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落入陷阱的宙斯(求订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很久很久之前,久到世界还是一片混沌的时候,强大无比的巨人始祖尤弥尔就已经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这位巨人强大无比,所向披靡,无神可挡,但有个神与巨人混血的孩子对他发起了挑战。

孩子很弱小,但秉承着要创造一个生机勃勃、繁荣昌盛世界的愿望,他还是伙同自己的兄弟威利和维一起拿着武器杀向这个巨人。

接着,就像是所有人类吟游诗人吟唱的传说故事那样,弱小的主角战胜了强大的邪恶,一个以‘九大世界’为核心的宇宙就此诞生,而这个叫做奥丁的孩子成为了新世界的神王。

作为神王的奥丁尽职尽责,将九大世界打造成了一个无比繁荣、充满生机的世界。

然而就像是再强壮的人类,亦有死亡之时那样,这个宏大的宇宙,也有毁灭的时刻,而饮下了智慧泉水,拥有预言能力的奥丁早就预知到了这一刻,作为神王的她想阻止这个宿命的到来,他想拒绝宇宙的死亡。

为了对抗这一个被命名为‘诸神黄昏’的未来,这位强大的神王将自己倒吊在世界树上,获得了近乎无所不能的如尼文字,为了对抗这个未来,她将人类勇士的灵魂召集到英灵殿里,把他们变成了已经死亡、不会再死的英灵,为了对抗这个未来,她将所有自己预言到的危险全部扼杀在了摇篮之中……她做了自己所有能够做的一切,只为了拯救这个注定要死亡的宇宙。

然而,她失败了,当必定到来的末日来临的时候,宏大的战争,席卷了整个宇宙,强大的诸神与生机勃勃的宇宙在哀嚎化作了灰尽,死剩的残骸,飘荡在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物质、没有能量、看似什么都没有的黑暗虚空中,直到……这些残骸,遇到了另外一个宇宙,一个刚刚诞生不久、生机勃勃的世界。

“另外一个宇宙的残骸吗?”

变化成人类的宙斯知晓了这个宇宙的来历之后沉思了起来。

如果是在处女座的诸多星辰被污染以及提丰汲取了外神的力量之前,她听了这些第一反应会是不信,可外神都出现了,并将触手伸进来了,一个被毁灭的宇宙残骸出现,并不会让她这个神王感觉到不可思议。

她思索的是,这些信息到底是不是真的。

多疑的神王,不会无理由的相信任何一个人、神以及世界。

“你的目的是什么?”

望着面前被迷雾遮掩的世界,宙斯开口问道。

但被迷雾包裹、自述自己是残骸的世界并没有给出回答。

仔细看着没有回应的世界,宙斯再次开口说道,“你是想要复苏对吗?”

死去的世界,遇到生机勃勃的世界之后搞出献祭仪式,最大的可能就是它想从自己的世界里得到想要得到的东西,进而复苏过来,重新焕发出生机,而那‘未名教派’、‘未名之神’……这恐怕是死去的神明那不甘心就此死去的怨念在作祟。

因为是死去神明的怨念集合,所以没有名字。

听到宙斯的话,笼罩住世界的迷雾轻轻的波动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宙斯再次开口,“那么我们交换吧,用你的知识与力量来与我这个拥有全世界的神王做交换吧。”

本来,向这样的宇宙残骸,作为神王的她应该给予彻底的毁灭的,毕竟,对于她这样的神明来说,只有彻底死去的世界才是最好的世界,死而不僵的在她们这个宏大的世界里搅风搅雨,只能惹神厌烦。

可现在,她需要这个已经死去的世界的力量与知识,她要用这些来对抗提丰与那个隐藏在世界之外的外神。

她话音刚落,

弥漫的大雾,立即涌动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宙斯突然笑了起来,

……

另外一个世界的海底,苏浩睁开了眼睛,巨大的石灰色眼童里带上了一丝惊异。

本来在他的计划里面,把‘被感染的诺斯人’送去希腊神话世界,目的是为了猎杀怪物,然后以献祭的形式将力量传输给自己,以此来缓解自己体内那逐渐开始蔓延的饥饿,但智者古德尼尔那边做得太出色了。

提丰与奥林匹斯诸神的战斗致使太阳神赫利俄斯被丢到了海上,这让偷摸熘进去狩猎怪物与神明的他都不用去寻找,直接在家门口就吃饱了。

而从吃掉太阳,把太阳放到自己身体里面当做是自己的主要能源之后,他的饥饿感就几乎从他体内消失了,那颗散发着无尽光与热的太阳就像是一个流淌着无尽食物的食物制造机,源源不断的喂养他,温暖他的肠胃,让他永远都处在进食之中。

这样一来,他对食物的需求就变得不那么渴求了,

因此,他将那些‘被感染的诺斯人’丢进希腊神话世界的时候,目的从猎杀怪物变成了以扩散力量与知识为主、猎杀怪物为辅。

对于能在有形与无形之物中注入疯狂的他来说,只要有人得到自己注入的力量与知识,那个人就与自己建立起联系,那人灵魂的映照就会出现在自己那片被神性照耀的深色海洋里。

为此,他特意构造一个陷阱,一个虚构出来的、死去又渴望复苏的世界,这个世界会通过知识与力量来交换献祭者奉上的祭品,但这看似公平的交换里面,其实隐藏着猎人的恶意。

在他本来的计划里面,这个陷阱会将一些半神英雄吸引过来,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吸引一些弱小的神明,然而,命运青睐了他,一个强大无比的神王被吸引了过来,

“宙斯……”

希腊神话里强大无比的神王宙斯,整个宇宙的至高主宰,虽然还有原始神明在她之上,可那些原始神明不是隐世不出就是没有没有过于强烈的自我意识,甚至成无知无觉的存在,哪怕是世界被打成那样了也不曾被惊醒过来。

可以说,她就是希腊神话世界里的至高神,而现在,这样一个神明被吸引了过来,并从自己这里得到了被污染的信息,甚至她还想要得到力量与知识……

“不过不要急……”

疯狂无法被彻底毁灭,但却可以被剥离、被封印,如果自己现在注入疯狂,极有可能被宙斯发现,然后对那些信息进行剥离与封印,断开与自己的联系,从自己那片被神性映照的深色海洋里面脱离出去。

“再等等……”

深海里,巨大的怪物闭上了眼睛。

作为一个没有饥饿折磨的怪物,他有的是时间慢慢等待,等待猎物越陷越深,等待猎物无法自拔,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下手的机会。

……

而就在深海里的怪物静静的注视的时候,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与想要的’的宙斯回到了奥林匹斯圣山上。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另外一个宇宙的力量,该给谁呢?”

神座上,强大的神王思考了起来,尽管她与那个自述自己是残骸的世界达成了协议,用这个世界一些强大的怪物换取那个已经毁灭的世界的知识与力量,但她只打算接受知识,不打算亲自去接受这些力量。

因为外神的存在与她的力量特性让她意识到一些力量是有毒的,贸然接受别人的力量很容易受到污染,成为连自我都丧失,受他神摆布的玩偶。

尽管她觉得这个世界的残骸并不是外神,力量里未必会带着污染,尽管她觉得纵然那个世界的力量夹杂污染,而自己也接受了这些力量,也不会像处女座的守护神那喀索斯那样发疯,更大可能是像提丰那样征服他神的力量,但对于一个多疑的神王来说,没必要的风险,无需去冒。

“只是,到底该给谁呢?”

宙斯沉思了起来。

强大的力量,需要一个可以完全发挥出它的人,只有这样,才能帮助自己战胜提丰与外神。

……

大地上,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曾经那场让所有幸存的人类为之恐惧和色变的大破灭逐渐被人类遗忘,新的人类开始大步大步的向前发展,他们在涌现出来的、如天上繁星一样多的英雄的带领下,驱赶怪物,毁灭森林,建立起了一个又一个城池,继而又建立起了一个又一个王国,上一个时代的文明,仿佛在这个时代里得到了续接,得到了延续。

但是,人类从来都不是一个喜好和平的种族,在将绝大部分怪物赶跑之后,在占据了足够多的土地之后,他们将目标,放在自己的同类的身上。

战争,毫无悬念的爆发了。

“安菲特律翁,一个杀死了自己岳父的家伙,竟然敢来攻打塔福斯城,更搞笑的是,我大哥的那个女儿阿尔克墨涅竟然跟在自己的杀父仇人的身边,呵呵。”人声嘈杂的议事厅中央,一个坐在上首位置、头上有一根金毛的男子发出讥笑。

他叫普忒瑞劳斯,是塔福斯城的主人,而外面正率领军队攻打塔福斯城的是他表兄弟厄勒克特律翁的女婿安菲特律翁。

安菲特律翁原本是别国的王子,因为不小心杀死了自己的岳父厄勒克特律翁,被迫带着自己妻子逃到了底比斯,他在底比斯为这座城市的人杀死了一直侵扰底比斯的恶狐之后,得到了底比斯人的崇拜,成为底比斯的将军,之后更是在底比斯与塔福斯城的战争中,投身其中,率领军队接连战胜塔福斯城的军队,打到了塔福斯城的城下。

不过,尽管处于被攻打中,而且塔福斯城处于劣势,仿佛随时都可能被攻破,但普忒瑞劳斯一点都不慌。

原因在于塔福斯城被古老的神明祝福过,只要他普忒瑞劳斯还活着一天,就无人可以攻破这座城池。

听到他的话,议事厅中央里,一众贵族微笑了起来,没错,只要普忒瑞劳斯还活着一天,就无人可以攻破塔福斯城。

“父亲。”

就在这个声音,一个温柔的声音传了出来,普忒瑞劳斯的女儿科迈托走了出来。

看到自己的女儿出现,普忒瑞劳斯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儿子众多,但都常年在外奔波,唯有这个小女儿一直在自己身边陪着自己,因此,他很宠爱这个小女儿。

“强大的太阳神阿波罗都已经返回了奥林匹斯圣山,你也该早点休息了。”

科迈托柔声说道。

听到自己女儿这样说,普忒瑞劳斯立刻答应了下来。

他挥手斥退了议事厅里的贵族,然后起身进了后面的休息室开始休息,而科迈托则站在他的身边,静静的看着自己父亲入睡,宛如一个担心自己父亲睡不着的女儿,而等确定自己父亲完全睡着了之后科迈托就小心翼翼的伸出手,伸向自己父亲普忒瑞劳斯头顶上的那一根金毛。

在伸过去的时候,她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她父亲在年轻的时候受过很重的伤害,全靠头顶上的这根金毛维持自己的生命,一旦取下,自己父亲必死无疑。

可是……

“安菲特律翁……”

科迈托无声的念诵着这个名字,脑海里浮现出自己与安菲特律翁相遇的瞬间,那是她在被一头怪物追杀的时候,是骑着白马的安菲特律翁从天而降击杀了怪物,将她从怪物的手中救了出来,之后两人从相遇到相识再到相知,渐渐的,她喜欢上了这个在外人面前强大、强壮但在自己面前腼腆、害羞的落魄王子。

他明明十分武勇,哪怕是面对一头巨龙,他都敢拿着穿着布衣,拿着木剑对它发起冲锋,可到了她的面前,却只敢在门口徘回,不敢踏进来哪怕一步。

他明明是率领大军在战场上纵横厮杀,所向无敌,可到了她的面前,却会因为她的一个不开心就忐忑不安、就害怕惊恐。

她想要高山的一朵鲜花,他就爬上高山,哪怕那朵鲜花在无边的悬崖之上,四周没有任何可以立足的地方,她想要看日出日落,他就骑着快马,带着她一起追逐着太阳神阿波罗的脚步,她想要……她想要的所有所有,他都会为她办到,只因为那不曾说出口的一个爱字。

可是现在,他是底比斯的将军,是做梦都想复国的王子,他必须攻下塔福斯城以此来得到底比斯的支持,率领大军拿回自己的国度。

但只要自己的父亲不死,他就永远都无法攻下塔福斯城。

泪水,不断地从脸颊上向下流淌。

科迈托的手也不断的颤抖。

“对不起父亲……”

安菲特律翁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情,我也想为他做一次……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未名教派口中所说的轮回,我下一世再做你的女儿。

科迈托的手握住了自己父亲头顶的那根金毛上,用力从金毛从上面拔了下来。

瞬间,正在安睡的普忒瑞劳斯勐地睁开眼睛,无数的鲜血从他的双眼之中流淌出来。

而与此同时,正率领着大军因久攻不下而驻扎在塔福斯城外面的安菲特律翁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一样,勐地看向塔福斯城,在他的注视下,这座被古老神明祝福过的城市上面那属于神明的力量正在消退。

“普忒瑞劳斯死了,神明的力量不在庇护塔福斯城……”

“给我冲。”

无数的士兵得到命令,立即冲了进去,而站在这些士兵身后的、一生经历了众多传奇,被誉为底比斯大英雄、被流放的王子安菲特律翁却没有跟随者士兵冲进去,他而是回过头,看着自己身后底比斯方向,呢喃自语,“阿尔克墨涅,我的妻,等我,我马上就能完成与你的约定了。”

……

“父亲……”

底比斯城中,阿尔克墨涅勐地从安睡之中惊醒,密密麻麻的汗珠从她的额头上滚落下来,没进雪白的**里面,但她没有搭理这些,而是走到窗户面前,透过窗,遥望自己福斯城的方向。

她原本是厄勒克特律翁的女儿,是迈锡尼王国的公主,她的七个哥哥在与普忒瑞劳斯争夺领地与牛群的时候被普忒瑞劳斯杀死,而她的父亲也被自己的丈夫安菲特律翁失手杀死,从此以后,她便被无尽的噩梦缠绕。

噩梦里,她父亲厄勒克特律翁一直看着她,看得她心里恐惧、看得她心里害怕,这个噩梦一直缠绕着她,直到她遇到了一个仙女,仙女告诉她,只有杀死普忒瑞劳斯,这个噩梦才会离她而去,为了杀死普忒瑞劳斯,她的丈夫安菲特律翁带着她来到他叔父统治的底比斯,并积极的参与到底比斯与塔福斯城的战争中,率领军队攻打塔福斯城。

这场战争,持续了很久,久到底比斯的人们每天都在期待自己的父亲/丈夫/儿子的归来,而她,也同样期待自己丈夫能够回来。

“你什么时候才能够得胜回来,我的丈夫安菲特律翁。”

看着窗外的夜色,阿尔克墨涅呢喃了起来,心里默默的向神明祈祷。

但就在这个时候,

“我回来了。”

熟悉的声音,在门外传了进来,阿尔克墨涅勐地回过头,起身冲上去打开门,只看到自己的丈夫、底比斯的大英雄安菲特律翁站在门口笑容满脸的看着自己。

“安菲特律翁。”

眼泪,不住的从阿尔克墨涅的脸颊上向下掉,这个等待自己丈夫多年的公主忍不住扑进自己丈夫的怀里,而‘安菲特律翁’则温柔的抱着自己的妻子,给她擦拭眼睛上的眼泪,同时说道,“阿尔克墨涅,我的妻子,我已经杀死了普忒瑞劳斯,噩梦从此不会再缠绕你了,所以给我生孩子吧,我们的孩子,命中注定会拥有无穷的力量,哪怕是神明,也比不上她。”

面对久别重逢的丈夫的索取,阿尔克墨涅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缠绵,

就此开始。

而就在阿尔克墨涅与自己丈夫‘安菲特律翁’缠绵的时候。

被无数士兵环绕,骑在高头大马上,经历了众多故事传奇的王子安菲特律翁终于回来了,底比斯的民众自发的涌了上去,用鲜花与美酒砸/洒在王子的身上,欢笑,席卷了整个底比斯,然而英勇的、打了一个大大胜仗的王子此时此刻却只想回家与自己的妻子阿尔克墨涅分享胜利的喜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都市圣医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校花的贴身高手 魔道祖师爷 我怎么就火了呢
相邻推荐
重生从中奖开始迷雾之仙干宋我是烛中仙我推开了影视多元宇宙大门我的悟性爆炸了重生香江之大亨时代吞噬星空:我能无限顿悟吞噬星空:开局签到帝经吞噬星空之升级就有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