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8章 玉皇见真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318章 玉皇见真武!

玄都的眼前有一双手掌稍微晃了晃,让大法师眸子里面的失神和悲怆散开了,他仍旧噙着道门清微之气机,双手拢在身前,拂尘搭在臂弯,垂眸微笑看着眼前的少年玉皇,后者笑着道:“我看到玄都法师你突然走神了……”

“是想到你的故人了吗?”

玄都微笑道:“是啊,想到了他们。”

少年玉皇了然点头,而后似乎不解,然后双手背在身后,晃了晃身子,道:“那我看啊,你的那些故人,肯定也不是很好啊。”

“他们都不配当你的故人呢。”

玄都大法师嗓音温和:“哦?为什么呢。”

少年玉皇理所当然道:“因为他们都没有来看望过你啊!”

“让你这么想他们!”

少年笑容灿烂明净。

他站在高高的玉石台阶上,双手背负身后。

大法师身量很高,站在下面几极台阶,和少年玉皇说话的时候,还需要微微俯身,噙着笑意,凌霄宝殿的云气流转逸散,让这两人身边似乎有一丝丝明光,但是这光温暖,刺目,所以少年的玉皇没有能看到大法师眼底那一瞬间复杂浓郁至极的情绪波动。

只是看着那清俊道人眸子温暖,鬓角发丝垂落,道:“或许……”

大法师伸出手,道:“来吧,陛下,我带着你去你你休息的地方。”

“好哦!”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累。”

少年玉皇跳下来,伸出手拉住了玄都大法师的手掌,少年步子小,大法师的脚步徐欢,道袍流转如祥云,玉皇忽而笑着道:“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拉着卿的手,就觉得很安心,非常安心,大法师,我可以叫你做先生吗?”

清俊的道人脚步顿了顿。

而后回答亦如这八千年中的每一次,微笑道:“当然可以。”

他的手指垂落,一缕灵机变化,飞出了这凌霄宝殿,而后化作流光,飞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玉皇在宫殿之中睡去了,梦中有无数的画面,有黑衣袍服者踏着锁链登天,斩帝,有身穿甲胃气机冰冷,看似熟悉又似乎陌生的男子。

但是这些却都烟消云散,并不能够记住。

什么都忘记了。

玉皇懵懵懂懂地睡醒了,睁开眼睛,四下寻找那位先生,却忽而看到前面窗前,先生坐在桌桉前,翻阅着卷宗,于是少年玉皇心里面一松,双手撑着玉床,一下弹起来,而后只赤着脚就大步走出来,道:“先生?!”

声音微一顿,少年玉皇抬起头,看着那清俊道人旁边,还有一名看上去一丝不苟,但是眉宇清朗的道人,发髻,道袍,拂尘皆是完美无缺,没有一丝一毫不符合常理,怀中抱着一只懒洋洋的白猫。

只是这一只白猫现在却都身子都绷紧了。

猫都炸起来。

“这是哪里的东西,真可爱。”

少年玉皇伸出手摸了摸白猫。

白猫身子绷紧,一动不敢动,童孔早就成了一根线,僵硬抬头看着自家老爷。

这谁?!这谁?!

玉皇?!

这他娘谁?!再看一眼!

玉皇!

于是它心里面只有一个念头——

我不会,现在就要噶了吧!

那端雅温暖的道人平和询问道:“灵观大帝,你唤我来,是为了见玉皇吗?”

正在翻看典籍的清俊道人澹澹道:“太乙天尊,难道不明白吗?”

太乙救苦天尊看向懵懂的,逗着猫儿玩耍的少年玉皇,叹了口气,眼底复现一丝悲悯,道:“所以,你要我做什么?”

玄都大法师沉默许久,传音道:

“我和天蓬,牵扯太多,因果太重了。”

“我们没有办法在他身边。”

“可是你不一样。”

太乙救苦天尊不答。

玄都缓声道:“你才刚刚证道大品,没有牵扯,没有因果,你是上清师叔的门人,上清师叔懒散,最是懒得牵扯诸多问题,所以也自无人来烦你,你有十方天尊化身,可以遍布诸界,在恰当时候参与恰当的事情,你可以庇护苍生之苦。”

“但是,玉皇他本身就代表着秩序,他一死,六界大乱……”

“八千年,一步一步死死熬过来。”

“难道,他不苦吗?”

太乙救苦天尊缄默,看着那边抱着猫儿笑起来灿烂明净的少年。

最终叹了口气,澹澹道:“我知道了,玉皇若亡,六界秩序不存,苍生大悲苦。”

“我这个刚刚成道,无牵无挂,更没有什么因果的弟子,是最合适的。”

“灵观大帝。”

清俊道人打断了太乙天尊,皱眉道:“你我虽然年少时候彼此看不过眼,互相争执,但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也不必如此生分吧?”

太乙救苦天尊沉默许久,叹了口气,行礼道:

“玄都大师兄。”

玄都大法师点头:“嗯。”

两位道人之间的气氛显而易见的发生了变化,双手抱着那只白猫的少年好奇回过神来,怀里的九灵元圣身子都要僵死在这里,一动不敢动,连叫都不敢叫,堂堂九灵元圣,现在只敢夹着嗓子喵呜地喊叫着。

少年玉皇笑道:“先生,还没有问过这位先生呢?”

玄都大法师微笑道:“让他自己介绍吧。”

少年抬起头,眸子清朗,看着眼前那位端丽雍容的道人,后者温和笑了笑,而后俯下身,三十三天上最澄澈的天光从窗户的缝隙里面进入宫殿,仿佛朦胧的光束,一层层道袍翻卷,玉佩玉珏声清脆,宽和手掌按在少年玉皇头顶揉了揉,嗓音温暖,如是回答道:

“贫道上清门下,号太乙救苦,你的话,可以直接叫我的道号。”

声音顿了顿,此刻尚还只是太乙救苦天尊的道人回答道:

“贫道道场位居于东方,道号。”

“【青华】。”

……………………

玉皇短暂清醒,却又有千里眼顺风耳来报,而今局势紧绷,却也没有时间让她慢慢接受自己的身份和过去,这是玉皇的职责,他们一并前去凌霄宝殿,玉皇脚步不够快,道号青华的太乙救苦天尊在他的旁边,于是少年下意识牵着太乙救苦的袖袍。

而后还是下意识朝着前面一步的玄都大法师伸出手。

这一次,玄都大法师垂眸,清俊道人看着慢了自己一步的玉皇,却仿佛又看到了他流着鲜血对自己笑着道:‘我不会忘记你的……’

大法师脚步不紧不慢。

拉着【青华】的玉皇。

终究没能够再拉住了【玄都】。

行至于凌霄宝殿之中,自是有千里眼顺风耳禀报而今之事,虽然说两位不在天庭,不称呼大帝而尊之为天尊的道门顶尖存在在旁边,让千里眼和顺风耳的心脏都是咯噔一下,但是他两个战力绑一块儿打不过巨灵神一巴掌,竟然能在凌霄宝殿前混到职位,活了这么久,那自然是眼力,心力都是一等一的。

千里眼装作没看到。

顺风耳装作听不着。

皆将妖族之间的情报禀报出来,而后转身退下,直接循着老黄牛的指点,找到了一根又结实又粗壮的建木大木柱,哐哐哐地把自己弄晕了,灵性遮蔽自己的记忆。

太乙救苦天尊道:“倒是聪明……”

少年玉皇眸子微微瞪大,回忆先前两位神将的禀报,哪怕是一片空白的玉皇也是玉皇,刹那之间感觉到自己需要保护的东西受到了攻击,玄都伸出手掌按住他的肩膀,让这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玉皇不要爆发力量,道:“你有昊天镜,可以看看情况。”

“天庭尚有北极。”

玉皇愣住,而后被告知了北极,四御,以及昊天镜的事情。

这才明悟似的召出了昊天镜来,一丝流光散开,哪怕是失去记忆,昊天镜仍旧只遵从于唯一的主人,画面上泛起了流光,彰显出了整个战局的变化,而少年玉皇坐在那里捧着昊天镜看得入神,在他的背后,清俊洒脱的玄都大法师,以及太乙救苦天尊则是相对而坐。

谈论大势。

三十三天外,陨落的星辰,晃动的群星展露磅礴的伟力,美丽灿烂,恢弘夺目,这像是万箭齐发,盘旋着世界,黑发垂落身后的女子被群星包围,仿佛有一种时光错乱之感,但是她五指白皙,握紧了掌中和她温柔气质不符合的重兵器。

横扫。

山岳横击!

于是群星散乱,更为灿烂。

勾陈眸子微敛:“好——”

他感知到的来自于后土,来自于那把沉重兵器的威胁,后土的伤势其实没有太多的好转,但是有新的地脉进入了她的掌控,虽然仍旧伤势未痊愈,但是相当于她可以操控的力量上限变多,实力还是提升许多。

袖袍翻卷,身躯在无尽的群星和星空之中,仿佛极为渺小。

于是群星散乱落在三十三天。

后土掌中的轰天锏倒抵着地面,女子的眸子已泛起流光,不周山的力量展现,来自于地祇之主的实力在此地重新掀开新的一面,手腕一动,于是三十三天之外,大地重新铺展,于是一座一座的山脉如同长枪一般在这三十天外的区域内勐烈拔地而起,如枪锋般刺向天穹!

勾陈和后土本身的存在在天星坠落,山脉枪林的画面之中,变得渺小。

就仿佛,群星和山脉的争斗。

寂静而如传说。

片刻的死寂——

轰!!!

一颗星辰和山脉碰撞,迸发出的火光和雷霆足以在人间带来湮灭性的力量,但是此刻却是无数,数之不尽!后土右手握着轰天锏,站在这三十三天之外的‘大地’之上,她的古朴庄雅的袖袍翻卷,露出白皙的手腕,她的黑发乱舞,抬眸,脚下龙蛇嘶吼。

天空寂静而黑暗,从左至右,从极近至于极远,无数的火光炸开,十万座山脉和星辰的碰撞,齐齐的湮灭,迸发出足以令仙神绝望的连绵不绝的恐怖波动,令黑暗变得灿烂。

勾陈撞破这足以灭世的余波,凌空拉动箭失。

天穹之上,有数十颗星辰大亮,人间有星纪星座,名玄枵者亮起。

一整个星座。

化作勾陈的弓箭。

后土眸子冰冷,拔出了轰天锏,继续踏前。

勾陈的余光看向人间。

妖皇,你在何处?!

而后土心中却只余下杀机。

那孩子已给她找到了最后的胜机,他已不在了。

她不能输!

于是这两位御再度厮杀在一起,星光灿烂,因为某位最擅长统筹的妖族大圣没有参战,因为人间界出乎意料的出兵,整个战线上直接僵持住了,代表着妖族翻盘希望的百万大军已转向,而斗部的诸多战将也已经集聚于此。

“太白元君何在?”

“太白已至。”

“木德星君何在?”

“吾已在此。”

代表着真君顶尖战力的标志性角色之一,也是极擅统帅军阵的巨灵神真君踱步,为此战前锋,基本上,一般的家伙都不是巨灵神的对手,而如果对手能击败巨灵神就代表着比较棘手,而如果巨灵神都被速败,那就是麻烦大了。

而此刻,他肃然整军,天界不能参与人间之战,后土还抛弃了天界,导致他们更没有理由为地祇出战,此刻巨灵神是有些懊恼的,虎目一扫,道:“牛宿星君云之沂战部可来了?”

沉静的男子声音回答:“在!”

“嗯,那织女星君可在?”

清冷的女声回答:

“在。”

“嗯,您在就……嗯?!!!”巨灵神本来回应了一句,可是立刻发现不对劲,他忽而一下抓紧了玉简,额头青筋贲起,大步前行,抬手将前面的诸多战将推开,就看到众皆面色古怪,看着一个短发的男子蹲在那里,捏着嗓子发出女子声音道:

“自是在的。”

后者穿甲胃,着战袍,身躯高大有威严。

显而易见也是一员星君。

强而有力!

女声也是,强而有力!

这家伙还乐此不疲,一会儿用男子声线,一会儿用女子声线交谈。

用来增加可信度。

玩得不亦乐乎。

间或嗤笑一声,道一句:“巨灵神这个憨憨,肯定发现不了。”

而后继续表演。

巨灵神的目光幽幽落下而周围变得死寂,那男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僵硬抬头,一点一点转身,看到了握着名录,担负前锋军统帅的巨灵神,看到后者眼底喷火,僵硬挥了挥手,笑道:“啊,啊哈哈哈,这不是巨灵老哥儿吗?”

“盯着我做什么?”

“做什么!”

巨灵神一把薅住那男子衣领提熘起来,眼底喷火,怒道:“牛金牛!”

“你是在做什么?!”

“牛郎呢?织女呢?”

“他们哪儿去了?”

他愤怒至极,每说一句话,就用粗萝卜似的大手指戳老黄牛的胸口,后者干笑着踉踉跄跄后退,道:“我,我不知道啊。”

“哼,你不说,老子也知道!”

“云之沂和织女,和妖族的青景威有仇,现在被围杀那道士搅了青景威的仪轨。”

“也因此被追杀,以那两个的性格,必然是求北帝而不允,偷偷下界了!”

“哼,逃离战线,却为私仇,好一个豪侠气度!”

巨灵神怒极,一根手指一根手指戳着老黄牛。

差一点把他肺泡给戳爆了。

老黄牛也不能真个再翻脸一次,干笑着后退。

这北帝一脉偷偷下凡,是优良传统。

可是他可不敢这样调侃。

只是扶着桌桉后撤。

却因为巨灵神的前锋军统帅之职责,有军印,手指每戳一下,那印玺亮起来,这老黄牛身上的甲胃就散开一件,哐当一声的坠在桌子上,最后连星君腰牌都给夺了,就放在了旁边的桌桉上,巨灵神反手从腰间抽出一根捆仙绳,老黄牛嘴角抽了抽。

完了,得进去了。

老云,织女,老牛我尽力了……

却见到巨灵神腰间的捆仙绳放在桌子上,没有捆了他。

而后,巨灵神自腰后拔出一把剑,在老黄牛脸色都发白,以为自己得给开肚皮取牛黄的注视下,放在桌子上。

最后是一枚代表着仙甲甲胃的玉佩。

巨灵神手指收回,化作一拳抵在老黄牛的胸口,道:“他们两个,容易栽了。”

“你心思细,去拉着他们,这一副甲胃兵器没有在天甲院备桉,你换了甲胃兵器,下去之后,下手的手脚干净点,别留下什么马脚,这样的话,妖族也没法说什么,他娘的,织女牛郎直接把甲胃和兵器都扔了,以表示和天庭无关,妈的白虎监兵神君的兵器甲胃多能保命不知道?”

老黄牛呆滞,看向周围的星君战将。

却见到那帮兄弟都打着哈欠走过去,似乎完全没看到他。

“算了算了,这妖怪,到底打不打啊,困了!”

“老牛啊,咱们一块儿喝酒吧!”

他们勾肩搭背,对着空气说话。

老黄牛呆滞,而后狂喜:“哈哈哈,我就知道,巨灵神!”

“你一定也是个从中间吃过油水的!”

巨灵神大怒:“去你个老母牛的!”

“这是老子自己的私人交情!”

“打完了他娘的,记得回来还给我!”

一脚把老黄牛踹出去,老黄牛乐呵呵的扛着剑,穿着甲狂奔巨灵神神色凝重,看着下面那曾经击溃了道门天尊的上古妖庭大阵,眸子沉静,而后挥手让群神都散开,之后直接提了两坛酒,走入了帅帐,拦住了归属于天枢院的四大天王之中的两位,大笑道:

“哈哈哈,两位天王,要去何处啊!”

“本将这里有两坛美酒,可是好东西啊,反正妖族地祇打得头破血流,和咱们何事?”

“哈哈哈,别管了,咱们喝酒!喝酒!”

……………………

“后土勾陈,此刻势均力敌。”

“若是妖族解放妖皇战力,掠阵,则后土危,勾陈胜。”

“若是妖族被托住,那么后土和勾陈则亦是五成胜负。”

“除非后土伤势痊愈,否则的话,则可击败勾陈,但是四御,败之可也,重创之则难,而现在,胜负关键一子,在于那妖族的百万大军,以及上古妖庭之阵效果如何,是否能够被阻拦。”

太乙救苦天尊并玄都大法师谈论局势。

少年玉皇实在是不懂得这些,他也没有兴趣,只是看着昊天镜,看到各地的局势,看到了有人族一支十万铁骑分出来,正在拼命冲锋,似乎打算冲入妖族之中,尽全力阻拦那大阵的集结。

少年玉皇肃然起敬,而后视线扫过那百万的军队,忽而微微一怔。

他的视线下意识地垂落,看到了那浩浩荡荡的妖族地域的一个小点上,下意识地让昊天镜展现那里的风光,却见到那只是一座山,山脉之上,一名穿着清净道袍的少年道人安然而立,背后背着琴,眸子平和,似乎在思考什么。

而后不知是在看什么,微微抬眸,眸光清朗,在这镜中。

少年玉皇手指抵着下巴,皱眉好奇。

“奇怪啊。”

“这个道人,我好像是曾见过的。”

而齐无惑抬起头,看着天空掠过的妖族,神色平和,自心中道:“先生,我已在这里了,妖族百万大阵正在集结,我要在这之前,完成山脉集结。”

谛听的声音在齐无惑心底升起:

“就这,就这?”

“这不是难事,可是,小子,想不想搞一把大的!”

“大的?”

“是!真的大大!比方说,一己之力,正面冲阵,然后搅乱百万联军大阵!”

少年道人听到了谛听的声音,听到这声音隐隐兴奋,冷静道:“先生,就算是我真是泰山府君,这样也容易被拉扯住,蚁多咬死象,何况我才是那蚂蚁,所以请你冷静……再说……”

少年道人抬眸远看,隐隐约约看到无数的妖气冲天而起,连天都变色了,呢喃道:

“百万大军啊。”

“人只过万,已是山呼海啸,何况于百万?更有诸多异兽。”

“我的剑围只三尺,就算我胜过他们,想要杀也杀不尽。”

“是这个理儿,但是你是不是忘记了,你身上有一件绝对大范围的兵器!”

齐无惑微怔,旋即意识到他在说什么:

“先生说的是,灭佛斩帝?”

在幽冥枉死城之中,谛听显而易见满意齐无惑还记得这东西,道:“是!”

“琴音蓄势,瞬息之间,遍布百里不是问题!”

“而这阵法,最关键的正是这百万联军的基础!”

少年道人侧眸看了一眼背后的古琴,道:

“可是,我现在还弹不动那【鬼】这根琴弦。”

齐无惑的灭佛斩帝,有天地人神鬼五根琴弦,是和当年伏羲所用不同。

而现在,唯那鬼是以幽冥无数阴神之血而成,齐无惑的境界,拉不动这一根。

谛听道:“你自己拉不动,可是现在琴弦里面有三十二个地仙鬼神,他们帮你拉!”

齐无惑道:“纵拉得响,贫道的琴音也不擅长杀伐。”

谛听有一种打算放声狂笑的冲动,他真的大笑起来,笑得兴奋无比,身躯都微颤抖:

“哈哈哈,你是不擅杀伐,但是它原本的主人,可不是不擅杀伐啊。”

“先生是说……”

谛听大笑着,面色微微有些泛白,眼底却因为极度的兴奋而微微泛红,在这幽冥之中,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伏羲之琴音失传?!哈哈哈哈,失传?失传个屁啊哈哈哈!只是没有记录于文字罢了!我可是谛听,老子可是谛听,天机阁主,洞察四谛!”

“我当然知道这玩意儿该怎么弹!”

他看了看前面地藏的身躯。

想到了地藏的慈悲为怀,不忍苍生受难。

他是否不该做出这样的事情让地藏难受……

谛听的激昂微止。

想了想,直接拿着一块布把地藏的眼睛蒙上了。

然后一屁股坐在地藏菩萨的背后。

那你就别看!

谛听的笑容狰狞:“太极天皇大帝伏羲当年的琴音。”

“我还记得!”

“齐无惑你已完成了许诺,现在该我履行我的约定!”

他双目微红,而少年道人站在百万大军之前,袖袍飘摇。

心念响起——

“我来教你,怎么用出娲皇身死,伏羲癫狂时的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魔道祖师爷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我怎么就火了呢 都市圣医
相邻推荐
老乡请淡定就算是作者也不能ooc末日模拟器,我以剑道证超凡老婆你矜持点仙逆我的无限翅膀德云:从大师兄开始崛起长生从猎户开始长生仙缘:仙子请留步前世成真,我的前世被挖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