那我就叫你李大哥了。”

“哈,能结识林小弟,当浮一大白啊。”

于是乎,一个中年男人,一个半大小子,就开始称兄道弟,推杯换盏起来。

驾车的老铁,听着久未听到的少爷的开怀大笑,不由也咧嘴一笑,少爷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欸?

老铁正替他家少爷开心呢,就又是一愣。

—————

四更求支持,多谢各位书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我怎么就火了呢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魔道祖师爷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都市圣医
相邻推荐
科研大佬从相亲走错桌开始斗罗:开局十生武魂被赐婚千仞雪四合院的何大爷四合院:从拯救秦淮茹开始我编的百科词条成真了忍界修正带忍界决斗场我在海贼镇守推进城一百年重启世界文字修仙从投影两界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