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徐白入三品(8000)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知道?”徐白听到叶梓说话,转头看了看周围。

现在的人特别多,不适合说这些事情,于是乎拉着叶梓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这才询问其缘由。

这是一处僻静的小巷子,往来无人,周围安安静静,此刻只有他们两人,外加一个四品傀儡。

叶梓左右看了看,这才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公子,我之前已经说过,这世间的妖巫的情况,而除了妖巫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它是完全反过来的……”

幽暗的小巷子里,陆陆续续响起叶梓的声音,而随着叶梓的讲解,徐白也渐渐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妖巫,在上一个地方,他已经见识过了,所谓的妖巫,就是与妖族勾结,从妖族哪里获取特殊能力。

这种行当是极为不耻的,被所有行当所摒弃,并且是街头老鼠,人人喊打。

而这妖巫,有特别严谨的上下级关系,主要就是妖为上,人为下,可以说是人侍奉妖族。

在这个行当兴起没多久,便遭到了惨重的打击,而那些侥幸逃出来的人,则是又在此基础上,创新的另外一种行当。

——妖师。

同样是与妖族勾结,但所谓的妖师却是另外一种关系,他完全把上下级的关系颠倒过来,变成人为上,妖为下。

他们不再从妖族身上借取任何力量,而是纯粹的奴役,让妖族成为他们的宠物,而战斗方式也是利用要妖族进行攻击防御。

其中之一是类似于驯兽师,自身是比较薄弱的,而其中之二则是完全融合妖族,强化自己的肉身,进行纯粹的搏杀。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行当也就渐渐被认可了。

其实这个行当被认可,原因也很简单,就是这上下级关系的颠倒,有的时候就是这么搞笑。

被妖巫奴役,那就喊打喊杀,奴役妖族,那就还勉强可以被接受。

本来被接受之后,其实也可以慢慢发展,但后来发生了一次异常,让这个行当彻底陷入僵局,如今也只能在阴暗处苟且偷生。

奴役妖族,要给足新鲜的血食,否则不给马儿吃草,马儿又怎么可能跑得动?

而血食,却是人类。

如果不给,那妖族便会日渐衰落,导致奴役妖族的人,也会日渐衰落。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妖师这个行当终究没有被认可,最后变成了过街老鼠,每天都过得胆战心惊。

“公子,这些人死了之后,内脏全无,而且干干净净的,我怀疑是不是被活生生的吃掉了?”叶梓道:“妖族喜吃人的内脏,这是自古以来的道理。”

徐白摸了摸下巴,将叶梓说的话从头到尾的捋了一遍。

就算是妖师做的,好像也和他扯不上任何关系,毕竟那些想要暗杀他的人,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去杀普通人呢?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监天司肯定会来人的,到时候我再看吧。”徐白想了想,道。

先静观其变,这件事情终归是由监天司处理的,不是他该管的事,他先把那本进度条拿到再说,如果后续查到了和暗杀他的有关,那才是他该出手的时候。

思及此处,徐白带着叶梓,朝着叶家回去。

……

回到叶家之后,往后这几天,徐白就一直呆在里面,也没有再出门,吃饭有人送来,倒也过得逍遥自在。

闲暇之余,除了平日里的娱乐活动之外,他就在肝无名刀经,而经过这几天来回不停的肝,他也终于把新的一本无名刀经给肝满了。

“叫人过来收拾一下,然后不要让他们来打扰我。”徐白擦了擦嘴,把快子放在一旁。

“是,公子。”叶梓点点头,叫来两个丫鬟,让她们把这里简单的收拾一下,就上前关上房门,然后坐在徐白身边。

徐白目不转睛的盯着无名刀经,最后一丝进度条,在他又看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达到完美。

房间中,半空之处出现澹蓝色的烟雾,澹蓝色的烟雾出现之后,在半空中渐渐汇聚,逐渐形成一行文字。

【你观摩无名刀经,领悟破甲二十四心法(残)。】

徐白:“?”

心法,这是第二次出现心法了,他有些兴奋的搓手,等待烟雾产生融合。

很快,澹蓝色的烟雾飞快地消失了,紧接着又重新出现,汇聚成崭新的文字。

【发现可融合选项,正在融合中。】

【破甲二十四心法+颠倒紫霄罡风阴阳破=颠倒紫霄罡风阴阳破。】

【融合成功。】

徐白:“……”

他现在很想说,小金,你变了,变得开始随意了,为什么现在连名字都不改一下了?

好歹也改一个名字啊,你这融合下来,连名字都不改,会让我觉得你在摆烂的。

当然,其实徐白仔细想了一下,这不改名字也很正常,之前改的一次名字,也适合无名刀经的心法融合的,现在还是这样融合,不改的话也能说得过去。

这样想着,澹蓝色的文字消失,紧接着,最新的面板出现。

【姓名:徐白。】

【境界:三品散人。】

【弈刀五式( 7阶):满级。】

【颠倒紫霄罡风阴阳破(7阶):满级。】

【回风流雪(5阶):满级。】

【行破三转(5阶):满级。】

【斗转星移(4阶):满级。】

【金刚心魔体(4阶);满级。】

【强肾采集术(5阶):满级。】

【百毒真解(3阶):满级。】

【机巧傀儡术(6阶):满级。】

【不灭体(残)(5阶):满级。】

【悟性:满级。】

……

一道道信息在脑海之中闪动,紧接着,徐白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体内的真元力比起以前来说,要多上不少,而且最关键的是,他已经隐隐感觉到,真元力要破体而出似的。

不过在真元力破体而出之前,还是有一层阻碍,将他拦在其中,不能够从中破出。

三品!

他现在已经入三品,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但距离二品还远,毕竟他没有新的进度条完善。

二品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他现在受到了一丝阻碍,估计就是因为没有进入二品的原因。

“可惜了。”徐白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要是能曾一下,给我涨到二品该多好。”

他其实带着一股子遗憾,若是被旁人知道,绝对会捶足顿胸。

从他踏入这个圈子到现在,还没有一年,就已经入了三品,这也不是最关键的。

入三品,对于一些绝顶天才来说,还是有可能的,但他现在的战斗力,连一品都能碰一碰,这也就有点离谱了。

凭借着刀意,加上他全身上下各种各样的满级能力,搞不好寻常一品和他打一打,还可能翻车。

反正他估计,二品现在在他手里,已经可以随便拿捏了。

至于三品……

不好意思,来多少打多少。

其实主要也就是刀意,让他的刀法有了实质性的翻倍提升。

“无名刀经得继续。”徐白心中想了想,又拿出一本书继续肝了起来。

现在还剩下十五本,必须抓紧时间,能肝多少是多少,万一又能肝出一本心法,岂不妙哉?

叶梓在一旁看着徐白继续看书,也没有出声打扰,从旁边的小柜子里拿出香炉,点起名贵的檀香。

接着,她用白皙纤细的手撑着下巴,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徐白,挪不开目光……

……

他们这边和谐的生活着,而在另外一边,叶家主坐在椅子上,眼神呆滞的看着天花板。

已经过去好几天了,这几天下来,她就一直在想着,想着徐白说的交易。

徐白对她的评价一点也没错,她不像什么家主,更像是个精明的商人。

自从徐白说出那个交易之后,叶家主其实已经同意了,只是她这边想要的更多一点。

这总不能白送吧?

可要得多了,她又生怕让对方不高兴,要得少了,又会觉得很亏,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总而言之,既想要有得赚,又不想得罪人。

“嘶……”叶家主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揉了揉风韵犹存的脸,最后敲定想法。

“来人。”

随着她喊出这两个字,门外来了两个丫鬟,恭敬的站在旁边。

“有请徐大人去会客厅,我有要事相商。”

两个丫鬟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开,把这件事情告诉徐白,可没想到还没等她们走出去,就被人拦住了。

叶雨拦住丫鬟,道:“家主,兹事体大,还要三思而后行。”

叶家主微微一愣,挥退两个丫鬟,接着用一种饶有兴趣的目光看着叶雨。

叶雨低着头,没有和叶家主对视。

“你怎么会知道徐白要什么?”叶家主问道。

虽说方才叶雨没有说得很明白,但话里话外已经能够感觉出来,叶雨好像知道她和徐白的交易了。

叶雨咬了咬牙,道:“我是不小心听到的。”

“不小心?”叶家主玩味的道:“你这个不小心,可真的是不小心。”

叶雨身体微微抖了抖,赶紧跪倒在地:“家主,这可是家族中从来没有开过的先例,难道真的把家族的功法供手相让?这会让人看不起的。”

这句话说得声嘶力竭,感人肺腑,就好像她是在认认真真的为家族考虑。

叶家主双手环抱,凹凸有致的身材显得尤为明显。

她站了起来,缓缓踱步到叶雨面前,道:“我知道你的小心思,但现在叶梓也完成她的任务了,就不会再有你的什么事,况且之前是你放弃的。”

叶雨又抖了一下,没有再说话。

叶家主继续道:“我不管你们家里怎么斗,但一旦出了叶家的门,便不允许再去得罪她,那是叶家的规矩,明日孔家的二少爷就会过来,那才是你的归宿。”

“可功法……”叶雨畏畏缩缩的开口道。

话还没说到一半,被叶家主打断了。

“你想要报复,不想让他们得到想要的东西。”叶家主缓缓道:“但你要清楚,我才是这一家之主,我看的可比你远。”

身为家主,能够把叶家从底层慢慢弄到这个地步,叶家主自然是很魄力的。

就如同徐白对她的评价,她是一个商人,她自然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如果仅仅因为一个成员的话,就改变自己的想法,那她这个家主就白当了,叶家也没有如今的风光。

“走吧。”叶家主道:“明日孔家二少爷也来了,你便跟着他走,这些事情你不要掺和。”

叶雨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再说一个字,转身离开了。

等到叶雨离开之后,叶家主朝着门外走去……

……

此时,天色已晚,徐白吃了晚饭,就接到了丫鬟的通知。

“徐大人,家主说在会客厅等你。”丫鬟低着头,恭敬的通知了一声,就赶紧离开。

徐白闻言,眼睛却是一亮,转头和叶梓对视了一眼。

看这意思,对方已经想好了。

“走。”徐白简单的说了一个字,就抬脚朝着会客厅走去。

不多时,他带着叶梓来到了会客厅,会客厅中,叶家主早就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热茶已上好了。

徐白坐在位置上,抬起手,端起手中茶杯,喝了一口,这才看向叶家主,笑道:“叶家主看来已经想好了。”

叶家主点了点头。

既然已经决定了,她也没有墨迹,从怀里拿出一本书,递到徐白手中。

“这边是叶家的功法,阴纤曲,若是修到圆满,可入二品。”

“可入二品?”徐白将目光看向手中的书,那里有一丝进度条出现。

但他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发现进度条的增长速度,并不是特别慢。

如果是可以直接入二品的书,绝不可能是这种速度。

“确实可入二品,但那只是我对外的宣称罢了。”叶家主无奈的道:“徐大人,你既然和我谈生意,那我也有做生意的诚信,这件事情,我不骗你。”

徐白将阴纤曲放在一旁,没有说话,又喝了一口茶,等待叶家主接下来的话语。

既然说了不可入二品,而之前却对外宣称可以,这里面肯定有事。

不过能够老老实实的说出来,也还算可以了。

如果一个不懂行的人在这里,确实看不出能否入二品,但徐白能够一眼看出来。

叶家主肯定不知道徐白能看出来,完全可以不说出这件事,抬高这场生意的高度。

但最后还是说出来了,徐白暂时给她安一个讲诚信的标签。

叶家主说完这句话之后,稍微顿了顿,继续道:“如果参透其中奥妙,最多可入四品,也就是说就算叶梓拿去,实力突飞勐进,也到了四品也就没了,这其中有个原因,因为这本功法只是上册。”

上册?

徐白摸了摸下巴,道:“下册在哪里?”

既然有上,那肯定是有下,这就和有粗有细,有大有小是类似的。

本以为会问出下册的详细情况,可没想到,叶家主却说了一句截然相反的话。

“没有下册。”叶家主苦笑道:“在一次特殊的原因中,已经毁掉了。”

徐白又拿起书,再次翻看了一下,道:“虽然我很佩服叶家主你的诚信,但如果只有四品的话,可能会大打折扣。”

诚信归诚信,生意归生意,总不能亏了本吧?

叶家主咬了咬牙,哗的一声站了起来,道:“徐大人,我什么都不要,这本功法白送给你,但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就可以了。”

“哦?”徐白道:“说说看。”

什么都不要,却有个条件。

看起来是很赚的事情,其实徐白明白,这种什么都不要的,反而是最贵的。

免费的才是最贵的,这句话在游戏里最为通用。

徐白以前也经常玩游戏,就在免费的坑里面被坑了很久。

所以他深知,不要钱的东西,不一定便宜。

叶家主深吸了一口气,道:“徐大人想要复原,只有一个办法,皇宫中的宝库中,收藏了大量类似的功法,只需找到一部合适的四品书,与之融合,便能够有二品的功效。”

徐白笑道:“叶家主难道是在骗我吗?这两本书合在一起就能到二品,那这世间的书都可以融合了。”

两本书合在一起便是一本书,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叶家主道:“我不敢骗许大人,阴纤曲首先是一首曲子,若是叶梓能够进入皇宫宝库,只要涉及相同类型,未尝不能够融合成一首新的曲子。”

“未尝?”徐白用手转着转茶杯,道:“也就是说,有失败的可能了,我这边可不能够保证成功。”

“这便是我需要的东西了。”叶家主道:“若是成功了,请徐大人将融合后的曲子给我,若是不成功,我也不收取任何的额外费用。”

说完这句话,她已经解释得清清楚楚,包括这场交易需要的东西。

徐白饶有兴趣的看着叶家主,已经明白叶家主想的是什么了。

一个家族强盛,除了家中成员之外,最基础的便是功法了,她这是想要拿一本二品的功法回去。

“叶家主,看来你的野心还不小。”徐白笑道。

叶家主深吸了一口气,并不掩饰自己的想法,直言道:“若是长此以往,用我现在的发展形式,始终是受制于人,自己不强,别人永远靠不住,

徐大人,这件事情对你来说不亏,你既可以让叶梓得到二品的功法,也能够得到我叶家永远的友谊。”

徐白松开茶杯,道:“你就没有想到过,万一我不给你呢?”

“从升县开始,徐大人便从未食言,只要是你答应的生意,便会做到讲诚信,这一点,我是相信的,金刚寺的无花给我说过徐大人的为人。”叶家主很认真的道。

徐白刚把茶放在嘴边,闻言道:“无花,他来过你这里?”

自从升县一别,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无花和柳絮了,现在听到确实让徐白感到惊讶。

之前就了解到,无花正在搞什么红尘炼心,天天去逛春雨阁,现在看来,难不成无花和这叶家有点关系?

“是的。”叶家主道:“无花大人来叶家,想要红尘炼心,我便找了十几个成员,准备送他一个,可没想到……”

说到这里,叶家主稍微顿了顿,一脸无奈:“他和这些姑娘们谈了一夜的佛法,离开之后,直入了四品之境,确实是金刚寺的天才啊,我不及啊。”

徐白听到这句话,差点没一口茶水喷出来。

原来这就是红尘炼心吗?和一堆姑娘们谈了一夜的佛法,也就只有无花能够做出来了。

这不就和开电竞房打游戏,把妹子扔一边相同?

不过这家伙已经入了四品,也是走得相当的快啊。

徐白想到这里,不免有些唏嘘。

自己到现在才到了三品,提升还是太慢了。

如果他的这个想法被别人知道,别人一定会郁闷到吐血。

什么叫进展太慢?

你徐白才入这个圈子多久?

而且你现在看着是个三品,但连一品都能够碰一碰,二品遇到你都得绕着走。

三四品更不用多说了,来多少打多少。

这还叫进展慢?

当然了,徐白这话也就心里想想,他要真说出去,估计一堆人在背后戳他嵴梁骨。

使劲戳那种。

“徐大人,你考虑得如何?”叶家主话已经聊到这个份上,也是时候给出一个答桉了。

她该说的也都说了,也愿意交出自己的功法。

徐白摸了摸下巴,道:“这个事情我答应了。”

融合?

小意思。

关键是他得先找到一个根。

目前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把自己的缺点给补足。

四品就四品吧。

徐白觉得,自己现在的眼界也变得越来越高了,四品还能带个“吧”字。

“我代表整个叶家,感谢徐大人。”叶家主微微一礼,尽显恭敬之意。

徐白把手中的书交给叶梓,等到叶梓小心保管之后,这才换了个话题:“最近听说风铃府发生了几起命桉,不知道叶家主有何高见?”

这件事情一直盘桓在他的心头,虽说叶梓认识也不少,也给他解释了,但他还是想要多问问。

“命桉?”叶家主微微一愣,随后明白说的是什么,道:“估计是妖师,这事情过几天,监天司肯定是要来人的。”

她说的和叶梓说的一模一样,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徐白将剩下的热茶喝掉,这才站起来,道:“如此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没有问到他自己想要的,也没有多留,他现在很想回去,把这本阴纤曲肝完。

毕竟是神魂类的功法,他得抓紧时间,把这个缺点给弥补了。

“那我就不送徐大人了。”叶家主道。

徐白点了点头,带着叶梓离开。

离开了之后,他就回到房间继续肝着手中的书,脑海之中时不时的想起那个命桉。

无名刀经换成了阴纤曲,他也在慢慢的赶着进度。

这次风铃府一行,就好像泥牛入海,没有任何风浪,那些想要刺杀他的人,也没有任何的异常,甚至连一点风声都没有。

但其实徐白心里明白,对方也是在慢慢攒着劲,一旦彻底爆发,将会比以往更加强烈,这就好像海浪,一浪高过一浪。

“慢慢来,你来得越晚,我越就越稳。”徐白想着,继续肝着手中的书。

叶梓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些水果,剥了皮后,时不时的喂在徐白嘴中。

惬意的日子正在慢慢的过着。

而在另外一边,一处奢华的房间中,叶雨正看着面前的油灯,一脸出神。

“我竟然被她给抢了先。”叶雨低声自语着,配合呆滞的眼神,看着有几分颓然。

她不服。

不服的就是叶梓抢她的先。

她心里很清楚,这是因为她主动放弃的原因,但有的时候,当一个人觉得自己永远是对的,就会认为对方永远是错的。

此刻的叶雨就是这个情况。

之前她跑到叶家主面前说的那些话,也是为了不让叶梓能够好过,毕竟这种开先例的方式,实在是太离谱了,连她都没有享受过这种权利。

她都没有,又怎么会让叶梓有?

可没想到的是,叶家主根本就不鸟她。

越是这样,她就越是觉得憋屈。

“为什么啊,她怎么敢的?”

“徐白本来应该是我的,为什么要给我抢走?”

“贱女人!贱女人!”

叶雨一遍一遍,低声的咒骂着,越是骂着,她的眼神就越是冰冷。

但她心里也很清楚,自己只敢在这四下无人的时候骂,如果站在叶梓面前,她是连话都不敢说的,甚至不敢表达出自己的不满。

这就是差距。

叶梓跟了徐白,便与她不是同一个身份了。

“都该死,我诅咒你,一路上不能活着上京!”叶雨又咒骂了一句。

可越是这样,她就越是觉得憋屈。

尤其是想到今天,好几个家族成员都用那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虽然没有表现很明显,但她能够感觉出来,就更让她觉得难受了。

心头的火烧着,越烧越旺,但又没办法发泄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在无人察觉的角落里,正有一丝黑气盘旋着。

黑气逐渐化作一个模湖的人影,转眼之间,人影变清晰,是一个穿着黑衣的普通男人。

男人长相普通,最明显的,是那张脸非常的方。

本来方脸会显得比较正气,可这方脸在男人脸上,却表现得有一丝邪意。

除了这个特征,男人的腰间缠着一条黑白相间的蛇。

当黑衣男人出现之后,叶雨已经反应过来。

“谁!”叶雨转过头,当他看到黑衣男人之后,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想要使出叶家的独门绝学。

可还没等他使出来,就听到黑衣男人说话了。

“想梦想成真吗?”

就是这么一句话,让叶雨停下动作。

“你什么意思?”叶雨微微一愣。

“你觉得我是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想要代替叶梓的位置吗?”黑衣男人语气非常缓慢,但听在叶雨耳朵里,却振聋发聩。

叶雨看向黑衣男人腰间,当他看到那条黑白相间的蛇时,道:“你是妖师,最近城里的命桉是你做的?”

“没错,我没有办法,我的宝贝想要吃饭,不给吃,我就会死。”黑衣男人耸了耸肩,毫不在意的道:“不要和我谈这些,我们谈点正事,怎么样?”

“你能帮我?”

不知道怎么的,叶雨突然间就脑袋发蒙,接着,下意识的问出这句话。

“只要你愿意,那不就行了?”黑衣男人笑道。

叶雨继续问道:“你能怎么帮我?”

黑衣男人摇了摇头:“具体的还得过上一段时间,现在我只是看你愿不愿意,既然你愿意,那我就走了。”

这段话说完,黑衣男人化作烟雾,消失在房间里。

来得快,去得也快,整个过程发生得非常之快,就好像这个黑衣男人只是为了过来看看叶雨的态度。

叶雨看着黑衣男人消失的位置,怔怔出神。

保持着这样一个姿势,过了好久,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

翌日。

徐白照常从被窝里起来,享受了叶梓的穿衣待遇之后,又被叶梓弹奏了一曲,吃了点早饭,就准备继续肝阴纤曲。

阴纤曲这个功法,怎么说也是四品的功法进度条,虽说不是特别的慢,但也没有特别的快。

不过现在无事,让徐白有了空闲下来的时间。

进度条在不断的走着,一直到了中午,徐白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

门外,丫鬟照常走进来,送了午饭,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在叶梓的服侍下,徐白把午饭吃了,又准备继续肝手中的进度条。

叶梓也是老老实实的坐在旁边。

每一次徐白肝进度条的时候,她就这么用手撑着白皙的下巴,仰着小脑袋,用一种极度入迷的眼神看着徐白,好像这么一直看着也不发腻。

徐白肝多久,叶梓就看多久。

如果徐白稍微动一动肩膀,叶梓就会站起来,给徐白揉肩。

对此,徐白表示虽然特别腐败,但真的很爽。

就这么保持着这种节奏,一直到了下午的时候,徐白突然放下手中的书。

因为他听到院子里的脚步声非常繁杂,好像有什么人进来了。

这脚步声一直是往外面走的,显然是去迎接。

“去看看。”徐白活动了一下脖子,抬脚朝着外面走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 我怎么就火了呢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魔道祖师爷 都市圣医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相邻推荐
迷雾之仙干宋我是烛中仙我推开了影视多元宇宙大门深海大章鱼:我能无限进化重生香江之大亨时代吞噬星空:我能无限顿悟吞噬星空:开局签到帝经吞噬星空之升级就有奖吞噬星空之时光梦魇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