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66章 我不需要证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晚上近九点,结束了聚餐的余至明,和周沫一起回到了华山医院。

他们两人先去了精神科。

在一间观察病房,余至明看到了蜷缩着身体,面带痛苦神色,眼角湿润,陷入昏睡之中的魏晨。

余至明晓得,魏晨这种状态,应该是注射了镇定一类药物,才陷入了昏睡。

他上手检查了一下魏晨的心肺和大脑,没发现什么问题,和守在病床旁的魏晨母亲简单交流了两句,就出了病房。

没走两步,余至明就碰到了从一间办公室出来的魏恺,还有耿若晴两人。

魏恺上前两步,握住了余至明的手,一脸感激的说:“余医生,谢谢您见微知着、洞若观火,终于查到了我女儿真正问题所在。”

余至明道:“主要还是迟主任和耿医生的功劳,是他们真正发现了问题。”

从当前情况来看,魏晨是受到了严重的精神刺激,即便自我保护的做了选择性遗忘,但潜意识仍让她保持着警惕和害怕。

这导致她深度睡眠长时间不足,进而导致身体疲累,还有免疫力下降。

魏恺又用力的握了握余至明的手,道:“迟主任和耿医生的功劳,我不会忘,但首功还在于余医生您发现了蛛丝马迹。”

“之前,我女儿也做过几次心理咨询,他们可是没发现一点异常。”

余至明讪讪的笑了笑。

他真没觉得自己在魏晨的病因查找中起到了多大的功能。

余至明转移话题,问:“魏先生,那一个给魏晨造成伤害的家伙?”

魏恺的脸色瞬间变得森冷,阴飕飕的说:“我已经查到那个混蛋,还在美国。”

“这反而好办了。”

“在国内还需要各种顾忌,这不行那不准。在美国,各种抢劫和枪击桉不断,只要有钱就没有搞不定的事情。”

这……

余至明见魏恺恨不得把那家伙碎尸万段的模样,赶紧的劝说道:“魏先生,冷静处理,你有家有室有地位,别因为一个人渣把自己陷进去。”

他又补充说:“一定注意方式方法。”

魏恺点了点头,说:“谢谢提醒,余医生,你放心,肯定会把首尾处理干净的。”

“我进去看看女儿……”

待魏恺进了病房,余至明又目光投向一直保持安静的耿若晴,沉声质疑道:“已经刻意遗忘的不可承受之事,有必要再掀开吗?”

“再受一次不亚于亲身经历时的身心伤害,你就不担心她的精神,彻底崩毁?”

“我相信,你应该有更加和缓之法吧?”

耿若晴缓缓的解释说:“余医生,所谓和缓之法就是修修补补,不能彻底解决问题。”

“过去几年,她闭门不出,体弱多病,就是很好的证明。”

“还有,这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即便我这次不帮着揭开,将来有一日也有可能受到某个刺激,她再次想起来。”

耿若晴轻呼出一口气,说:“不破不立,只有直面它,勇敢的正视它,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余医生,请相信我的专业性,不会让事情失控,进入无可挽回的地步。”

余至明轻哼了一声,抬步离开。

在错过耿若晴之时,余至明又停住了脚步,忍不住告戒道:“耿医生,你和华总在一起,最好是真的出于彼此喜欢。”

“如果以后发生了不好的事情,警方讲究真凭实据。”

“我这里,可不需要!”

耿若晴忽的冁然一笑,说:“余医生,我把你这番告戒理解为对思凡的关心。”

“你是真的把我家思凡当作了朋友。”

停顿一下,她一脸郑重其事道:“余医生,我和思凡举办婚礼时,你一定大驾光临,看看我们是否真的是因爱而在一起。”

余至明再次冷哼了一声,径直离开了。

周沫小快步的跟上……

余至明回到家,是晚上近十点。

青柠,还有送患者来滨海的三姐余新月,都还没有睡,正在客厅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有说有笑的包水饺呢。

因为邱兰阿姨休息,余至明晚上有聚餐,这周五晚上的家庭例行聚会就取消了。

“老五,我去了滨大附属医院一趟,看望了小杨双,小脸磕磕巴巴的看着好可怜。”

余新月又接着说:“医生说,她要至少住一个月才能出院。”

“不能转回老家县医院休养?”

余至明接过青柠递过来的一杯温热的牛奶,喝了一口,解释说:“她是心脏畸形矫正大手术,恢复的时间本来就长一些。”

“恢复后一定程度后,要对心脏做全面的检查和功能测试,县医院做不了。”

余新月轻哦了一声,叹道:“虽然麻烦了一点,好在手术成功了。”

“老师告诉我,手术那天,小峤和班上同学都无心上课,一直紧张不安的在等消息。”

余新月又转而说:“听杨双父母说,娄医生在昨天一台心脏畸形手术失败了。”

“那孩子心脏没能复跳成功,然后吓的另一个孩子不敢做手术,跑了。”

余至明没想到,那个孩子在地铁上偷偷的跑掉,还有这个内情。

不过,复杂心脏畸形矫正,本就是一个高风险手术,谁也不敢打包票一定成功。

余至明几口把牛奶喝掉,从公文包里取出那三份资料递给了青柠。

“你想要的人口生意来了。”

“这是三位很厉害的金属材料专家、集成电路专家和数学家,就看能不能说服了。”

“至少让他们在国内全心全力服务五年,届时有公司会给大价钱。”

青柠拍调手上的面粉,接过资料,嘿嘿道:“好死不如赖活着,他们有活的机会,大概率会同意的。”

“更何况是仅仅五年的服务期。”

“至明,这件事就交给我哥处理了,保证会有好消息。”

余至明点点头,又看向余新月。

“三姐,现在有一个机会,可以把你和二姐的孩子户口迁到滨海,京城,或其他高考比较容易的地方。”

余新月惊喜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满是面粉的手就在自己的脸颊上扭了一下。

“嘶,疼,是真的。”

“老五,真的能做到,不是开玩笑?”

“孩子户籍高考迁移一直是大难题,更何况还是滨海、京城这样严格控制的大城市。”

余至明笑了笑,说:“这户口迁移对普通人来说是千难万难,但是对一些人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三姐,这件事肯定能成。”

“你和姐夫,还有二姐、二姐夫商议一下,不用着急决定。”

余新月深呼深吸了几次,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些。

“确实要好好商议,慎重决定。孩子户口迁到滨海后,上学和适应都是大问题……”

一夜无话……

翌日早上,余至明还是一如既往的六点起床,洗漱。

他和青柠来到楼下锻炼身体,就听到厨房叮叮当当的响,还有食物香味传出。

余至明进了厨房,看向忙碌中的三姐,说:“早饭煮些水饺就好了,不用……”

说到这,他发现三姐双眼通红,满是血丝,问:“三姐,你不会一夜没睡吧?”

余新月语带兴奋的说:“何止是我没睡,你三姐夫,你二姐和二姐夫都没有睡。”

“我们通过视频聊了一晚上,有了一个大体的方案。”

余新月把腌制好的牛柳放进锅里,一边翻炒,一边介绍说:“把四个小家伙的户口,都迁到滨海。”

“我看能不能向县医院申请,常驻滨海工作。如果不能的话,就只能辞职了。”

“我和孩子们在学校附近一套房子……”

余至明打断道:“三姐……”

余新月接着说:“老五,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一起住,不是长法。”

“这可是四个孩子呢,还都是猫嫌狗憎的年岁,时间一长,你肯定会烦他们的。”

“你和青柠也需要过自己的小日子。”

余至明没有再坚持。

其实,一想到要和四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长时间住在一起,他心里也是发憷的。

“老五,只是这户籍迁移后的上学?”

余至明道:“三姐,交给我就好了,肯定能把他们安排进很不错的学校。只是滨海和我们老家的课程内容,不太一样啊。”

余新月轻叹道:“这确实是大问题,尤其是祁韬,都初三了。”

“我们的想法是让他们都留级一年,来适应滨海的教学方式和教学内容……”

今天是周六,余至明要先去医院完成那名德国生物材料专家的癌变组织切除手术。

然后,他还要和青柠一起去祝贺叶华章老先生的中医馆开业。

吃过余新月做的六菜两汤丰盛早餐,余至明和三姐、青柠一起出了家门。

他们乘坐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余至明意外的发现,床车前停放着一辆警车。

随着他们的走近,警车的车门打开,市局的魏浩下了警车。

紧接着下车的,竟然是余至明好久不见,这几天一直在寻找的大学同学高筠。

此时的高筠,头发有些凌乱,面容憔悴又凄楚,令人目眩的容颜不再。

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她那白皙的脖颈上竟然有一条发紫的勒痕……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诸天万界之超级黑店系统 魔道祖师爷 我怎么就火了呢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美漫世界的克拉克 一人纪录片:开局发现濒危北极狐 都市圣医 校花的贴身高手
相邻推荐
征服之路苟在仙界成大佬从黑袍开始的超能力改造人从黑袍开始成为究极生物灵玉仙路