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6.第三次逝境的终结,青娘子的来历(4.1K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逝境十一年...

临安,碧月茶楼。

白裙小娘子飘然如仙,婀娜似莲,正提着茶壶,踮着脚尖,踩着舞步,在客人间似蝴蝶般轻盈地穿行。

“好,真是绝世佳人!”忽有锦衣公子称赞,他目光灼灼地盯着这小娘子,只觉腰身纤细有力好似蟒身,长腿修长匀称曼妙无比。

他正痴痴看着,旁边忽有友人来了他一把,压低声音道:“赵公子,你初来临安,可能不清楚一些事...这碧月茶楼的白娘子,你可千万多想。”

锦衣公子愣了愣,小声问:“什么来头?”

那友人道:“如今天下,哪个风头最盛?”

锦衣公子道:“岳将军?”

友人摇摇头道:“岳将军固然值得人尊重,但在此世,却还有一个人站得更高。”

说罢,他眼神瞥了瞥。

锦衣公子随着他目光看去,却见到这茶楼里竟是有不少道士和僧人,其间居然还有一个红衣道士,红衣这是上等法师才能穿的衣裳。

在这妖魔频出的时代,红衣道士的地位是很高的,便是国公也不可能怠慢,可这般的道士却在临安钱塘边的一个小酒楼里饮茶。

再一扫,另一边竟还有个气势不凡的僧人,这等僧人一举一动,皆有禅意,看的人心静不已。

“佛...

道...”

锦衣公子忽地想起了什么,“是那位...大人?”

友人见他明白了,便笑道:“此间那白衣小娘子正与那位大人是姐妹。”

“哪种姐妹?”锦衣公子问。

友人笑了笑,眨了眨眼。

锦衣公子悟了,他顿时肃然起敬,再也不敢看那白娘子一眼。

忽地,他觉得还不妥,本着“礼多人不怪”的原则,急忙起身端茶,低首,匆匆走到白娘子面前,恭敬行礼,道了声:“在下方才失言冒昧,以茶赔礼,还望夫人莫要放心上。”

白娘子道:“公子不曾冒昧。”

锦衣公子恭敬饮茶,又一行礼,这才退下。

真的公子哥儿也没傻的,不会在外惹事胡作非为,还说出“你知道我爹是谁吗”这样的话。

白娘子扫了一眼满堂宾客,却并不开心。

这碧月茶楼在临安已经出了名,普通百姓或许还不知其中奥妙,但越是身份显着、越是地位崇高的人就越是明白这茶馆的位阶。

达官贵人,真人大师出没此处,使得碧月茶楼一跃成了临安的顶级社交场所。

可越是如此,白娘子就越不开心。

她扫了扫楼中帮忙的掌柜和茶女,竟无一妖!

可这有什么办法?

她这茶楼里,隔三差五有高级法师跑来,还有大和尚定点来喝茶参禅,若是招那些水妖过来,怕不是当场就被打死。

三天后...

她把碧月茶楼交给了其他人打理,自己则是留了一封信,不告而别。

之所以如此,不是因为意气用事,也不是因为她从白素璃记忆里挖出了之前逝境的记忆,后者是挖不了的,白素璃记得,但此间的白娘子就是无法挖出来,这就是逝境的规则约束所致了。

她的去向是钱塘县的钱塘茶楼。

她不想相公或者那位该死的李姑娘跟过来。

她要找的人是.......苏小娘子。

在夏阎第一次进入临安逝境时,她曾怂恿夏阎纳妾,而这个妾就是苏小娘子。

苏小娘子是个“白富美”,而且还是个寡妇。

有钱,漂亮,寡妇,门前自然多是非。

可苏小娘子门前却安静的很,因为...苏府的壮汉实在是太壮了。

身高两米五的肌肉铁疙瘩见过没有?

没见过,到苏府瞅瞅就明白了。

白素璃来到此地,脸上的嗔怒再也无法忍耐。

苏小娘子安安静静地听她说完这些事,忍不住道:“你也真是不易,怎会和李天尊同侍一夫?不过...这可是越发见得你那夫君的厉害了。他是谁呀?”

苏小娘子的声音很妖娆,很挑逗,若是个男的在这里,保不准这三言两语就已经挑起心底的火了。

白素璃道:“我那夫君确实不简单,不过...他在阻止我们,他不想要我为他生孩子,他只想让我永远困在金山寺下。”

苏小娘子叠着雪白长腿,妖娆道:“那你要我做什么呢?”

白素璃道:“涂山氏幻术的厉害,仙魔皆知,我要你......”

声音渐悄,不时传来苏小娘子嘻嘻的笑声。

...

...

...

金山古刹,禅房之中,花木凋零。

正值深秋落叶时分...

枯荣之间,是诗人雅兴大作、伤春悲秋的灵感,也是大和尚参悟生死的契机。

梧桐叶下,一方茶几。

李姑娘依然瘦瘦小小,提笔而书。

夏阎在旁观摩。

李姑娘的天赋他是学不来的,所以...他也调整了心态和方向。

他在这里要的就是时间积累,如此返回了才好去填满自己本命法宝中的气旋。

“娘子,为何抄经文?”

“坏人,你看不懂吧?”再为人妇的小李学正,又恢复了那古灵精怪妖女的一面,她没有了在学生面前的端庄沉稳,有的只是在相公面前随心所欲的真性情。

不过如此反问,李姑娘也不是要驳自家相公的面子,她只是笑道:“我要写一个字,可在写那个字之前,我要做很多很多准备。”

“青灯古佛,你真悟得?”

“不过是一时之境,进去了,再出来便是。”

李姑娘继续抓着古经,一抄便是一天。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逝境二十一年。

李姑娘没有再抄经文,也没有去金山寺。

因为,钱塘居然有了妖潮。

潮至临安,直扑金山寺。

在那潮水浪尖的是一群巨大的血色螃蟹,螃蟹外壳透明似玉,内里又好像端坐着一个小人儿。

夏阎认得,这是妖海,它和金山寺有不共戴天之仇。

这一日,大和尚们严阵以待。

临安的上空飘着小雨。

李姑娘撑着油纸伞和她家相公走在临安街头。

人群在恐慌地喊着,逃着。

李姑娘和夏阎却往人群逃来之处走去。

“相公,你就在这里吧。”

“瞧不起我吗?”

“你在外面比我厉害,可在这儿,还是听我的吧。”李姑娘说完,一步踏入长风,抬手便是一个金色的“卍”字从天而落,将一串儿血色螃蟹给镇压。

她快速掠行,漫步长风,指尖一个又一个“卍”字降落。

许是这血色蟹妖太多。

李姑娘抬手又写了个巨大的“卍”字。

卍,悬空,臂轮似金光火焰,旋转不息。

而无数的小号的卍则从中而下,自动寻找妖气,自动将蟹妖镇压。

不仅蟹妖,那些伴随而来的小妖,也纷纷被镇压。

卍,乃是镇压之符字。

而李姑娘写出的“卍”,绝对不是只有一重真意的“卍”。

人前显圣,莫过于此。

大和尚们几乎以看着菩萨的眼光,看着那风里站着的美妇。

而远处,正手握长枪,披甲而至的军队们也是瞠目结舌。

李姑娘抬手一甩,钱塘洪水顿时逆流,滚滚西去,不复回...

夏阎早已麻木了。

...

...

从那之后,李易清的名声获得了恐怖的提升。

南国的皇帝亲自设台,拜李易清为“安国夫人”。

李易清则是邀请了天下佛道,前来切磋交流符字法术。

原本需要去抢的东西,现在不用抢了。

逝境三十一年...

夏阎看到李姑娘随手将天雷打散,细细一问才知道李姑娘居然又掌握了“雷”字。

雷,乃是道家秘学,而天雷大抵只有紫袍天师层次的大法师才能动用。

李姑娘打散天雷,这怎么看也是领悟了雷的三重真意了。

妖潮再度来袭,李姑娘再度镇压。

夏阎悟了...

这一次逝境,就是看李姑娘的如何“开挂”的。

然而,在好事的背后,却亦有着阴霾。

这阴霾,是上一次夏阎未曾解决的问题。

第一,和白娘子交流;

第二,如何活过凡人的寿元。

这两点,他和李姑娘都没做到。

李姑娘虽然颇有无敌天下的架势,但却还是没有超脱凡人的寿元。

两人如今已是生出了几许白发...

不过,夏阎这次本来也没打算真正解决问题,他这一次的计划是“收割资源”。

而显然,这计划成功了。

在李姑娘操持的佛道交流中,李姑娘收获了不少法术,譬如:纸人术,幻术,剑术,布阵,假形等等等等...

逝境四十六年。

旧皇驾崩,新皇登基,设台拜李姑娘为“风灵帝君”,并令能工巧匠凋玉像,又以玉皇观道庙香火供奉。

然而,玉皇观中只有五尊帝君像。

新皇便让在旁加设一殿,五帝变为六帝。

逝境四十九年。

夏阎准备带着李姑娘和白素璃撤退了。

可这一年,却是异变突起。

首先,玉皇观着火了,这火不偏不倚,刚好把风灵帝君所在的大殿给烧了。

不过这没事儿,烧就烧吧,反正夏阎都准备离开了。

可后一件事,却让他愣住了。

白素璃怀孕了。

此时,他和李姑娘都已是年近七十的老人,而白素璃却依然还是少女模样。

可这少女的肚子竟然大了起来...

夏阎仔细回想了一下,时间可能还真能对得上,不过他完全不确定,因为他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更不可能在这关键的时刻让白娘子怀孕。

在逝境里让娘子怀孕,也许并不是什么大事,顶多会承受一些离别痛苦。

毕竟养了孩子,总是会有感情的,而离开逝境就意味着孩子消失。

然而,白素璃怀孕却是大事。

因为夏阎大概明白,白娘子想要真的降临,需要做到两件事,第一件:脱困,彻底融合白素璃;第二件:怀孕,将锚位定于现在。

如今,白娘子没脱困,可白素璃却怀孕了。

白素璃身份特殊,若是回到了现在,这孩子...很可能也会被带出去,那这会不会有问题?这是不是意味着白娘子已经有了锚点?

一时间,夏阎有些犹豫。

李姑娘也有些犹豫,她也不是怂恿相公抛妻弃子的人。

是把孩子带出去,还是把孩子生下来,再留在这儿,继而随着“逝境的刷新”消失?

最终...

两人无法做出决定,夏阎决定再等等,只不过按照老规矩,将住处搬迁到了“逝境脱离处”,万一有意外,只要一步就能脱离。

李姑娘给住处题字“东篱小斋”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

逝境四十九年。

秋来...

冬至...

寒风飘雪,给东篱小斋的屋舍和院落覆上了浅浅的白。

凛冬里,屋内暖暖的,夏阎神色复杂地看着腆着肚子的白娘子,忽地道了句:“出来聊聊吧。”

“相公在说什么?”白娘子瞪大眼,看着他,然后又垂首道,“是我给相公惹麻烦了...”

屋外,却见一辆辆奢华的马车从远而来,这些都是真正顶尖的达官贵人,他们来此只为拜见那位风灵帝君。

眼见着,年底将至。

夏阎在和李姑娘单独相处时,忽地提出了个可能,“会不会是幻术?”

这个世界有幻术,自然有将幻术提升到巅峰的存在。

李姑娘并不擅长幻术,于是她以她的关系请来了紫华真人的师父——南华天师。

南华天师乘风而来,以赐福为名,仔仔细细地观察了白娘子,待到出门确是摇了摇头。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不是么?”

“帝君,并非不是,而是...老道看不透。”

看不透?

李易清若有所思,拜别了南华天师。

眼见着距离年末还有小半个月时间,两人必须做出最后的决定。

...

...

这一天。

夏阎与李姑娘在外。

屋子里,白娘子寻了机会翻起了一个老箱子,这老箱子是相公秘密藏着的,但如今终究被她寻到了窥探的机会。

翻着翻着,她忽地翻出了一个玉匣。

她好奇地打开玉匣,却见玉匣里有一捏青色的绒毛,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她快速地起身,以某种极快的、缩地成寸般的速度来到了山中的一个小屋前。

屋里,苏小娘子正翘腿坐着。

白娘子把玉匣丢了出去。

苏小娘子笑道:“是什么呀?”

白娘子不作声。

苏小娘子打开一看,笑容顿时消失了,然后道:“是老祖宗身上的。”

“是那位嫁给了人皇的涂山家女子么?”

“不是...”

“老祖宗比她还要高不少。”苏小娘子很是凝重,“老祖宗是天地间第一只九尾狐,但却是九尾青狐...这东西,你从哪儿得来的?”

“我相公的箱子里。”

苏小娘子:......

她犹豫了下,忽道:“老祖宗的东西在这儿。也许......我无法帮你了。”

话音落下,她抬手在虚空一点。

好似有某种梦幻的东西破碎了。

白娘子的腹部也慢慢变得平坦起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魔道祖师爷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校花的贴身高手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我怎么就火了呢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都市圣医
相邻推荐
扮演反派:开局被女主偷听心声关于我无意间把妹妹养成废人这事开局被妹妹介绍去当经纪人我的青梅,她逐渐膨胀了我私房钱被小姨子直播曝光了诡异世界,我能敕封神明神明模拟器一起混过的日子深渊独行人在江湖,幕后黑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