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92、灵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们现在对摄青所知甚少,我觉得当务之急是做两件事——第一,请帮手;第二,探敌情。”

苏乙侃侃而谈,而经历了灭杀黄父这一战,风叔等人对苏乙的信任也都建立起来了,苏乙“运筹帷幄”的印象已经深入人心了。

“请鬼差,请同行帮手,这是必须要立刻去做的。”苏乙严肃道,“我见过摄青,我很肯定,这个摄青根本不是咱们能对付得了的。如果咱们贸然前去,只有一个下场,就是被人家一个个捏死!”

“所以,咱们根本没必要逞能去做无谓的牺牲,甚至咱们还要祈祷它不要找上门来灭了咱们。这个时候,咱们要尽快尽可能去找更多的帮手,无论如何都要请更多能对付摄青鬼的人来。”

“还有,就是搞清楚摄青的图谋,如果咱们连摄青想做什么,甚至是做了什么都搞不清楚,就一定会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风叔皱眉沉思,道:“火土说得有道理,那咱们就多管齐下,事情同时做,什么也别耽误。”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我联系道门,桑信你和佛门联系,请阴差的事……先不急,咱们面子小,请来的也只是小阴差,要是那些名门大派的去请,说不定牛头马面都能请来。”

桑信和黎叔齐齐点头。

“火土,你的伤也不要太担心,我们一定替你想办法!”风叔看向苏乙,“摄青最厉害的就是它的尸气,你应该是中了很严重的尸毒。”

“我也觉得是这样。”苏乙点头叹了口气,“我现在必须用内力时时刻刻祛除尸毒,一旦停下,我的身体就会尸化。大战在即,这种状态真是要命。”

桑信微微沉吟,道:“黄老弟,你要是不忌讳的话,不如跟我去敝寺暂住?我那儿供奉地藏菩萨,我弟子众多,让他们每天在那里念诵《地藏本愿经》,对于祛除尸毒一定会有作用。”

风叔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黎叔看了眼风叔,道:“龙婆临终前特意交代咱们,不要有门户之见。地藏菩萨也好,元始天尊也罢,都不是邪神外道,咱们拜了天尊,难道就可以对菩萨不敬了?”

“我都没说什么!”风叔滴咕道。

“火土。”黎叔看向苏乙,“大丈夫形式不拘小节,桑信若能帮你,也是你有佛缘。自古由释入道者有,由道入释者有,释道兼修者更是大有人在。不要学阿风那么古板,做人做事都要想开一点,懂得变通。”

“喂,我什么都没说好不好!”风叔不满抗议道。

还是没人理他。

苏乙对黎叔和桑信感激一笑:“多谢黎叔教诲,桑信大师,那就有劳了。”

“是我们谢你才对。”桑信拍拍苏乙的肩膀。

“我也去。”黎叔道,“我有些法子,也能祛尸毒,也许能帮忙。”

“欢迎欢迎。”桑信笑嘻嘻道,“我后院禅房多得是,你们要是嫌吵闹,我单独把地藏院封起来,不让香客进去。阿风,你要来吗?”

“火土是我们茅山的人,我怕你们把他拐跑了。我当然要去了。”风叔冷哼一声,“不过我要带着我侄女。”

“随便你咯,我那里也住着些女檀越,”桑信道,“还有个明星呢。”

“藏污纳垢!”风叔又滴咕一声。

“喂,住一晚两千块,换了你,这钱你不赚啊?”桑信道。

“要是阿艳听了,肯定跟你急。”风叔幽幽道。

桑信笑容僵在脸上,突然长长叹了口气:“其实我虽然气他嘴臭,但我真的佩服他。咱们这些人里,身上有侠气的只有他了,阿风你只能算半个。他骂我,但还愿意跟我这种人一起做事,我就觉得脸上有光……其实我心里一直都有一把尺子,就是铁艳。”

“我告诉自己,如果有一天铁艳不愿意再理我了,就说明我过了线。这些年我一直都没过线,就是因为他在。可现在,我心里这把尺子没了……”

众人闻言,都是暗澹沉默。

“逝者已矣,向前看吧。”黎叔幽幽地道。

不尽人意的事情,时时刻刻都在发生,人生总是不圆满的,比如黄父的突兀消失,比如铁艳和龙婆的离去。

但世间总是还有美好的,这些美好就是我们接受那些不圆满的理由。

警察总部大楼不远处,苏乙和妻女深深相拥,苏乙安慰着她们,让她们心中的惶恐和惧怕渐渐消散。

不远处,也跟着出了警局的小明正在跟女朋友打电话报平安,而阿莲怔怔出神,不知道想些什么心事。

李国强醒了,但他联系不到苏乙,不断拨打风叔的call机也没得到回应,十分烦躁。

可当女朋友阿May从后面抱住他的时候,他焦躁的心突然就变得平和下来。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

“喂?红磡体育馆?好,我马上赶过去。”

风叔又回到了警察总部,思索着怎么跟李文斌汇报这件事,并且请龙虎山那位出手。

突然听到身后有人悠哉道:“风老四,怎么每次见你,你总是愁眉苦脸的样子?”

风叔浑身一僵,转过身来,就看到马署长坐在轮椅上笑嘻嘻看着他。

风叔本想板着脸,但看着他的双腿,突然目光软了下来。

“谢谢。”他道。

马署长愣了好一会儿,摆手切了一声:“少来这套!红磡体育馆的事情跟你有没有关系?”

风叔不说话。

“不说话就是有关系咯。”马署长叹了口气,“那看来我让杂务科接手是没错了。风老四,你站在这里走来走去干嘛?”

风叔看着他,道:“你要是有时间,我倒是真想跟你好好说说,你这人比较奸诈,又是个官油子,应该能帮得到我。”

“会说话吗?”马署长没好气道,“说吧,什么事?”

红磡体育馆,观众已散去,而华仔却激动地对面前的警察道:“阿sir,我真的没有看错!他真的一下子飞走了!我发誓,他身上没有吊威亚,那也不是我们安排的演出环节!”

苏乙几天没见的苗小伟神情多了几分沉稳和疲惫,他听华仔说完后点点头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人手里提着一个成年人,没有吊威亚,然后刷地一下飞走了?”

“是呀!”华仔激动道。

苗小伟对他挤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对身边的人道:“给华仔做尿检,看看他有没有嗑药。”

说罢转身就走。

“喂!”华仔有些生气了,“我说的是真的阿sir!这世上也许真的存在一些有超能力的人,你没见过不代表他们不存在!”

这话让苗小伟的脚步立刻顿住。

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苏乙的面孔。

自从苏乙被通缉后,苗小伟感觉自己的生活一下子按下了快进键。

他的顶头上司林sir,还有黄耀祖黄sir全部都死在他的偶像黄火土手里。

他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所以他找马署长大闹了一场。

好在马署长没有苛责他,还让他暂代林俊贤的职位,准许他查明真相,还黄火土清白。

只可惜所有的证据都对偶像非常不利,所以他的心情很不爽快。

今晚接到报警,说是华仔演唱会后台有人开枪,但到了现场之后,除了化妆间有三个弹壳,以及听到枪声的人们,其余什么都没有。

没有尸体,没有血迹,也没有人看清楚凶手是谁。

有个化妆师失踪了,但谁知道他去哪儿了?也许躲在哪里睡着了也不一定。

这场报警更像是恶作剧。

倒是演出结束后,华仔立刻赶来,跟他激动讲述他见到的怪事。

一个人提着另一个人飞上天不见了,这么荒诞的事情谁会信?

所以尽管华仔声称几万人见证了这一幕的发生,还告诉他有录像存在,言之凿凿,但苗小伟更觉得这是一场炒作。

他当然不可能真的让华仔去尿检,这不是个小事,他只是故意这么说表达不满。

但华仔的那句话,让他想起了自己可能蒙受不白之冤的偶像。

他呆在原地,一个警员脸色惨白凑近道:“苗sir,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苗小伟回过神问道。

警员凑近对着苗小伟耳语几句,苗小伟脸色渐渐变了。

他微微沉吟,道:“你把刚才说过的话,报告给马sir,这个桉子也许不用咱们管了……”

他沉思一会儿,突然又转过身去,走到华仔面前,笑道:“刘先生,介不介意带我去看看你们的录像?”

“你相信我了?”华仔一怔,立刻精神一振道,“你跟我来!”

港岛有两个灵渡寺,其中一个是港地佛门发源地,始建于东晋年间,位于元朗。

这是个大寺,是港岛香火最旺的佛门修行地,这样的地方,当然不是桑信这种“佛门外围”传人能染指的。

但桑信这个人吧,有点怎么说呢?俗称不要脸。

他的寺庙也叫灵渡寺,但是这个灵渡寺有个前缀——荃湾。

牌匾上,这两个字很小,小到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到。

毫无疑问,他的这个寺庙就是为了蹭人家的热度,根本就是个山寨版本。

桑信的这个寺庙最早的时候叫南泉寺,是他师兄打理的,但香火不旺,而且负债累累,都快倒闭了。

他们这一脉那时候日子过得很穷,靠给人开光、驱邪赚点辛苦费,最难的时候还要端着钵盂出去化缘。

后来师兄在一次驱邪过程中被厉鬼反噬,死了,魂飞魄散,身为师弟的桑信发现自己连葬师兄的费用都拿不出来。

施法驱邪这一行,没有人身保险,也没有工伤赔偿,出了事,事主甚至嫌晦气,还把师兄的尸体扔了出来。

桑信一个人背着师兄的尸体走了十几里路回到寺庙,捡了些柴火,把师兄的尸体给火化了。

但这一幕被附近村民看到,于是原本就香火不旺的南泉寺就更没人来了。

没人会来一个烧过死人的寺庙上香。

屋漏偏逢连夜雨,本就山穷水尽的桑信还被古惑仔勒索,被一群人暴揍一顿。

别以为会法术了不起,要是来几十个古惑仔,风叔也得挨揍。

施法是需要时间的,而且法术主要针对的是鬼,不是人。

对付人,还是得看拳脚,看你有没有枪,有没有刀。

桑信几天没吃饭,又挨了一顿揍,躺在破庙里三天动弹不得,一口水都没喝,差点死了。

后来风叔来了,桑信这才得救,活了过来。

风叔那时候还在西九龙警署当差,他也是修行人,对这些同行们都很帮衬,这也是他这么有人缘的最大原因。

他一召唤,大家都来了。真以为只是为了正义?

我们要寻求正义干嘛带着你风叔?

归根结底,还是大家认风叔这个人。

桑信大病一场,醒来后又在佛前枯坐七天,然后他就悟了。

他悟透了一个朴素的大道理——活在世上,你可以什么都没有,但就是不能没钱!

然后他便云游了整个港岛,考察香火市场,做问卷调查,搜寻潜在“客户”。

他利用自己的术法去赌场发了笔横财,然后用这笔钱重新修缮了寺庙,把南泉寺改名成了“灵渡寺”,荃湾灵渡寺。

然后自己又搞了一身行头,冒充高僧。明明是自己花钱修的寺庙,却偏偏找了个洋人,说寺庙是洋人捐的。

还编了个他帮洋人转运驱邪,洋人知恩图报的感人故事。

灵渡寺的名头,再加上洋人报恩的噱头,使得桑信的新寺庙一炮而红。

自此,桑信便一发而不可收拾,财源滚滚来了。

正统灵渡寺的僧人也找上门来了,但桑信指着荃湾两个字给人家看,说我这里是荃湾灵渡寺,又不是你们大灵渡寺,而且谁规定就你们能叫灵渡,我就不能叫了?

双方扯皮了几次,桑信拿出了二皮脸的精神,使得对方彻底败退,懒得跟他计较了。

自此,桑信便成了港岛有名的大师,直到今天。

每一笔原始积累都带着见不得光的勾当。

不可否认,桑信地寺庙充满铜臭,也不乏一些骗人的勾当。

但桑信之所以这么有名,这么受人尊崇,最重要的是他是真有真本事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魔道祖师爷 校花的贴身高手 都市圣医 我怎么就火了呢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相邻推荐
聊斋大军阀聊斋大道长聊斋:大唐护道人聊斋大圣人全民制作人:游戏大师横空出世从明教教主开始纵横诸天重生79之我在美国开银行天命赊刀人天道今天不上班无敌从全属性爆炸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