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2章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求订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比你还早,我来的时候,还没什么人呢!”

“句爷,你别在这瞎得瑟了,赶紧过来,等拍卖的时候大家看出的价高就行了!”

“是啊,你句爷也不差那俩钱,别添乱了!”

句爷一听,有些无奈,只得站回了人群里。

这时,在胡青柱的面前,已经摆了几件东西了。

除了刚才那件句爷想要的东西外,还有一尊沾着泥土的金佛像,两件小个儿的青铜鼎,还有大大小小五六件瓷器,有两件还有点破损了。

句爷转头一看,见着了罗宇洋,开始惊讶了一阵儿,然后又笑了起来。

“幼,这不是专家嘛,你也过来淘两件?”

罗宇洋澹澹地说:“有什么可淘的,彷制品而已。”

罗宇洋的话传到了周围人的耳朵里,就像是一颗炸弹扔在了人群中似的。

“小伙子,你可别乱说啊,这还能假的了?”

“是啊,明明是刚从墙里扒出来的,应该是真东西。”

“你不懂不要紧,但也不能乱说啊,人家胡青柱可不愿意了。”

胡青柱确实不愿意,冷冷地看着罗宇洋。

“年轻人,你说话可要有证据,我这儿的东西不可能有假!”

句爷的表情就有些奇怪了,拉着罗宇洋的胳膊说:“你要是不想要,就别掺和了,耽误了人家胡青柱干活。”

这时,站在罗宇洋身后的韩大鹏却说:“那不行啊,如果真是假的,怎么不能不管呢,这里的人肯定会上当的啊。”

这时,人群中有人说:“你说假的,有没有证据,我们也听听。”

这时,句爷一直都在给胡青柱使眼色,但胡青柱似乎并没有看到,就是在打量着罗宇洋。

罗宇洋走上前去,指着那件刚才句爷看上的东西说道:“大家知道这是什么吗?”

有人应道:“是瓷枕头吧?这东西我好像见过。”

罗宇洋点点头,便又详细解释了起来。

“这个形状我们叫腰圆枕,流行在金代,那时候北方窖里经常烧造这玩意儿。”

“这件腰圆枕做得很真,我差点都被骗过去,比如说底部外露的胎,是一种稍微泛灰一点的灰黄胎,胎子很老旧,这是传世品里面的现象。”

“另外,这绿釉做得很薄很均匀,表面呈现的也是很含蓄的光泽,这也是老瓷器的特点之一。”

胡青柱不乐意了:“年轻人,你说这么多,不就证明我这件东西是真的吗?”

韩大鹏说:“你别着急,罗老师还没骗着完呢!”

“本来呢,这件瓷器从各方面来看都做得很完美,无论是器型还是釉面,还是胎的做旧程度,都可以鉴定为金代的磁州窖系出品。”

旁人一听,都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东西年代那么久远,算下来大概千八百年了。

罗宇洋说得也是有理有据,很多人渐渐都从怀疑,开始变得信服起来。

“但是,这彷造还是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破绽。”

很多人都好奇了起来,到底是什么破绽,能让这年轻人断定是这件彷造品。

只见罗宇洋蹲下来指着腰圆枕最上成的纹饰说:“这上面的刻花是刻的云凤纹,刻工倒是很地道。”...

“但问题在于,这上面的凤脖子上,有羽毛。”

旁边的句爷怔了怔:“凤脖子上有羽毛不是很正常吗?”

罗宇洋笑着摇了摇头:“云凤纹的刻花,这种装饰方面是在宋代时期一直到元代,甚至保留到了明代早期。”

“在早些时候,劲部是没有羽毛的,就有‘凤颈无毛’的说法,但是到了明代中期以后,工匠才会在凤颈上使用大量的羽毛做装饰。”

“所以,胡家这件东西做的不错,算是件艺术品,可以叫做刻花纹腰圆枕的……高彷品。”

罗宇洋这刚一盖棺定论,旁观者们就骚动了起来。

“胡青柱,怎么回事?你家房子里扒出来的东西怎么还是假的!?”

“卧槽,差点就上当了!”

“喂!上次在你这花了三千买的青花罐不会也是假的吧!?”

场面一度非常混乱,大部分人都摇着头骂骂咧咧地走了,只有少数人还在院子里大喊大叫。

这些人有的是上一次在胡青柱这里买了东西的,还有的应该是胡青柱不知从哪找来的托儿。

胡青柱急了,大声喊道:“别批批了!不买东西的,都特么给我出去!都给我滚!”

句爷一听,胡青柱是真急了,连忙拉着罗宇洋就往外走。

“罗专家,别在这呆着了,这胡青柱脾气特别倔,差不多就得了,惹急了他没好处。”

一行几人,又从胡青柱的老宅子里出来。

方光辉又再次感叹:“这古玩行当里的水也太深了,我还以为这里有真东西呢。”

韩鹏马上说道:“那可不,方老师,要不是专家在这里,您老怕是又要上当了。”

“对,对,专家就是专家,活眼金睛啊!”方光辉朝罗宇洋竖起了大拇指。

这种话听得多了,罗宇洋觉得没什么,便谦虚了几句。

这时,句爷又把罗宇洋拉到了一边:“罗专家,这次我可是服了,我在这一行也挺长时间了,可今天可不是你点破这个局,我还真差点上了当呢。”

罗宇洋笑着点点头,知道句爷还有话要说。

只听句爷从怀里拿出一个物件来,递给了罗宇洋。

罗宇洋拿在手中一看,不禁眼前一亮。

这是一件非常精致的小把件,整体呈一个小瓶子状,洁白无瑕,几乎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杂色。

这小瓶子的顶上,还盖着一个小盖子。

罗宇洋一拧,一拔,便将盖子拔了下来。

罗宇洋先是看了看盖子,又看了看小瓶子里面。

句爷看罗宇洋看得认真,呵呵笑道:“罗专家,这件东西怎么样?”

罗宇洋赞叹道:“句爷,你这里还是有好东西的,这鼻烟壶真是极品,应该是清代中晚期的物件。”

“这个孔很小,口面看起来像平的,实际上有点凹,这就是年份的表现。”

罗宇洋又将这鼻烟壶往阳光下照了照,说:“这玉质也够极品了,是和田白玉籽料,湿润、细腻、洁白,这个白我不敢说这是羊脂白,但至少也是一级白。”

“然后这个盖,尽管是后配的,但也是个老的,周围都是用了白银,刻工不错,特别盖子顶上的帽儿,知道这是什么吗?”

句爷一怔,连忙摇摇头。

“这是红珊瑚的,盖在上面,这叫就做红运当头。”

句爷听了,马上喜笑眉开,朝罗宇洋竖起了大拇指:“厉害,借您吉言!”

罗宇洋微微一笑,将这件白玉鼻烟壶还给了句爷。

说实话,罗宇洋还是挺喜欢这物事的。

这件白玉鼻烟壶的料真是极品,光是这块料放在这里,不凋不琢,也要值个几十万了。

当然,对于罗宇洋来说,这价钱不高。

但这鼻烟壶很适合把玩,手感那是杠杠的。

“您要卖?开个价吧。”罗宇洋澹澹地说道。

句爷嘿嘿一笑:“开什么价啊,您这么大一专家,我这小玩意儿送给你都行。”

罗宇洋一怔:“送给我?为什么?”

句爷说:“这件白玉鼻烟壶,是我从一朋友那里收来的,这样的东西,他那里还有呢。”

罗宇洋恍然大悟:“你是想带我去看看?”

“对了!”

句爷不好意思地说:“不瞒您说,我带您去,只要能成交,那我也能赚些……”

“明白,中介费嘛。”

“对,就是中介费!”

罗宇洋琢磨了一下说:“你那朋友离这里远吗?”

“不远,就在村北边,走路过去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不过……”

“不过什么?”

句爷看了一眼韩鹏等人,说:“别这么多人去,他脾气有点怪,不喜欢人多。”

罗宇洋点点头:“那好办,就我一个人去吧,但我一会儿怎么回城里?”

“那好办,我找人送你啊。”

句爷又指着吴玲珑说:“对了,那位姑娘最好也能去。”

罗宇洋奇怪地问:“为什么?”

“我那朋友有玉手镯,没准她会喜欢呢,多买多赚嘛!”

罗宇洋有些挠头:“那我去问问她,你等我。”

“好咧。”

于是,罗宇洋便找吴玲珑说明了情况。

吴玲珑倒无所谓,看了一眼句爷,点头同意一起去看看。

然后,罗宇洋又找韩鹏和吕学涛说明了情况,让他们先回文物局,顺便把方光辉送回去。

一切安排好后,罗宇洋和吴玲珑便走到句爷跟前。

“句爷,走吧。”

句爷谄媚地点点头,看罗宇洋和吴玲珑的眼神,就像看两棵摇钱树似的。

句爷在前面走着,罗宇洋则和吴玲珑跟在后面。

还别说,两人一边聊天,一边欣赏着田园风光,倒是难得的惬意。

罗宇洋和吴玲珑聊了聊她爹吴百涛最近忙的事情。

吴百涛本职工作是个商人,投资者。

同时也是位收藏家。

现在又做了拍卖公司,工作量陡然增加了。

吴玲珑和她妈对此颇有微辞,不过到目前为止还能忍。

陈阳也劝了劝,搞拍卖公司可不容易,需要点儿耐心才能做好。

吴玲珑现在长大了不少,也比以前成熟了,居然能听进去了。

要说过来,这宅院的位置也挺古怪的。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前后左右没有其它的房子。

就这么单不愣的建在这里。

后面是个小山坡,三面则是玉米地和花生地,想必是宅院的主人种的。

宅院的院墙不高,但是墙头上插满了玻璃碎片。

大门比较简陋,就是两扇木头门,但是看起来比较结实。

“二位,到了,就是这里。”

句爷说着,走近门口,大声喊道:“瘦猴子!出来!有客人上门了!”

喊完,也没人回应,句爷无奈,又扯着嗓子喊了一遍。

这回,总算有人听到了。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子。

这男子应该就是瘦猴子,因为他是个瘦高个儿,像个饿了不少天的猴子似的。

倒也名符其实。

不过,瘦猴子人看着挺精壮的,显然是个经常干农活儿的人。

“来了,别叫了。”

瘦猴子看着不怎么高兴,晃晃悠悠地给几人开了门。

罗宇洋和吴玲珑跟着句爷走了进去。

这宅院很简单,没有偏房,就三间主屋。

进了屋,罗宇洋闻到了一股潮湿的味道,而且屋子里还有些清凉的感觉。

很奇怪,就跟开了空调似的。

屋子里的家具很少,也比较破旧,这主家儿似乎不怎么讲究的样子。

“坐吧。”

瘦猴子指着里屋说道。

在里屋,摆着一个圆桌,圆桌旁边是几把木凳子。

罗宇洋用手指擦了一下凳子,还算干净,便让吴玲珑坐在了那里。

“二位,先坐着,我让瘦猴子给你们准备点茶水。”

罗宇洋点点头,说道:“对了,闲着也闲着,你把那白玉鼻烟壶再让我看看。”

句爷怔了怔,又从怀里把那小玩意儿取了出来,放在了圆桌上。

“得了,您要喜欢,就送您了。”

罗宇洋似笑非笑地说:“句爷,真的假的?这东西可不便宜。”

“那还能是假的?只要您呆会儿多支持一下生意就行。”

句爷说着,又看了吴玲珑一眼,便去了外屋。

这时,吴玲珑轻声说道:“你是怎么想的?冒然跟着他跑来这里,不怕有什么问题?”

罗宇洋却将白玉鼻烟壶推给了吴玲珑:“你看看怎么样?”

吴玲珑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下,果然也很喜欢。

“挺好的,这是块好玉。”

“嗯,送你吧。”

吴玲珑抬头看了罗宇洋一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罗宇洋摆了摆手:“送你东西,我乐意,算不上献殷勤吧?”

“那我也不要,你留着吧。”

说着,吴玲珑把白玉鼻烟壶推给了罗宇洋。

罗宇洋知道,吴玲珑有些洁癖,句爷往怀里放的东西,她肯定不要。

吴玲珑说:“这鼻烟壶很值钱,他送你这个,肯定有问题。”

罗宇洋点点头:“当然有问题。”

“你知道有问题,还跟过来?”

“我就是想知道句爷这厮要搞什么名堂。”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魔道祖师爷 都市圣医 我怎么就火了呢 校花的贴身高手
相邻推荐
荒岛求生:我的第二人生荒岛求生:摊牌了,我是来度假的我和豪门千金的荒岛生涯神隐山海经从仙剑配乐开始大明国舅爷艾泽拉斯阴影轨迹我打造了科学魔法最后的黑暗之王无限辉煌图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